2009年10月25日 星期日

謝謝你!白墨(蔡麗華)

自從老伯在博客發表征文《白墨傳奇》開始,我先後拜讀了聞山、紫雲、麗珍、懷國、劉家驊等大作,尤其是紫雲的《詩詞路上一君子》,詳細轉述詩朋好友和紫雲本人對白墨的讚賞和評價!一篇篇讀來令我對白墨有了更多的了解。

我與學生時代的白墨,因是同屆不同班也不同樓之故,所以彼此並不認識。第一次看到白墨之名是在我們這屆同學出版的第一本通訊錄上,當時我已覺得他的文學造詣之深足當我師。

8年前,我的班主任曾任歐老師和師母廖如真老師來紐約旅遊,在我家小住數日,老師們的話題常情不自禁地繞著盧國才轉,言談間充滿欣賞和疼惜!欣賞他才華洋溢!疼惜他多情(情指的是對傳揚中華古詩詞的熱情和對朋友們的摯情)多累!師母是盧國才和陸惠茵的老師,視他倆如己出。老師們給這位得意門生極高的評價!

4年前,我們這屆同學開設一個互聯網,深受同學們歡迎。大家熱烈地在網上互通訊息和寫作。年過半百卻童心未泯、格律平仄一竅不通的我喜歡在這個平台上信手塗鴉,因此順口溜、打油詩等經常 「登台胡鬧」,我這廂越鬧越起勁;老師那邊越看越心焦,就建議我,與其浪費時間寫打油詩,不如正經拜師學習平平仄仄賦律詩。老人家提示我,只要我想學,熱心的盧國才必會傾囊相授。恩師一席話,使原本對嚴謹律詩興趣乏乏的我萌起了學詩念頭。

有一次我看到懷國和國才在同學網上張貼他們的詩,讀來深受感動!就依樣畫葫蘆,學習步韻兩首,然後誠請他們幫雅正。懷國電郵給我:「國才一定會幫你修改,小學生的我也每每請他指正。」當天,我也收到國才的電郵,果然如懷國所言,他耐心地為我逐字雅正,逐句分析,滿篇電郵除了雅正我錯誤百出的兩首詩外,還抄上「正格」和「偏格」以便我學習。

數天後,我收到他寄來一本《無墨樓吟草一千首》。他再電郵給我:「詩會出版的《滿城賡詠集》312期合訂本,厚三百多頁,妳有興趣學詩,我明天就寄去。

關於改詩,只是切磋詩藝,推敲斟酌,絕無“好為人師”之意,有得罪之處,還祈見諒。妳的打油詩寫得那麼好,只要照格律作詩,一定可以寫出很有水平的律詩來,然後就填詞,因為,女性填詞,感情會更豐富,詩壇幾位女詩友都是填詞高手,像馮雁薇、紫雲、莫愛環,她們的詞比詩好,歡迎妳加盟詩會,妳將會發覺,這是十分風雅的團體,大家相敬如賓,不分彼此,相信妳一定會很喜歡。」

誠如紫雲在《詩詞路上一君子》寫的:「他深知就我的诗词写作水平光靠鼓勵是不能奏效的,他向我要了地址后便將古诗格律還有平水韻的材料郵寄给了我。接到白墨君寄来的學習材料,我的心情是非常激動的,當一位自己非常仰慕的詩人能给予如此熱心的帮助和指導時,讓你不想好好去學習都不行的。」紫雲這番話道出了我的感覺。白墨的激勵,給初學古詩詞的我一開始詩興盎然,後來一方面顧慮到他工作忙碌、體康欠佳、時間寶貴,另方面礙於自己才疏學淺,即使有良師益友不厭其煩地指導,我始終有詩山詞海很難攀登暢泳的無奈感!但每次我想知難而退時,常覺得枉費他一片心意!想到他為傳揚中華古詩詞所傾注的心血,想到他每次收到我們詩作時的那份喜悅!尤其是當你賦了一首韻律平仄全對的詩時,他興奮地即刻電郵告訴你。面對這樣的老師,我怎能不把溜到嘴邊的「放棄」二字硬嚥下去?

他先後共寄5本詩集和一片《麗璧軒隨筆》光碟、《平水韻部》等賦詩填詞的資料給我。他無論多忙碌或者正生病,仍然關注我們的詩詞文章,雅正我的錯誤,激勵我的進步。儘管我因才思枯竭趕不上遙遙領先的詩壇前輩們,我深信只要堅持一步一個腳印走下去,路雖難走,絕非無助。

謝謝你!白墨。

(2008/12/29於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