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5日 星期日

詩詞路上一君子(紫雲)

詩詞路上一君子
──我認識的白墨

在寫「女人一枝花」的同時,我在想我可以不可以寫「男人一君子」,如果能夠寫,我第一個會寫白墨,而且就定題為「詩詞路上一君子」。想來想去,我覺得自己沒有那個能力去寫那個我並不了解的群體,但是為白墨君寫上一筆卻一直是我的願望。在我的一枝花決定成集之時,我想我要實現為白墨君寫上一筆的願望,就將這一君子記錄在我們的花園中吧。在姹紫嫣紅的花園中,怎麼能少得了一位「賈寶玉」呢?──這是一句玩笑!

不過,我們的花園與白墨君還的確是有著一定的淵源呢。我之所以能按照自己的願望,在每一枝花的結束語中綴上一闋《虞美人》為我們的花朵增色,這可是離不開白墨君在我學詩之路上的指導。換句話來說,如果我不曾認識白墨,我想我始終都不會有學習古詩詞的信心和決心。是白墨君以及他主編的詩壇每週一期大量的詩詞佳作的潛移默化,是白墨君循序漸進的輔導,讓我走上學習古詩詞的曼妙之路。所以,我一定要借此機會向白墨表達我的謝意!更主要的是,白墨君為古詩詞在海外的發揚所作的貢獻,也實在是值得了解他的人為他寫上一筆,讓更多的人了解他,學習他。由於我的寫作能力有限,加之對白墨的了解也不夠全面,所以我想走個捷徑:本文將採用來自幾個方面的文字敘述,以便將白墨的人格魅力和文字風采盡可能地展現給大家。這其中包括:摘錄一些其他詩友文友們對白墨君的評論、我本人在學習古詩詞路上的感受、我參加詩會活動後所了解的白墨點滴、白墨在自己的作品中所展示的風采、附加白墨為當地華人公祭大典所撰寫的祭文等幾個方面。

當然在此之前還應該有個簡介:白墨是位詩人,他寫現代詩,也寫古詩詞。「白墨」是詩人發表詩作最常用的筆名之一,其取意為「無墨」,謙遜也!白墨發表詩作還有其他的筆名:癸巳書生(肖蛇)、湄江客(來自湄江)……。白墨可是位多產的詩人,在每週一次的詩壇上,常常會有他兩到三首詩詞,有時受詩壇版面的限制,他還會將自己的詩詞放到他的專欄裏發表,他的筆名自然就會多。白墨的另一個常用筆名是「盧茵」,是他在《華僑新報》每週一次的專欄《麗璧軒隨筆》中的專用筆名。「盧」──是他的本姓,「茵」──取其愛人「惠茵」,真可謂是珠聯璧合的恩愛夫妻。這也正符合了他的專欄特色:除了大量的有關古詩詞的研究論述和時事形式大事記等最多的就是他們家庭的溫馨紀錄。通過這些溫馨的文字,讀者可以從其中感受和分享他們生活中的艱辛和樂趣,借鑒和學習他們的處事原則和生活哲理(後面有朋友的文章專門論述)。 白墨的真實姓名是盧國才。

一,從詩友們朋友們的擬文摘要中看大家心中的白墨:

張清老師在「白墨的寫作與奉獻精神」寫道: 白墨1953年5月19日出生於柬埔寨金邊,原籍是廣東揭陽縣人,在柬埔寨金邊端華中學完成高中教育,足跡遍及越南、泰國等地。曾住過泰國柬埔寨難民營,1980年2月1日移居加拿大,現居魁北克省蒙特利爾市。詩人白墨聰明過人,有著廣博的知識,精湛的古典文學造詣,博古通今,通曉英、法等多國文字,是具有文學才華,有所作為的知名詩人、作家。他喜愛書卷,才氣洋溢,醉心於寫作,重視資料的搜集、整理、歸類保存,擁有豐富的藏書與井井有條的藏書室。他苦學鉆研精神驚人,精通詩詞韻律,無師自通的進入古典詩詞的吟哦、寫作天地,發表的詩詞作品,韻律嚴謹,有內涵與藝術性。1997年3月16日,魁北克華人作家協會成立,他當選副主席。1999年11月6日,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創立,他出任《詩壇》主編,負起繁重而又瑣碎的義務組稿、打字、編務工作;而《詩壇》能堅持至今的如常出版,越辦越好,與他的出色奉獻工作是分不開的。目前詩壇已出版314期,每週在蒙特利爾市《華僑新報》刊出;由他組稿、打字、編輯出版的《推敲集》、《吟唱集》、《滿城賡詠集》及續編、《滿城賡詠集》(312期合訂本)。這幾本詩詞集的出版,是一件艱繁而又耗精力的事,凝結著他的無數心血,是詩友的心血結晶,也是北美詩壇中一株鮮豔奪目的奇葩,具有影響力的詩壇出版刊物。詩壇壇主譚銳祥表彰白墨:「騷花招展鳳凰鳴,六載雲封曙色呈。律韻唐聲遵聖道,嚴詞宋格醒詩盲。洛陽紙貴文風起,吟海情深鷗鷺盟。永夜編更酬筆侶,持籌枵腹不求名。」許之遠先生在詩會出版的“滿城賡詠集”《序》文中語重心長的指出:「賡詠成集,諸君子勤於詩作固為主因;盟主譚銳祥提倡風雅與有力焉。主編白墨盧國才,三百期詩壇從不間斷,焚膏煮字,催稿校正,日以繼夜,六年以來,未五十而視茫茫而髮光光矣。」詩人白墨在1996年中秋前夕,開始在《華僑新報》開設《麗璧軒隨筆》專欄,其文特色:文筆生動,資料翔實,內容充實,題材廣泛,言之有物,敢說心裡話,具文采、知識性、可讀性,每週一篇約二千字左右,十年來從未間斷,至今已積累485篇。他尚在加拿大《緬省越棉寮華報》發表詩詞及專欄文章,在美國「多維新聞網」發表專欄文字。詩人白墨經自行打字編輯出版《泣歌》新詩集(圖文並茂,蒙他贈送不同版本),最近出版《無墨樓吟草一千首》,收錄他二十多年、尤其近十年來舊體詩詞一千餘首。陳老(國暲先生)的詞評:「有墨客多情,盧家才子。一卷吟草,倩楓林染醉」。

魁北克華人作家協會成員周善鑄先生在為《人民日報》(海外版)的「留下中華文化之根」的專題討論中寫道:詩人白墨,又名盧茵,是詩詞研究會的實際組織者,對古詩詞造詣頗深。很長時間,我一直以為他不是大學教授,也必定是某個研究單位的學者,後來才知他是一家工廠燒鍋爐的工人,他的那些佳詩美文,都是在夜班之後,從自己的睡眠時間中擠出來的。他的寫作和編輯工作都是沒有報酬的,可是他認真負責從來沒有脫過一次稿。

詩友海語先生在他撰寫的「當代文才白墨」中寫道:白墨的文章詩詞,視野廣闊,史料豐富,現實充分,辭采綺麗,文體多樣,哲理深刻,見解獨道。有近百篇的詩詞理論文章,有上千首的詩詞曲賦作品,真是著作等身碩果累累啊!

詩友鄭石泉先生的評語是:白墨先生多年來,僅為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無私奉獻的時光就難以計數。打個不恰當的比如,國內辦一份「詩週刊」的詩社至少不在十人以下,可是白墨先生數年如一日無怨無悔地默默奉獻著他的聰明才智和寶貴的年華,可以說一人承擔了幾個人的工作量。《詩壇》是週刊,要組稿、改稿、編排、打字,清樣給作者過目和發往報社等等,哪一項都馬虎不得、粗心不得;況且他還要上夜班,要寫每週的《麗璧軒隨筆》,要寫詩稿等等,我真為詩社有這樣一位無私奉獻的主編而高興!

詩友冰玉女士一篇「寫得好啊!」,以她母親的一句讚語,道出了多少老讀者的心聲。摘要如下:母親是麗璧軒的忠實讀者,從1996年母親登陸加拿大後,就一直喜讀麗璧軒的文章。從開篇讀到結尾,歷時12年。間中母親只回國一次,時間也就一個月,返加後她馬上找來過期的報紙,將麗璧軒的文章補讀一番。583篇文章,她期期閱讀,一篇不漏。 我讀麗璧軒的文章,則常常是在母親讀過之後的推薦之作,耳邊伴隨著母親「寫得好啊!」的餘音,眼睛看著作者字裡行間洋溢出的喜怒哀樂。其實所謂的「寫得好啊!」就是作者對世間萬物、世情冷暖的感想頓悟被讀者認同的一種評語。可見文章的感染力遠勝過作者的原始創作力,它能使人聯想翩翩,產生共鳴。常言說:「文如其人」,在12年的寫作中,白墨先生交出了583篇文章,與此同時,他也交出了一幅關於他自己的人品風格畫。在畫中,他將自己刻劃得淋漓盡致,使讀者對他一目了然。12年,583篇文章見證了他的勤奮。摘抄到這裏,我想,對於「白墨為何許人也」這個問題基本上是可以說清楚的了,對於白墨其人的道德風範和人格魅力也應該有所領略了。之所以要摘抄這些詩友們的部分文段,是因為他們寫的詳盡具體,生動感人,是我所不及的,而且就我所能了解得到的也遠不及他們寫出來的多而深刻。當然,我也有自己的體會,且看下面分解。

二, 從我走過的蹣跚的學詩路介紹我心目中的白墨:

讀白墨的詩詞已有好幾年了,雖有敬佩與仰慕之情,卻沒有學習古詩詞的信心。2004年,魁北克華人作家協會的一次「關於專欄寫作」的專題講座會上我見到了偶像白墨,他是應邀作「關於專欄寫作體會」的演講,我們曾留下了彼此的聯絡方式,想學習古詩詞創作的願望是在當週的由作協主辦的《筆緣》上我發表的一篇關於「講座會的感想」一文中表達了出來。當年的《華僑新報》聚餐會上,再見到白墨以及詩會的多位元老,老先生們對古詩詞的執著追求深深地感染了我,我決心試上一試。激情使然,刷刷刷,我飛快地完成了5首七絕,一起發給了白墨。很快就收到了白墨的回函,他告知我5首七絕中僅有一首「雪景」符合七絕的要求。就這樣,一首直白簡單的七絕成為了我向詩壇遞交的第一份作業,另外幾首在我看來是詞句優雅豪情激蕩的關於寄情山水的詩作都被宣判為不合乎七絕的要求。原來詩會的宗旨是學習和研究古詩詞,詩壇詩詞發表的準繩是「平水韻」,而我的選韻標準是是現代漢語字典,這樣就看出了我與詩會的距離。如何邁進古詩詞的門檻呢?我懷疑了自己的能力。白墨是位有心人。接下來他發表的一首七律《贈紫雲》給予了我莫大的鼓勵。在這裏要首先說明的是:本人姓馬,名新雲,以前所寫的短文多冠以筆名「老馬」,取自朋友們對我的尊稱。而我發給白墨的詩作則選用了「紫雲」這個筆名。

七律《贈紫雲》 作者白墨
漫天風雪喜逢君,筆鑄真情賦此文。
難信娥眉稱老馬,幸迎紫氣聚新雲。
苦尋精句惟求美,勇跨詩門貴在勤。
紙上推敲斟酌樂,吟壇揮汗共耕耘。

一首《贈紫雲》的七律將我那幾乎墜到谷底的學習信心又給鼓足了,恰似揚帆的小舟,躊躇滿志地要劈波斬浪了。 白墨是位熱心人。 他深知就我的詩詞寫作水平光靠鼓勵是不能奏效的,他向我要了地址後便將古詩格律還有平水韻的材料郵寄給了我。接到白墨君寄來的學習材料,我的心情是非常激動的,當一位自己非常仰慕的詩人能給予如此熱心的幫助和指導時,讓妳不想好好去學習都不行的。幾天的埋頭苦讀之後,我完成了七律:答謝「贈紫雲」步韻和白墨:

字字巧研磨白墨,篇篇佳作繪流雲。
千年傳韻詩風美,數載用心慧筆勤。
不倦誨人胸若谷,廣交益友共耕耘。
聯歡會上始逢君,麗璧軒中常會文。

需要說明的事,這首看似簡單的七律,卻不是我當時首次發給白墨的原稿。當時的原稿中雖然解決了按「平水韻」的準繩用韻的問題,但是在對仗的問題上,還有習慣於普通話中的平仄用字所出現的錯誤還是沒有解決。經過反覆的網上通信,在白墨多次的啟發誘導修改之後,才有了上面這首基本合格的七律。從對這首七律的反覆修改過程中,我感覺到了白墨的認真。這表現在:他不會讓不合乎韻律和平仄要求的詩作發表在《詩壇》上,這是他的堅持;對於初學者的各個誤區,他不會置之不理,他也不會隨隨便便幫妳過關,而是不厭其煩地反覆解釋從而督促妳反覆修改,直到妳明白了,合乎要求了。對我是如此,我想他對其他的初學者也是如此。但這要花費他多少時間和精力呀。對此,白墨無怨無悔,持之以恒。所以我說,白墨是位認真的人。

而白墨的認真程度是今年在他的輔導下我開始學習為《詩壇》組稿檢查稿件時才有了更深刻的體會,才更深刻地了解到了。每週一期發表出來的所有詩稿,都要一個字一個字地檢查平仄和韻律,是多麼艱苦細細致的工作呀。當然這只是其一,更繁雜瑣碎的是要將所發現的每一位詩友存在的問題一一反饋並最後修改到正確為止。要達到每一首詩詞都要在韻律上平仄上準確無誤,實在是太不易了!他要呈現給世人的是一個有準繩的《詩壇》,是爭取每期的詩稿都是準確無誤的作品。更加佩服白墨的認真和堅持,而且是九年如一日的認真,九年如一日的堅持。

接下來還是要繼續從我的學詩經歷中看白墨的敘述。在一個寒氣逼人的週末下午,白墨意外地出現在了我的小店裏。他說他是去參加一個活動繞路而來看看我,沒有事先打招呼是因為他不知道時間是否允許。當時我的心情是多麼的激動,他整天都是在忙忙碌碌地,上班時那樣的辛苦,組稿寫作時那樣的費時間,各種活動又不能全然推托。百忙之中他來看我,這本身就讓我意外和激動,更讓我高興的是,他帶來了一些學習詩詞創作的材料,其中有他自己幾年來在專欄上發表過的關於詩詞創作的體會和總結,有他自己匯總過的各名家詩作簡介,有他從網上打印下來的名人講學和詩作分析,還有他自己的詩集以及詩會第一版賡詠集。這真是雪中送炭啊!這對於我的激勵和鞭策是任何語言達不到的。所以我說,白墨是位鍥而不捨的人。

同樣地,我也不需要更多的語言來表示我的謝意和敬意,那就只有再下功夫學習了。經過一番苦讀之後,我寫了一首七律:答謝白墨郵寄學詩材料:

鴻雁傳書原為詩,精端韻律細斟詞。
常思文學海洋闊,久仰騷壇天地奇。
幸喜良朋多雅趣,不悲老朽有吟癡。
隆冬時至湧寒氣,春意盎然謝贈施。

寫完這首七律,我自己的心情也輕鬆了許多,雖然字句中還是如順口溜般的平淡無奇,但在韻律、平仄以及對仗的問題上,還應該算是過了關。為了我可以達到這個初步的水平,白墨花費了多少心血?白墨君,我在此對您表示深深的謝意!我也代表其他初學詩詞的詩友對您表示深深的謝意!

寫了一些詩作後,我小心翼翼地試填了「西江月」和「滿庭芳」。之所以是小心翼翼,是由於自己初學寫詩不久,生怕被冠以「還沒學會爬,就要去學跑」的帽子。沒有想到的是卻得到了白墨的鼓勵。他告訴我說,我應該學習填詞,因為女士填詞更有一定的優勢。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我這才發現,其實我真正喜歡的是古詞,我喜歡它的抑揚頓挫,我喜歡它的長長短短,或活潑可愛,或如傾如訴。儘管我自己也非常清楚,我的詞作水平還只能是順口溜的水平再加上寫詩般的句子,既無曉風殘月的委婉之風韻也缺少大江東去之豪放氣魄,但我還是對此津津樂道。幸喜我可以經常得到白墨的提醒。譬如在我第一次填「行香子」這個詞時,在結尾是這樣寫的:「頌科收碩,國收盛,眾收馨。」白墨就對我說,無論是做詩還是填詞,首先那句話是要通順的,要能夠讓別人看得懂的,不能自己造詞。白墨就是這樣既耐心細緻地又不講情面地不斷向我指出我存在的不足,幫我解開學習填詞一路上的困惑。

在學習古詩詞的路上得益於白墨君的幫助者又何止我一人,應該說得益於白墨君的幾乎是每一位詩友,尤其是初學者。每當有新的詩友加盟詩壇,白墨都會為之歡欣鼓舞,他會經常將新詩友的情況匯報給壇主譚銳祥先生,他還會給予新詩友熱情的幫助和不厭其煩的指導。 譬如在南岸(蒙特利爾是個由聖羅侖河環繞著的城市,在河的南岸和北岸都有不小的生活區)開雜貨店的岷歸(同我一樣是來自北方)既不上網,也沒有傳真機,也很少看得到報紙。可是當他知道了有個發表古詩詞的《詩壇》後,他利用繁忙的工作之餘寫詩填詞,他是將自己的作品交給朋友,由他的朋友從網上發給白墨。對他的詩詞中存在的問題,白墨要首先傳達給他的朋友,由他的朋友再反饋給岷歸。同樣是在反覆的修改中,白墨不厭其煩,直到詩詞合乎要求為止。再譬如:家住外城的一位老先生來本市探親時知道了詩會的情況後便與白墨取得了聯繫,因而常有詩作寄來發表。不論你是來自何方,白墨一視同仁,除了幫他反覆糾正詩稿中存在的問題,白墨還常常將剪報寄給那位老人家,其誠心可見一斑。更何況,他所服務的是詩會的所有成員。

三,我在詩會的活動中所了解的白墨點滴:

詩會每年都要有幾次活動,多數都是詩壇壇主譚銳祥先生請客,像每年的春宴、譚公的生日等。大家聚在餐桌上相互交流心得,其樂融融。有時也會抓籌分韻,即席成詩。每次集會的聯絡人都是白墨;每次到達集會地點的白墨都是拎著一個大包,他總是會為大家準備出各種必要的學習和交流材料;大家在享用美味佳餚時,白墨卻是忙來忙去為大家拍照;回到家裏後他會再將照片發給大家留作紀念。沒有人要求要這樣,但好像是約定俗成,其實這都是大家心中的期待。每年一次的詩會雅集是詩會最隆重的節目,由於參加的詩友多,節目也豐富,所以需要一個較大大的場地,故而雅集多輪流在家住距離市區較遠的汪溪鹿先生與何宗雄先生的別墅舉行,這也是白墨最忙的時候。從聯絡集合時間、集合地點、安排車輛一一巨細周全。更難能可貴的事,由於他們的住處偏遠不易找到,白墨總是會將自己的手機號碼告訴大家,有些遲到的詩友會在地鐵站打電話與他聯絡,然後他再分別開車去接他們。有些詩友因故需要提前離開,他又要按不同的時間將這些詩友送到地鐵站。雅集結束後,他還是不得休息,他要整理雅集的活動情況為專欄寫稿,他要整理活動的照片發給大家,他要檢查大家的分籌詩作。忙忙碌碌,卻是甘之如飴。就好像這是他的分內的正常的工作,是他生活的一部分。詩會的諸多活動有聲有色,讓詩友們津津樂道,這與白墨的熱情和努力是分不開的。任何一個組會的活動,沒有一位熱心的、正直的、值得大家信賴的領頭人,這個組會或不可持久或不會健康溫馨。瑣瑣碎碎的小事情裏足以可見一個人的精神!在詩會的集會活動中常常會有一個節目,那就是白墨會發給每人一份由他打印出來的《詩會作品一覽表》。在表格中他詳細的登記著詩友們所發表的詩作分類和詩作數量,沒有人要求,這是他自己加給自己的作業。這些數字會是些無聲的鼓勵,它增加了大家發奮創作的信心。這些簡單的數字也同樣是白墨認真負責的見證,那是他一個數字一個數字查找對證後敲打在上面的。難怪詩友們會說:白墨真是適合到政府部門去做一位書記官,一定稱職。白墨常常對大家說,每一位詩友的詩作都在他那裏有分類儲存,無論是誰想要出詩集,他都可以馬上將其所有的詩詞作品匯集出來,他隨時準備為大家服務。其熱心其誠心,其用心其精心,實在是感人之至。 白墨已經為譚銳祥先生、何宗雄先生、伍兆職先生、以及已故的子漢先生整理出版了詩集,並為他們各自寫了序言。其用情、用心之深寫在字字句句之中;其文字造詣精深,或細膩,或豪放,讓人百讀不厭。只是可惜由於篇幅的關係,不能摘錄在這裏。

上面寫過白墨如何關心如何栽培詩壇新人,對新詩友他熱情有加,從不怠慢。對長者,白墨更是尊重更能體現出他的善良和友情。對每一位需要幫忙的詩友和朋友,他都會伸出熱情之手。凡有詩友生病,他都會寫詩填詞表示慰問;有詩友或朋友去世了,他會寫詩詞寫輓聯憑弔。曾經是詩會會員的畫家姚奎在北京逝世,白墨將所有詩友的憑弔詩詞匯集發給他的家人,以表達哀悼之情。居住在多倫多的詩友子漢先生重病期間時值隆冬,白墨幾次利用週末往返於多倫多與蒙特利爾之間,他去看望子漢先生,他為子漢先生帶去詩會朋友們的慰問和祝福。在狂風暴雪的路上,他幾遇險情,雪太大視野不清、汽車出了問題、汽油耗盡等險象環生,沒有怨天尤人為自己著急,他一心一意想得是著急子漢的事情。這就是白墨。為實現子漢先生的願望,在子漢先生重病期間,白墨抓緊《子漢詩詞集》的組稿排版還有聯絡印刷廠等諸多工作,在子漢先生彌留之際,《子漢詩詞集》的清樣送到了他的手中,實現了他最後一個願望。他的心血結晶陪伴他長眠於地下,相信子漢先生可以含笑九泉了。

我的母親因病去世後,我填了《霜天曉角》以示對母親的哀悼。

霜天曉角──叩首送慈母
蓮花一朵,慈母端中坐。鶴展翅風相托,九霄上,星河過。
淚珠留幾顆,將心杯酒裹。灑向堂前憑祭,縹渺處,送仙座。

收到我的詞稿後,白墨當晚便發給我一封慰問信,為痛苦中的得我送來安慰。使我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的那一期詩壇上(《詩壇第459期》)有好幾首詩和詞向我表示慰問,在白墨的專欄中他還引用了我給朋友信,再次對我表達慰問之情。在《華僑新報》上還大字登了輓聯:

紫雲詩友 令慈仙遊
星沉故國霧瑣寒窗一曲霜天曉角憑詞痛灑親情淚
夢斷他鄉烏啼冷月三更燭影搖紅飲恨空懷孝女心

讀著輓聯,讀著大家的詩詞,讀著白墨的專欄,我的眼淚不停地流了下來,是感動!白墨君還有詩友們的深厚情誼,我今生今世不會忘記。在此,我向您們致以深深的謝意!

正當我著手在寫白墨時,他發表在當期《麗璧軒隨筆》上的是專欄第630期,標題為「匆匆」。現摘錄幾句:「上星期六晚與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一起赴文化宮出席臺山寧陽會館成立5週年晚宴,散席後到伍老府上,研究《伍兆職詩詞集》排版事宜;相信不久的將來,第三本詩友個人專集將面世,可喜可賀!利用赴宴前一個小時,匆匆趕往紫雲的雜貨店,先幫她安裝繁體中文字體,並討論每期《詩壇》組稿細節。」作為唐人街的名人,許多社團的活動都會向白墨發出邀請,他的應酬實在是太多了,在實在不能推脫的情況下他還是要參加的,儘管他實在不想讓寶貴的時間匆匆溜走。當晚他完成了與伍兆職詩翁的關於詩集排版的研究後,回到家裏已是淩晨兩點以後了。真可謂時光匆匆,腳步匆匆!他在與時光賽跑,他要盡可能多地做一些有益的事情。真可謂是嘔心瀝血,甘為孺子牛!俗話說做好人不易!正所謂,一個人做件好事並不難,如果持之以恒地為他人著想,為他人解憂,確實難能可貴地。對於一些磨擦和非議,白墨可以胸襟坦蕩,對於詩友們的困難和需要,他則是一腔熱情,慷慨付出。自打詩會成立9年多以來,白墨始終在為詩會的每一位願意接受他建議和幫助的詩友盡心盡力地奉獻自己的一份熱情和真誠。如果說詩壇的壇主譚銳祥先生是詩會的核心和首領,那麼白墨應該是一位總指揮長、是一位總參謀長、是一位總後勤部長。如果用最樸實的話來說,他是詩會裏的一位勤勤懇懇地為大家做事情的公僕。

白墨為詩會的事情和詩友們的事情的確是花費了不少心血,他對詩友們的關懷和愛戴始終都感動著他周圍的這一群人。當他因公負傷,當他身患疾病時,詩友們也同樣向他送去熱情的問候和種種可能的幫助。有一篇又一篇的詩詞慰問,有將自家保存的專科用藥相贈,有介紹名醫施治,有千里迢迢長途電話的問候,有百忙中抽出時間探望,更有一封封網上信件的問候……。我也曾將一闋拙詞「風入松」相贈,表達了我的真實情感:

風入松
──寄語白墨君(寫在白墨再次工傷後)
多風多雨幾陰晴,君子心明。度災度難經滄海,幾聲笑,鐵骨錚錚。莫道金剛不老,常言艾草叢生。
清秋又至雁揪鳴,果碩香凝。一杯憑祝多珍重,去災痛,烈酒濃情。且把陰霾掃凈,長空灑墨飛瓊。

「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裏有著這樣一群追求高尚道德情操的人,有著這樣一群可敬可愛的人,所以這是一個溫馨和睦的群體,我為自己能成為這個群體的一員而感到驕傲和自豪!

四,從白墨自己在詩會成立後的這9年中所撰寫的大量關於古詩詞學習的作品以及其他文章中看白墨:

白墨甘心於枯燥地為詩友們修改詩作的繁雜工作,白墨更潛心於古詩詞的創作。他寄情山水,他謳歌真情和善良,他鞭撻醜陋和罪惡,他關注諸如地震、水災等苦難,他讚美諸如奧運、傳統的節日等美好的事件,方方面面都留下了他那燃燒著的詩人的激情。他向人們揭示著自己的或磅礴氣概或細膩情感,他為人們展現出了大量的優秀古詩詞作品。

白墨還熱心於古詩詞的理論研究和系統總結。在白墨的《麗璧軒隨筆》專欄中,談詩詞曲賦駢聯的有:押韻平仄填詞詩緣唱酬詩品詩友,絕句,典故,聲律詩花改詩,詩會,詞花詩狂,詞譜,詩季詩路詩業詩興詩展詩潮詩盟詩朋詩評雅集,詩聲,詩茗,詩誼,詩聚,詩味,談詞詞牌入聲詞律古風詩宴步韻,詩圃,用典詩約詩題詩責,推敲,詩夢,賦話,詩果,駢文詩癮碩果詩交,奇葩,詩刊詩畫,詩慶,詩訊,詩尊,賡詠,詩園,文酒,詩壇,雅聚奇蹟入門,詩葩,詩筵,詩摘,雅敘聲韻會慶吟侶挑剔聯吟雅會雅事,成績,拈韻詩集,統計,國粹詩記。這些文章,篇篇都是洋洋灑灑兩千字左右的有份量的佳作。白墨引經據典,深入淺出,從多方面、多層次向讀者介紹古詩詞知識。值得一提的是,白墨的講稿並不是死板地摘錄前人的東西或是他人的總結,他的講稿中有既定俗成的東西,有借鑒的部分,但更多的是他自己的學習體會紀錄,是他自己翻查資料分析對照的結果。秉燭夜讀,勤奮敲鍵,他耗費了多少個不眠之夜,恐怕連他自己也數不清楚。這就是白墨的執著和堅持。在「詩路」一文中,白墨以兩首七律道出了自己的激情和對未來的期許:

賀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二首
其一
吟苑群雄聚滿城,詩家喜結鷺鷗盟。
才高莫嘆文無價,誼貴方知筆有情。
刻燭奪袍留雅史,題襟詠豆鑄芳名。
灞橋驢背思佳句,畫壁旗亭後世評。
其二
楓鄉墨客喜嚶鳴,貫耳聯珠唱玉聲。
雅集承傳唐宋律,騷壇繼奏漢秦箏。
筆風文雨詩杯滿,詞露吟霖韻蕊生。
把盞飛觴留好賦,蘭亭千古頌群英。

「詩路途遙,同仁相伴,有德不孤。喜讀懷石兄《賀城中雅士組詩會脫穎》,奉和一首,興致隨詩起,欲罷不能,再賦兩律,拋磚引玉,祈盼高賢雅正,誠懇向各方吟友索和。」──詩人的虔誠之心躍然於文字之中。在「詩獲」中他寫道:我們曾以「蓽路藍縷」和「黃河之水,源可濫觴」之句共勉,憧憬前程,展望未來,增加了組會的信心:雖然江河發源之處水很小,僅可浮起酒杯,沿路支流不斷增加,到入海處已浩瀚無際矣。

《緣起》便是白墨為詩會擬寫的創會的宣言:「中華古典詩詞源遠流長,是最珍貴的文學遺產,要弘揚推廣,首先就必須繼承。這是本會成立的唯壹宗旨。要繼承,就從學習、研究開始。吟海知音,有緣共聚,以詩會友,步韻唱酬,乃騷壇雅事;嘆詠抒懷,推敲覓句,弄月吟風,切磋斟酌,更是人生一樂也。歡迎喜愛中華古典詩詞的朋友們參加。發起人:譚銳祥、劉振利、白墨敬啟。1999年11月6日」

在「唱酬」一文中他舉例介紹了詩會中他與詩友們多次唱酬的體會:「我們不分彼此,暢所欲言,天南地北,無拘無束,在這樣的詩詞沙龍裏,沒有勾心鬥角,只有互相敬重,不須提防陷阱,何妨海闊天空。」──好一個詩詞友人的桃花園,這便是白墨對精神世界的追求。在「用典」一文中,白墨詳盡地介紹了詩友們在詩作中的用典。由於詩壇版面有限,他不可能將所有詩友們的用典都加上長長的註解,但很多的用典卻都是精華的所在,不加上註解,不但許多讀者不知所云,就是詩友中不了解者也會茫然。白墨花費了一番心機,他翻書查證後,在自己的論文中盡可能詳盡地一一介紹,這樣既還原了原詩作的水平,也提高了大家的欣賞能力。可見白墨之人是求周全求完美。在「考證」一文中,白墨介紹了他對「哈佛大學中國文學與比較文學教授歐文Stephen Owen博士到麥基爾大學講唐詩(他講的題目是《射雕英雄和大雁獵手──晚唐的詩》)」的感受。這是一堂自願聽講、不留作業的課,可是白墨卻「花了幾天時間,翻查姚合生平,考證《極玄集》資料,研習令狐楚的《禦覽詩》、高仲武的《中興閒氣集》、韋莊的《又玄集》,以及有關《唐詩品彙》、《唐三體詩》、《瀛奎律髓》、《唐鼓吹》等書。入唐詩這座寶山,豈能空手而回,欲認真做學問,先從元和體開始。」──白墨的鑽研精神可見一斑。他在文中還有一番感慨:「歐文教授作為洋人,對唐詩之研究不遺餘力凡卅餘年,這嚴謹的治學態度,值得我們推崇。作為華裔,對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遺產,更應該全面繼承,這是歐文教授求知精神對我們的啟示。」在「詩品」一文中他極力讚揚和推崇「南朝梁劉勰的《文心雕龍》和鍾嶸的《詩品》,然而更不可不讀晚唐司圖空的《詩品》。」一句「寧無媚骨追文醜,願有丹心學放翁。」代表了詩人白墨的情操。而在《滿城賡詠集》(312期合訂本)的前言中的一句「詩誼清純,詩心豁達,詩筆率真,詩情高潔,此乃詩之品位。」則實在是詩人白墨詩品的寫照。不可諱言,正是由於詩人高風亮節的品行和嚴謹的態度,造就了我們詩壇這塊詩風嚴緊,清清白白,幹幹凈凈的高雅之地。詩人感嘆道:「詩朋酒侶,舊雨新知,唱酬步韻,此乃人生雅事,其箇中情趣,非同道不能解矣!」「知音難覓,更何況是共鳴?好的詩友,是敢指出你的錯處,肯幫你糾正弊端,願為你找尋毛病根源,就算得罪你也要將你詩中的失粘不協之處吹毛求庛一番,而不是憑空大讚,又說不出好在哪裏,不斷豎大拇指,卻不知道為何用典,也不明白對仗工整。」──簡單幾語,明明白白地道出了詩人白墨的磊落胸襟!詩人的決心是:「認真研究,虛心學習,對繼承古人遺產,毫不懷疑,對保衛古人心血,絕不含糊。」在一番「詩路途遙,同仁相伴,有德不孤。」感嘆之餘,白墨坦坦蕩蕩地自我剖析著:人之患,在好為人師。我也有疾,但完全出自一片熱情,對某些朋友的詩詞提了意見,以至產生誤會,這是我事先估計不到的。「詩刊」一文是詩人為《詩壇》一百期撰寫的論文,詩人用了長賦作為開場白,這個賦也是我最為喜歡的,從第一次讀到它時就被它那清麗的詞句和豪放的詞風所感動。摘抄在此,請讀者也可欣賞。

《詩壇百期賦》
新報詩壇,納川收瀑兮,巨流匯湧;滿城吟侶,組會結緣兮,弱水濫觴。雅集東坡,夢島盟鷗聚鷺;唱酬北國,騷人覓句尋章。靈犀一點兮,神遊故土;飛雁數行兮,渴盼家鄉。觸景生情兮,愁緒狂潮掀浪;感懷下筆兮,思維野馬脫韁。兩載豐年兮,乍見叢叢花色;百期碩果兮,猶聞陣陣墨香。詠竹題蓮,觀畫最堪嘆慨;讚梅賞雪,填詞尤重鋪張。抽籌分韻兮,自承所學;即席揮毫兮,相得益彰。惟浮生兮庸碌操勞,遠走天涯而駐足;夫前路兮崎嶇坎坷,放歌海外以韜光。聽萬籟之禪音以靜默,彈七言之絕律而清芳。念鑒湖之英烈兮,深秋哭雨;尊太白之節操兮,瘦菊淩霜。驢背推敲平仄兮,慧根初現;蘭亭斟酌切磋兮,正氣方剛。

誰也不可否認,借「詩壇」這個平臺,他為古詩詞的傳播傾注了大量的心血。而這些頗有論文性質的佳作,每一篇又會需要耗費他多少時間和精力去翻閱資料,核實求證,歸納分類,他真的是在不斷求索不斷研究之中,將古詩詞的精華展示給大家。然而白墨是謙遜的,他在教與學的同時也不斷在檢討自己,剖析自己,這才使得他不會固步自封,這也為學習古詩詞者作了一個良好的典範。正如他在「談詞」一文的結尾他這樣寫道:「本欄以隨筆之體裁寫詞論,力不從心,篇幅有限,只能點到為止;我自己雖然已填滿一百廿個詞牌約三百首長短調,但水平還很膚淺,“以詩入詞”、上去入聲不分的缺點還很多,謹以這篇短文,拋磚引玉,滿地可喜愛詩詞的新朋舊友,若能因此而掀起一股填詞熱潮,積極揮毫,踴躍參與,則斯願已足矣!」白墨傳播古詩詞的良好願望、強烈的責任心和灼灼熱情、朗朗胸襟,都盡顯無遺。所以我說,白墨是一位學無止境,求索無邊,誨人不倦的人。

時值今年,九年如一日,這體現了白墨是一個堅持信念,持之以恒的人。詩會3週年時,結集出版《滿城賡詠集》,厚135頁,大約二千首詩詞;詩會成立6週年,付梓出版《滿城賡詠集》(312期合訂本),厚三百多頁,收入詩詞4936首,堪稱「詩壇奇蹟」,這成績在海外還是第一次。詩會一共舉辦了9次雅集,每一次都有聯吟、抓籌分韻、即席揮毫等活動。所有這些,如果沒有白墨君的努力,我想恐怕是很難完成的。「以詩會友,廣交天下騷人雅士,佈下了密集的詩網,彼此神交吟海,建立了深厚的詩誼,留下詩壇一段又一段佳話。在舊體詩日漸式微的今天,能在海外有這樣一群醉心於古典文學的詩友,十分難能可貴。詩壇上每位吟侶都非常勤奮作詩,即使臥病在床,也沒有中斷,令人感動。」──這是讓白墨君最引以為自豪的。

當然白墨其他方面的專著同樣是極其豐富和具有高水準的,尤其是他撰寫的那些「知多少?」系列,他系統地搜集羅列了國際的許多大事記。那是翻閱多少書籍和資料完成的,恐怕白墨自己也不會知道的。但是這些極有意義的資料卻幾經轉載,為他認為社會豐富著知識和信息的系統儲存。他的知多少系列一共在「多維網」刊登了30多篇,可以在谷歌打「白墨知多少」條目搜索。

然而白墨並不是一位專職寫作的文人,他要養家糊口,他在做著一份強體力的勞動。在高溫的車間裏,他十幾年如一日地幹重活,由於工作條件差,以至他的腿被砸傷骨折一次;他的胸部被砸兩次,導致未錯位的骨折;高溫的煎熬,加上長時間的電腦打字工作,一直是剛入知天命之年就視力嚴重受損,只好兩次承受摘去雙眼內玻璃體的手術。何以在如此的環境,如此的條件下能完成這眾多的具有高水準的論述文章,具有高水準的大量詩作?我曾經到過白墨的別墅,偌大的大廳內林林總總一排接一排的書架上,真可謂是琳瑯滿目全是各種書籍。那不是擺在那裏觀摩的書,那是白墨的工具書、參考書,他的作品中考證、引用……都是在這些書裏得到的。白墨每年花去多少錢用來買書,這個數字恐怕他自己也不會知道的。古人道:書中自有黃金屋。可對於真正目的在於掌握知識並將知識用於社會的人,他是捨得萬金為藏書!白墨的知識是一點一滴從這些書中吸取的,雖無「懸樑」與「刺股」,他的時間卻也是從休息與娛樂中擠出來的,這又何止是寒窗十年!還有,從1998年起,白墨每年為本市全僑公祭大典擬寫祭文至今已經10年了。每年一次都是用不同的韻腳的長篇新作,這需要紮實的功底和靈動的慧性,還有勤奮和鍥而不捨。每每讀到白墨所撰寫的祭文,我都會為之感動不已。這些論著體現了白墨君詩文造詣的精髓,體現了他的文風和情操,讓人百讀不厭。還有,這也是他對華人社會的一種奉獻。

「錚錚硬骨,坦坦詩懷」,這便是我要展現給大家的一位白墨。在「子欲養,親不在」的青年時期,喪母之痛,撕心裂肺!有多少個難眠之夜,他用淚水將那些刺入了他心中的碎片,串成了一串串晶瑩的珍珠,他的新詩集《泣歌》誕生了,那都是一些血與淚的詩句。從一個具有正常的幸福的生活的僑民淪為奔走他鄉的難民,社會是殘酷的,生活是艱辛的。通往理想的橋樑一次又一次地被無情地摧毀了,但這並不能摧毀他生活和奮鬥的勇氣。社會的問題不是我們平民百姓能夠左右的了得,但他可以為自己新的生活架起另一座橋樑,他還有一個強壯的身體,還可以付出辛勤的勞動。一邊是以汗水換來生存,一邊是以智慧發出來自心底的吶喊聲,那是對醜陋與不公發出的義正詞嚴的譴責聲,那是對善良與美好發出的熱情奔放的謳歌聲。在迷離的荒漠之中,以駱駝般的毅力;在鐵的冷硬無情和高溫的桎酷中,詩人的智慧與靈感,從草根的沃土中泉湧了出來。錘煉著不屈的意志力,實現著詩的理想,建造著詩的綠洲,催生著詩人的博學和詩人的智慧。「帶著鎖鏈跳舞」,那既不是枷鎖無情的鐵鏈,也不是象徵金錢物欲的金鏈,那是一條有著絢麗色彩的,有著優美樂感的,可以縈繞在腦海,可以流淌在心田的。沒有輝煌的事業,沒有顯赫的桂冠,對家人、對詩會,他有著澄明柔細的胸懷。 如果人生旅途中能遇到這樣一位良師益友,又有誰不會將其視之為一件幸事呢?

需要加以說明的是,白墨君之所以能夠如願地在書海中暢遊、在詩山上攀登,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他有一位賢慧善良的好太太,是他的太太惠茵的對他的愛戴、對他的理解、為他分憂,給予他生活上、精神上無微不至的關懷,他才得以閑暇專心致志的在他的詩詞文章創作上,在詩壇編輯和詩會活動上盡心盡力。為支持丈夫的事情,惠茵不但包攬了他們家庭的一切事物,還在白墨受傷時和眼睛手術時,幫助詩壇打字組稿,惠茵的熱心奉獻同樣感動著每一位會員。所以我想說,白墨君之所以能有如此大量的精美的文章和詩詞作品奉獻給世人,是由於他的勤奮刻苦,是由於他的執著追求,是由於他的聰慧和靈性,還有不可缺少的一方面,那就是他的太太給他創造了一個溫馨舒適的、沒有後顧之憂的、沒有繁繁雜雜紛擾的創作環境。還有兩個可愛的女兒帶給他的溫馨和關愛。能娶到如此賢慧的好太太,是白墨君一生的幸福!在此我也將我最美好的祝福送給這對恩恩愛愛的賢伉儷:祝您們今生今世甜甜蜜蜜每一天。

寫到這裏,雖然還意猶未盡,白墨君的故事是不會在一兩萬字內就可以寫完的,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就權作等待下回分解吧。當然,結尾詞還是要的,至於些什麼詞呢?我也動了一番腦筋。我們把女人形容成是一枝花,或驕艷欲滴,或風姿卓著,或清麗優雅,或雍容華貴,或小巧玲瓏……,那麼如何形容男人呢?常常會將男人們比喻為樹──一棵大樹,也是不錯的,也是肯定了男人們的朝氣蓬勃,挺拔耿直。但我更想將男人比喻為一座山:他的思維和他的心態──有著山一樣的偉岸和堅強;他的風格和他的作為──有著山一樣的寬容和山一樣的承擔──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君子風範。所以在寫女人一枝花時我選用了《虞美人》這個字面優雅的詞牌,我寫白墨君,我要選用《小重山》這個字面上厚重凝遠的詞牌。

小重山
──君子風範(贈白墨君)
縱筆桃園無限情。熱腸遵古道,鑄清名。 松濤湧處鶴聲鳴。風雨路,君子寫真誠。
秉燭伴晨星。鍵弦催促急,響錚錚。一腔柔愫寄征程,猶似那、子美復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