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6日 星期二

第170篇:《詩展》

其一
剪報盈樓書滿屋,半生薪膽頭初禿。
有詩有酒醉中吟,無墨無名忙裏讀。
騷海同舟本是緣,文壇異筆焉非福?

遍嚐韻味苦甜酸,自此東籬頻種菊。
其二
荒山拓墾甘勞碌,喜見吟園花果熟。

莫笑騷壇野外根,還期韻苑林中木。
功名糞土意孤高,權位雲煙心傲獨。

且待諸君大筆揮,詩泉跳躍如飛瀑。
──詩心剖析二首

書有書展,畫有畫展,還有硯墨展、古玉展、錢幣展、郵票展,當然也該有詩展。

剪存兩、三年來本市報壇舊體詩,雖屬鳳毛麟角,沙裏淘金,倒也琳琅滿目,萬紫千紅,足以利用麗璧軒一隅舉辦小型詩展。每位作者都有自己的風格,才華橫溢,各顯千秋,要在詩展中一一介紹,頗感力不從心,僅簡略摘錄各家大作中之名篇佳句,可窺全豹。

詩壇祭酒,首推詩齡已超過半世紀的譚銳祥詞丈,功力精湛,上乘火候,其格律嚴謹,用詞簡潔,又似信手拈來,落筆自然古樸,不留斧跡刀痕,非有深邃之古文造詣,是難以寫出如此優美詩篇。他的律詩,對仗極工,不求雕琢,其錘鍊已臻爐火純青之境界。「九地招魂縈社稷,三湘哀郢弔忠賢。」「天開文運饒清韻,聵振嚴辭激濁流。」「蓮生於淖何冰潔,玉出連城詎玷瑕?」「知音勿吝詞優劣,交誼何須論帝王。」「偶對詩聯求自賞,不爭名利不虛揚。」「枵腹操持遭白眼,含茹忍辱負黃花。」「金聲重振儒風美,國粹淪亡藝苑悲。」「天芳詞藻薰香海,悅耳對聯掀藝潮。」「幸有良朋同祭酒,何須名位動干戈。」「筆恨文讎詩會化」「琢句抒懷不計名」,以上都是詩展中百吟不厭的佳句。

懷石君是近年才崛起之詩壇新秀,但創作之勤,吟哦之樂,獲詩友好評。筆風嚴峻,用典清深,遣詞大膽,常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奇句。當眾人詠梅蘭竹菊之時,他獨鍾於桃、茅、藤、艾,並稱之為四祥,「入俗方驚世態囂,憤將枝骨作符雕」(詠桃),「只恨空無一瓣香」,「敢媲蘭花真草本」(詠茅),很有新意。「赤樹蒼江雪漸吹,離鷗斷雁恨飛遲」,有樹,有江,有雪,有鷗,有雁,用赤、蒼、離、斷作形容詞,加上吹、飛為動詞,漸、恨、遲為副詞,兩句十四個字,已將整幅山水國畫展現眼前。其他佳句還有:「投鞭濯劍楓林晚,仗筆攻書逸品生。」「放眼詩叢抒臆氣,縱身詞海暢心波。」「一句砌成幾夜磨,書翻卷倒筆娑娑。」相信假以時日,懷石君的詩將會走出一條更廣闊的路子。

遠居阿爾伯達省愛民頓的曾習之老師,年屆古稀,詩情充沛,佳句鋪陳,唱酬不斷,「苦難前塵烽火急,溫馨晚景夕陽紅。」「追思往昔留書卷,瞻矚前程展眼簾。」「殘生遺憾詩書少,亂世無為筆墨渾。」「自古騷人傷敗絮,而今墨客頌殘丘。」「締社傳承唐宋調,開壇續播古今箏。」在新報發表了不少詩篇,不因遠隔關山而受阻,實屬難得。

另一位在多倫多的胡楠仁君,也是騷壇健筆,作律填詞,認真不茍,秋賦八篇,南歌數闋,功力不凡,「破陣聲聲慢,行船步步吟。」將詞牌中的「破陣子」、「聲聲慢」、「夜行船」巧思組合,語帶雙關,有「史感沉沉驚霹靂,靈思忽忽問光波」之玄機奇句。

此外,樂先生的「歐遊詩箋」多首,書法蒼勁,詩情洋溢,「燭暗浮雕尋往事,夢驚虛殿聽寒風。」讀後隨同詩句到歐陸一遊;江紅君的「歸去來兮」,雪梅君的「風入松」,川潮先生的「少林」、「黃山」、「長江」、「西湖」、「泉城」和「工夫茶」組詩,吳剛君的「天祭」,磊樂君的「龍種」長詩,耶律先生的「滿江紅‧蘇武」,新鄉里先生的「詠梅」、「詠雪」,都是詩展中值得一觀的精品,還有白墨的「詠三國人物十首」:諸葛亮、曹操、孫權、劉備、關羽、張飛、趙雲、周瑜、呂布、貂蟬,也聊以忝陪末座。

因詩多軒小,請諸君移玉「新報詩壇」,每週將會定期展出各家近作,歡迎參觀!
(1999.12.17《華僑新報》第46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