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7日 星期一

第630篇:《匆匆》

時間過得真快,老伴去香港已經三個星期,我們每天兩次通話。我對她說:「在加拿大,我們每次講電話的時間不超過一分鐘,每天見面聊天的時間加起來比現在閒聊還要少。」她每逢星期三滿地可時間9點正就會來電話催我起身寫稿,今天也不例外。「幾點鐘回來?」「抵家門口6點半,匆匆上床睡,幸好妳準時打來。」我懶洋洋起床,洗個熱水澡後,到書房上網,一連收到十多個電郵,紫雲已將今期詩壇稿件整理好傳來,我再加進傳真機收到的詩,又將昨晚在工廠填的詞和撰的聯定稿補上,然後電傳給詩友校正。這樣的工作一做就是9年,驀然回首,462期,也挺累矣!

小女兒用英文寫了封信後,又通過「谷歌」譯成中文,讀後令人啼笑皆非:「不要忘記你吃的水果和蔬菜!你是本星期五工作的爸爸?如果是的話,我們只會看到對方這個星期六!我們將有中國象棋,我答應你幾個月前!你喜歡我的中國信息翻譯谷歌?愛你很多!!!」「別忘記多睡覺一些鐘頭,鬧鐘響聽見後就要起身,不要再睡繼續!你會遲到就會開車很快。我回家星期五晚上,我要看你的體重,是不是瘦了多少磅?」她每天從麥大校舍來電話閒聊,又上Facebook「臉出」留言,我們相約週末父女「三人行」。然而,我連續幾個週末都有宴會應酬,上星期六晚回到家已深夜近兩點。

大女兒每天一張留言,我也用這方法給她回信,積累很多張紙,她說到時將裝釘成冊,書名就暫時定為「Housework for Dummies」(《蠢人家務日記》)。我們無所不談,從雪櫃裡還有什麼要趕快吃掉,到吸塵機要換紙袋;從淨水只夠明天飲用,到別忘了告訴嗎咪我們中了20元彩票。萬聖節那天,由於我上班,家裡沒有人派糖果,我剪了個鬼臉南瓜貼在留言簿上:「Happy Halloween!妳一個人在家,別看鬼片。」放工回來,留言簿的回答:「我看了兩套一點也不恐怖的鬼片。」

嘉珈(左二)與一群法律系同學於法院合影
上星期四,大女兒首次出庭,我因無法告假去法院聽她以辯方律師身份向法官陳詞,幸好有光碟錄影,星期天3人一起觀賞。原來是大學考試,她的教授在法律界很出名,利用法院場所,穿上黑色律師大袍,法官是真的,控方律師也是真的。為了這次考試,她趕了幾個通宵,找判案先例,結果法官判她勝訴,令她興奮到幾乎要哭了出來。我聽她娓娓道來其複雜案件,足足聊到深夜兩點,我的眼皮已快睜不開了,她還津津樂道如何幫小披薩餅店擺脫連鎖集團的壟斷,爭回經營牌照。

將三千本雜誌從小屋搬出來,分類擺放
我們「三人行」只有利用僅有的星期日了。一早出唐人街,先去旅行社辦理越南簽證;然後到雜貨店買菜買肉買米,去燒臘店買叉燒;把東西放進車後廂,再步行去聖嘉芙琳大街。在Chapters書店駐足,以會員特價買了一本《改變世界的1001個重要日子》,大女兒又買《越南旅遊指南》和《香港25景點》送我。她告訴我星期六晚上燒掉了微波爐,所以決定去買一個好的回來,因為,我們不會烹飪,沒有了微波爐就什麼戲法也變不出來了。回到家裡,小女兒又忙著弄下星期的菜餚,星期一是薑絲炒雞;星期二是豉汁雞球;星期三是梅子蒸排骨;星期四是焗雞腿;星期五是榨菜蒸豬肉。還有節瓜湯、羅宋湯、番茄馬鈴薯肉碎湯。加上叉燒、越南紮肉、臘腸、牛肉丸,總之,是挺豐富的。也夠她忙的了!又跑到樓下開洗衣機,先洗我的幾套骯髒的工作服,再洗其他衣服。她們異口同聲:媽咪打電話來,再三催促老豆去打流感預防針!還有,雪櫃裡的生果為何原封不動?

將時代雜誌、新聞週刊分類排放在地下室
我原先訂下的一大堆計劃,一件也沒完成。父女三人將二、三十紙箱3千多本雜誌從後園小屋搬到地庫,累得大家直喘氣,說不出話來。然後又逐一拆箱,把大疊紙箱擺平就是一項大工程。我將數十種中文雜誌分類排放在地下室,堆積起來也頗可觀,女兒找來相機,一個角度一張,竟拍了近20張,上「臉書」Facebook寄給媽咪看,她來電話:你們三父女把我家變成書山,哪裡還有空間走動?

我當然保證在赴港之前,一定把書山拆平。如今計劃哪個角落能騰出空位再添置幾個大書架專門放雜誌。畢竟,這還是血汗錢買回來的,本來打算捐給圖書館,誰知人家還說要考慮是否有收藏價值,並要我自己掏腰包出幾百塊錢運費送去,我屈指一算,僅當年書價就幾萬,贈送還沒人要?上星期六晚與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一起赴文化宮出席台山寧陽會館成立5週年晚宴,散席後到伍老府上,研究《伍兆職詩詞集》排版事宜;相信不久的將來,第3本詩友個人專集將面世,可喜可賀!利用赴宴前一個小時,匆匆趕往紫雲的雜貨店,先幫她安裝繁體中文字體,並討論每期《詩壇》組稿細節。她一個人又看店,又寫稿,又編稿,又趕出去唐人街代《筆緣》派發稿費,也夠忙碌透了。我希望她保重身體,不要累壞。我是過來人,能偷閒時且偷閒,因為永遠有做不完的活,但沒有永遠花不完的精力。我這幾年的體力就有明顯的變化,精神不集中,記憶力差,每期編稿、打字總是出錯,連譚公上期詩句「古今國寶賴吾修」,我竟將「修」字誤植「珍」而出韻了。
(2008.11.14《華僑新報》第92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