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382篇:《詩筵》

2004年元日,新正歲首,日麗風和。「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仝人,假座唐人街富麗華酒家,舉辦迎接新年的元旦詩筵。這是一次別開生面的文人雅集,騷壇佳話,值得賦詩留墨為誌。
是晚,詩會筵開兩席,在座諸君都是能詩善寫的佼佼者。首先由譚銳祥壇主致詞,歡迎大家光臨,雖然酒薄菜粗,聊表心意耳,希望詩友多喝幾杯,並衷心祝福諸位身體健康,萬事勝意。

隨後筆者逐一簡單介紹到會嘉賓,有久仰大名、素未謀面的新朋友,有日理萬機、默默耕耘的老詩翁;有虛心探索、努力學詩的青年,有享譽馳名、退而不休的前輩。他們對中華傳統文化的熱愛,對古典詩詞之傳承,對國粹瑰寶之弘揚,其真誠令人感動有加,其執著教人肅然起敬。

居於首都渥太華的莫愛環女士,因右手受傷,未克出席,特用左手寫了一首七絕傳來,人雖沒到而詩先到,誠屬難得!因忙於出埠未返滿城的任宏謨博士,是精於漢俳的高手,可惜趕不及赴宴。另一位未能到會的,是集詩書畫於一身的醫學搏士寒門書生,我們再用手機催請,但因家裡有客而缺席;猶憶東坡樓雅集即席揮毫,轉眼四年矣。風塵僕僕,專程由多倫多趕來赴會的子漢先生,負責晚宴之攝影、錄像,穿梭於席間,忙得不亦樂乎;他還特地訂了一個蛋糕,上面寫著「魁華詩會元旦聯歡」,並送給詩友月曆卡備用。他來去匆匆,馬不停蹄,翌日便返回多市。

首次瞻韓的,是國際知名的地質學家盧煥章教授,彬彬有禮,和藹可親,絲毫沒有名流架子,給人留下謙謙君子之美好印象。縱橫電影界數十年的蘇朝大姐,談笑風生,心直口快,詞鋒爽朗,她筆下寫過多少劇本,精彩對白是她的專長。法國里昂化學博士何宗雄校長,動手術出院後精神飽滿,體康復元很快,還剛去了一趟溫哥華,堪稱老當益壯。另一位長者是雷一鳴先生,寫得一手好書法,滿腹詩書,出口成章。來自東北的汪溪鹿先生和夫人黃明嬋女士,對詩會的支持不遺餘力,提出不少有建設性的好主意,是詩會的諸葛孔明。雖然年紀最輕的耶律君沒有到會,但宋非相信比耶律更年青,他酷愛寫詩,認真研究,一絲不茍,從他身上看到詩會明日的希望。

最難得的,是《華僑新報》張健先生、潘潔心社長、嚴一諤主編、華韻藝團曹瑾團長在百忙中抽空赴宴。他們對詩會的一貫支持,大家有目共睹,「詩壇」能堅持辦到今天,他們之功不可沒。最後幾位,便是詩會的台柱:伍兆職詩翁、懷石兄、海語先生、雪梅君,他們從創會開始,就一直勤奮創作,孜孜不倦,從未間斷,寫下大量好詩詞,《滿城賡詠集》中,他們的詩作佔了極大篇幅。而出錢出力的,首推詩會的領袖譚銳祥壇主,是晚的宴席,所有費用都由譚公支付。

詩會成立四年多來,舉辦過無數次雅集,每次都少不了即席作詩,有抽籤抓籌,分韻成詩;有集體聯吟,每人一句;有輪流落筆,即席揮毫。例如慶祝《華僑新報》五百期時,用「祝華僑新報伍佰金期聯歡」十一個字抽籤拈韻,規定首句末字必須用分得之字起韻,絕、律無妨,五、七言不拘,散席前交稿。是晚也不例外,但沒有分韻,沒有硬性規定要用某字入詩,沒有聯吟,體裁不拘,各自發揮,唯一不同的是,每人都分派一張「2004年元旦詩會晚宴即席」的白紙,出席嘉賓之名字已寫在紙上,也就是說:不得豁免也!只見大家邊用餐邊用腦,又飲酒又吟哦,從子漢先生拍攝的相片和錄影帶,可以看到每位詩友聚精會神、搜腸索肚之實錄,十分珍貴有趣。

首先交稿的是伍兆職詩翁,唯一撰聯的是嚴一諤先生,除了懷石、雪梅、白墨三位作七律,其餘都是五絕、七絕,冰玉女士作八言詩,也屬首創。由於體裁不拘,黃明嬋女士作發言稿,曹瑾女士作賀辭,都是真情流露之作,十分可貴。我收齊詩稿後逐一朗讀,眾詩友報以掌聲鼓勵。蘇朝大姐還即席朗誦了著名詩人余光中的新詩──《鄉愁》,令聽者回味無窮。曹瑾的歌聲,將晚會的氣氛帶入高潮。加上魔術師燃放的煙花,子漢先生和張健先生的相機捕捉到璀璨的剎那。

蘇朝大姐將莫愛環女士的七絕複印,分派詩友留存。何宗雄校長也複印了他的豆腐廠址之地圖,邀請詩友們下週末晚上攜眷到他那裡雅集聯歡。雷一鳴先生即席分派保健指壓法。汪溪鹿伉儷分派《魁北克愛情歌》,率眾為一月份生日的朋友唱法語生日歌,恰好在座有一位是1月5日出生的,他就是張健先生。如此融洽之氣氛,如此充滿詩意、關懷的環境,人生難得幾回見也!

子漢先生在席間催促壇主早日出版《譚銳祥詩集》單行本,希望今年能付梓。大家還對向外省的詩友們致以新年之祝賀。我回來後將雅集詩作傳出,隨即收到溫哥華李錦榮詩友步韻兩首。並收到子漢先生快郵寄來一大疊詩筵相片。由於今期稿擠,子漢先生哀悼歌后梅艷芳病逝的《一翦梅》和感賦伊朗大地震的《破陣子》,以及其他詩友的多首大作只好押至下期才能夠發表了。
(2004.01.09《華僑新報》第67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