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第441篇:《吟侶》

喜接敖詩豪先生正月初六夜於福州寫的長信,秀麗的字體、真摰的感情洋溢紙上,捧讀再三,愛不釋手。敖先生在信中說:「往事如煙,憶余在滿地可半年,收獲最大者,非領略異國風光,乃結識先生及眾詩友並神交之遠老師。先生那天下午親臨林肯大樓探望及邀余至貴府做客,此情此景,歷歷在目,終身難忘;之遠老師,雖未曾謀面,然其雄才大略,體現於詩文書信中,亦令余嘆服。余才疏學淺,難得你們如此器重,乃平生之大幸也。魯迅語: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確也!」令人難忘之往事湧上心頭,思維又回到林肯大樓相聚的2001年5月26日。這段珍貴的詩誼,銘刻五中,留在詩句裡:「他年剪燭同追憶,林肯樓頭史話長」。關於向敖先生索詩稿,他在信中回覆道:「時下大陸腐敗現象觸目驚心,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令余何有吟詩之閒情逸致?」

以詩會友,因寫詩而結識,這騷壇佳話足以平生回味。數十本日記中,記下了一段段回憶:

1995年6月間,開始與譚銳祥先生在報章上唱酬,直至1997年3月16日於名都閣魁華作協成立晚會上才首次「瞻韓」,1999年11月6日與懷石兄一起創立魁華詩會,這段詩誼至今整整十年矣!

也就在那天晚上,首次與神交十幾載的蘇朝大姐相見,方知我家中多方印章是蘇大姐的夫婿、著名金石家陳渥先生親手刻的;陳先生又刻「白雲底下墨耕忙」閒章和畫一幅「牡丹」相贈。

與伍兆職先生於2000年2月26日首次於東坡樓酒家晤面,五載詩壇攜手,忘年筆誼交心,不枉此生。伍先生仗義執言,打抱不平,深受感動;我多次謁「于遠樓」,飲酒聊天;此情比金堅!

與懷石兄首次見面是1997年6月30日香港回歸前一天,我按址拜訪「磨瓚坊」,聆聽古玉鑑賞心得,並一同赴「五知堂」應寒門書生之約;八年來,這段詩交歷久彌新,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與雪梅兄首次相晤是1996年11月30日於名都酒樓《華僑新報》300期晚宴,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雪裡紅梅是位女紅顏。彼此神交紙上超過廿年,能維持這珍貴詩誼,還是一個「緣」字。

與汪溪鹿先生筆墨詩交多年,首次相見是2001年9月15日晚於金豐酒家出席伍兆職先生70壽筵,汪先生進入詩會後,作詩靈感如泉,並於2004年7月24日邀眾吟友赴其「鹿鳴園」雅集聯吟。

鄭石泉先生是通過報社給我寄信和詩稿,我於2003年2月4日覆函和奉上《滿城賡詠集》,鄭先生收到後來電話,2003年6月24日於紅寶石酒家譚銳祥壇主76歲壽宴席上首次與鄭先生見面;後來遷居緬尼多巴省溫尼伯,但詩作源源不斷,還用電郵交稿,是詩會中創作量極大的一名健將。

詩壇於2001年5月11日第73期刊登海語兄的《春色滿城》,並刊出譚銳祥、伍兆職、湄江客、白墨步海語《春色滿城》的和詩;首次見到海語兄是於2001年6月25日譚銳祥壇主74歲壽宴上,近二百期來,海語兄默默筆耕,每週一首,從未缺稿。他也是詩壇中少數擅長五言律詩的創作者。

首次拜會譚健民先生是2001年6月10日出席滿地可中華會館第六屆全僑公祭大典會議上。2001年8月24日詩壇第88期首次刊登譚健民先生兩首七絕《偶感》,四年來譚先生在百忙中筆耕不輟。

首次拜會雷一鳴先生,是於1999年5月29日出席蒙城中文學校廿週年校慶暨學期結業典禮上。

首次拜會何宗雄校長,是1997年5月17日,赴維生豆腐廠參觀魁北克華人藝術家協會演出綵排,後來每次雅集都有聚首,眾詩友於2004年1月10日參加維生食品公司成立20週年晚宴,並聯吟一首鶴頂格七律相贈。何校長「可余亭」落成,眾詩友紛紛作詩祝賀。蒙他的厚愛,推薦我出任魁北克中華文化教育學院之教席,可惜我俗務所纏,分身乏術,掛個虛名,尸位素餐,愧不敢當。

與子漢先生之認識超過十年,早在他為詩壇投稿之前;2001年12月,他向詩壇寄來第一首七絕《秋雁》,刊登於詩壇第104期;2003年初他遷居多倫多,但每週詩稿從未間斷;子漢先生熱情好客,親切待人,與詩友經常撥長途電話,噓寒問暖,是任何與他交往過的朋友所難以忘懷的。

與姚奎先生結識多年,2001年除夕,與詩友海語先生、伍兆職先生到姚奎畫室拜訪畫家;並在他家吃了一頓團年飯;知悉姚奎先生遷居溫哥華,滿地可畫壇、文壇、詩壇朋友們於2002年4月6日假座明園酒樓為姚奎先生餞行;4月27日,與伍兆職先生在東坡樓請姚奎先生飲茶,然後一起到舍下聊天,姚奎先生在書房為我畫了速寫,又為伍兆職先生畫素描,還將一張《老城風雪圖》相贈,這些交往,都留在詩句中。今年2月6日觀看《故鄉戀》春節晚會,休息時才喜知姚奎先生就坐在我後排;大年正月初一,我們有幸在富麗華一起吃午飯,闊別歷時三載,畫家風采依然。

與李錦榮(澹能)素未謀面,是懷石兄將他的詩稿和電話號碼給我,聯系上後就傳來詩稿,於2003年1月24日詩壇第161期開始刊登他第一首七絕《溫湖》,兩年來他發表的詩已超過300首。

溫尼伯的李永洪兄、區家相兄、陳自邦兄,渥太華的莫愛環詩友,溫莎的馮燕薇詩友都未曾見過面,但一直有詩作寄來。近幾個月來有多位新吟侶加盟詩壇,除了寫武俠小說的王建華,還有遠在北京的北極狐,以及每週堅持投稿的紫雲,她們的支持,給詩壇增添新力軍,難能可貴!
(2005.03.04《華僑新報》第7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