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5日 星期日

白墨精神(伍兆職)

前言
廣州老伯在多倫多》博客開闢專欄《白墨傳奇》,乃是很好的構思和一件很有意義的事,謹此向網主黃伯華先生致敬。以下諸位文壇前輩:張清之「白墨寫作與奉獻精神」、許之遠之「顫慄的場景、不枉的人生」、劉家驊之「我不認識的白墨先生」、鄭懷國之「懷」「才」不遇、江麗珍之「老同學白墨」、海語之「當代文才白墨」、蔡麗華之「謝謝你!白墨」、紫雲之「詩詞路上一君子」等等,正是百花齊放,萬紫千紅;琳瑯滿目,美不勝收。我完全同感,今僅能補充幾點而已。


二十幾年前,白墨已經常在各報刊上發表文章,又是專欄作者。乃文壇精英,素負盛名。而他在《華僑時報》之專欄「白墨在此」,簡潔有力,詞鋒中肯,讀者喜閱,素獲好評。 當年作家協會,公選他為副主席。眾望所歸,勝任愉快。不意後來發生了些不愉快之事。但也因此令人益增對白墨的認識、支持和尊敬。所謂清者自清,受氣(欺)人納福。白墨為人光明磊落,才華出眾,始終都獲得人們的肯定和敬仰。


就是因為他的才華,我對他心儀已久,但有幸認識他,還是在1999年11月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之時,由壇主譚銳祥兄介紹相識的。我們一見如故,還有相逢恨晚之感。說來真好笑,心目中的文人雅士,原來不是西裝革履、道貌岸然的長者,而是T-Shirt 牛仔褲波鞋、熱情、隨和的中年人。又以為他是學士身份,原來他與我同病相憐,並無機會受高等教育。而他之博學多才,高深知識,全是他聰明勤奮、自修苦學得來,這更令人不勝敬佩也。他家中藏書之多,簡直如一小圖書館。一千幾百元一套書藉,或幾十元一本書,合意便買,面不改容。


吾雖對古典文學情有獨鍾,但由於根底不好,所以前時所作之詩詞,間有出錯之處。但自從入了詩會而在詩壇主編白墨先生之指教,並承他賜贈多本書為參考下,獲益良多。今經9年之努力,總算沒有白費吧。白墨還教我電腦,幫我裝設網站,還鼓勵和協助我將來出書。我們由萍水相逢,而成為莫逆之交。他當為吾之良師益友也。


白墨尊師重友,常說一日為師,終生為師。珍惜友誼,助人為樂。他與四、五十年前的老師和同學,一直都保持聯絡,親切來往。就說他這次度假途中,適遇天氣惡劣,航機多臨時轉期,以致行程大亂,又適生病。但他在這緊急的情況下,仍不肯放棄任何機會,而設法沿途會見多位老師和學友,及影相留念。真是義重情長,難能可貴也。


白墨在書房的時間,多過在睡房。義務主筆《麗璧軒隨筆》專欄和主編《詩壇》而廢寢忘餐,不辭勞苦,還要損失工資。因為每星期三晚,他一定要請準提前二、三小時放工回家,才可及時整理稿件寄往報館發表也。十多年來單是損失此工資已不少,休計其他時間和精神了。


當年戰亂,災難臨頭,環境迫人,白墨、惠茵這對戀人,被迫勞燕分飛。白墨逃亡海外,两袖清風。全憑一顆愛心、一枝妙筆,寫了幾百封情信,感動了惠茵的芳心。两人情比金堅,有情人終成眷屬。鸞鳳和鳴,夫唱婦隨。又有两位前程似錦、聰明伶俐的孝順女兒。白墨有一個如此幸福甜蜜的家,夫復何求?祝他們永遠都是一樣的家庭幸福,身體健康。

2008.12.30於加拿大蒙特利爾(滿地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