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5日 星期日

白墨寫作與奉獻精神(張清)

白墨、盧茵是筆名,他的原名盧國才。1953年5月19日出生於柬埔寨金邊,原籍是廣東揭陽縣人,在柬埔寨金邊端華中學完成高中教育,足跡遍及越南、泰國等地。曾住過泰國柬埔寨難民營,1980年2月1日移居加拿大,現居魁北克省蒙特利爾(滿地可)。

詩人白墨聰明過人,有著廣博的知識,精湛的古典文學造詣,博古通今,通曉英、法等多國文字,是具有文學才華,有所作為的知名詩人、作家。他喜愛書卷,才氣洋溢,醉心於寫作,重視資料的搜集、整理、歸類保存,擁有豐富的藏書與井井有條的藏書室。我總認為學無先後,達者為師,他的苦學鑽研精神驚人,精通詩詞韻律,無師自通的進入古典詩詞的吟哦、寫作天地,發表的詩詞作品,韻律嚴謹,有內涵與藝術性。

詩人白墨精力充沛,文思快捷,下筆如有神,有典有據,資料翔實,海闊天寬,「不盡長江滾滾來」,信手捎來,一氣呵成,皆成文章,已寫出一片亮麗的天地。

詩人白墨敢恨敢愛,謳歌民主自由,鞭撻專制暴政,是寫作的多面手,新詩、散文、小說均寫得一手好文字,尤擅於古典詩詞,青出於藍勝於藍,有些作品,可與唐詩宋詞媲美;值得指出的是:他與時俱進,電腦寫作,如虎添翅,每週都有詩詞及專欄文章見報,寫作精神動人。

詩人白墨堅持業餘寫作,亦工亦文,每週一至五打份“牛工”,在提倡舊詩詞,弘揚中華國粹方面,精益求精,全神投入,作出了出色的貢獻。

1997年3月16日,魁北克華人作家協會成立,他當選副主席,後因故退出。1999年11月6日,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創立,他出任《詩壇》主編,負起繁重而又瑣碎的義務組稿、打字、編務工作;而《詩壇》能堅持至今的如常出版,越辦越好,與他的出色奉獻工作是分不開的。每週一期,由剛開始的三、五首,到現今的20多首,詩詞之作,琳琅滿目,美不勝收,經常見報的詩人有:譚銳祥、伍兆職、白墨、子漢、鄭石泉、雪梅、懷石、海語、李永洪、李錦榮、莫愛環、汪溪鹿、馮雁薇、譚健民、何宗雄、雷一鳴等,目前詩壇已出版314期,一年四季,風雨冰雪不改,每週在蒙特利爾市《華僑新報》刋出;由他組稿、打字、編輯出版的《推敲集》、《吟唱集》、《滿城賡詠集》及續編、《滿城賡詠集》(312期合訂本)。這幾本詩詞集的出版,是一件艱繁而又耗精力的事,凝結著他的無數心血,是詩友的心血結晶,也是北美詩壇中一株鮮豔奪目的奇葩,具有影響力的詩壇出版刊物。

詩人白墨在《滿城賡詠集》312期合訂本的「編後」,以調寄《東風第一枝》的詞章指出:「天涯海角,揚國粹」,六年如一日,「滿城賡詠,點滴是」心頭血,《滿城賡詠集》厚冊出版,《詩壇》主編白墨付出的心血是感人的,該詩壇壇主譚銳祥,在步鄭石泉詞丈「有感白墨忘我為《滿城賡詠集》操勞」原玉,表彰詩人白墨:

騷花招展鳳凰鳴,六載雲封曙色呈。
律韻唐聲遵聖道,嚴詞宋格醒詩魂。
洛陽紙貴文風起,吟海情深鷗鷺盟。
永夜編更酬筆侶,持籌枵腹不求名。

許之遠先生在《序》文中語重心長的指出:「賡詠成集,諸君子勤於詩作固為主因;盟主譚銳祥提倡風雅與有力焉。主編白墨盧國才,300期詩壇從不間斷,焚膏煮字,催稿校正,日以繼夜,6年以來,未50而視茫茫而髮光光矣。」我也覺得白墨姻弟的體康曾亮過紅燈,應十分關注及重視自己的健康才好。人生短暫,值得全力而為的事不少,然而,一個人的時間、精力畢竟有限,應給自己多留點空間、精神、休息,千萬不要掉以輕心而過於操勞消耗精力,以致影響身體健康,善莫大焉!

喜聞《滿城賡詠集》合訂本面世(內集五十位詩友作品,具有收藏價值),我以「心血結晶巨冊,詩書比人長壽」祝賀。

詩人白墨在1996年中秋前夕,開始在《華僑新報》開設《麗璧軒隨筆》專欄,其文引人入勝,文筆生動,資料翔實,內容充實,題材廣泛,言之有物,敢說心裡話,具文采、知識性、可讀性,每週一篇以二字標題約二千字左右,10年來從未間斷,至今已積累485篇,如去年4月間他寫的《日相》一文,列舉自1885-2005的120年間,日本總共更換56位首相,歷經88任,列出每位首相的任期多少、出身學歷、逝世時幾歲等並加簡析,如今健在尚在任的小泉純一郎(第84任、第88任超過1460天,三代從政, 63歲),今年1月12日他發表的應時文章《肖狗》(世界肖狗名人知多少?),又是值得一看的文章。他尚在加拿大《緬省越棉寮華報》發表詩詞及專欄文章,在美國「多維新聞網」發表專欄文字,盼早日看到其500期單行本的出版。

詩人白墨經自行打字編輯出版《泣歌》新詩集(圖文並茂,蒙他贈送不同版本),最近出版《無墨樓吟草一千首》,收錄他20多年、尤其近十年來舊體詩詞一千餘首,第一篇《浪淘沙──展望故鄉1974.8.24》,最後一篇《東風第一枝──《滿城賡詠集》312期合訂本編後2005.12.28 》,陳老(國暲先生)的词評:「有墨客多情,盧家才子。一卷吟草,倩楓林染醉」,我有同感。蒙他偕家人於2006年元月間來多倫多之便,親臨寒舍探訪、攝影留念並贈《吟草》詩集,隆情厚誼,彌足珍貴。我曾於1994年《再致白墨詩人信札》中說:《吟草》,已没有《泣歌》詩集的「殺氣」,也少「血腥味」,只有祥氣;時光流逝,詩人也在變化中,人活著總是可愛的,春花秋月,楓紅雪白,歲月無情,人間有愛,文學天地寬。每週四我欣讀白墨姻弟(她的姐姐盧淑貞是我的弟婦),從電腦傳來的見報前《詩壇》詩詞及專欄文章,先睹為快,不亦樂乎!

安省端華中學校友聯誼會於多倫多成立,白墨欣然填詞《滿庭芳》祝賀:

桃李成林,春風化雨,端華母校流芳。漢聲傳播,百載樹人忙。哺育莘莘學子,番邦外、國粹弘揚。猶思念、恩師教誨,心血孕賢良。

淪亡!經洗禮、紅潮赤禍,起落滄桑。嘆災劫餘生,浪跡他鄉。幸有群英聚首,籌組會,硯友增光。同窗誼、真金考驗,祝地久天長!

詩人白墨全力以赴的提倡舊詩詞,出色的發揚光大唐詩宋詞於中土之外,使古典詩詞之薪火相傳不熄,是值得表彰的;他孜孜不倦的寫作精神,更是感人至深、難能可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