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1日 星期三

第676篇:《秋懷》

一雨成秋,才10月,還沒有到萬聖節,已寒風襲人。氣象台預測今晚氣溫會激降至零度,並將有雪。賞楓時節很快就過去,雨中朦朧的秋景,煙靄迷霧,像一幅彩色山水畫,充滿詩意。不同的心情,對秋天的愛與憎也迥然不同。以平常心看待事物,換一個角度去欣賞秋風秋雨,就像用不一樣心境去面對逆流困境,原來也不外如此,沒啥大不了。深秋懷念遠人,對景吟秋,但不必悲秋。

汪溪鹿先生已好幾個月沒有提筆,也沒有參加玉瓊樓雅集和可余亭雅集,他的身體欠佳,有空將約同詩友們前往鹿鳴園探望。紫雲兩週前回國,這幾天應該回來了;她已兩期沒有寄來詩詞,相信旅遊歸來,一定有大量作品見報。信天翁已一個月沒有來稿,昨天喜接大作,如獲甘霖。海語兄自500期來只見兩首詩,期盼佳作源源不斷。懷石兄惜墨如金,能收到一首詩已成珍品。李自然先生自今年4月回國,半年來不見詩作,念念!李永洪兄也已3個月沒有寄來詩詞。還有劉家驊先生、李廣德先生、于文先生、墨浪先生等,都很少傳來大作。冰玉很認真做學問,寫筆記,她一有空會寄來詩詞。何宗雄校長、雷一鳴先生,也已經幾期不見傳真詩作。遠在上海的胡楠仁詩兄,作詩靈感奔放,不遜當年。喜見山菊寄來一疊詩稿,還有馮雁薇、莫愛環兩位詞家,偶爾也會寄來一些近作。幾位端華同學:江麗珍、蔡麗華、關不玉、姚洪亮,都不斷來稿支援,同窗情誼殊知可貴。

譚銳祥壇主本週末將啟程前往香港,專程為秋季商品交易會遠赴廣州,然後返家鄉,11月9日才回加拿大。十週年會慶本來安排在11月7日,只好押後舉行。愛城曾習之、廖如真老師夫婦也將於11月3日飛香港,11月24日赴柬埔寨金邊,出席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會員代表大會,我這掛名的副秘書長,一次會議都從未參加,實在遺憾又慚愧。來自全球各地的端華同學屆時將聚集金邊,拜訪母校,我除了隔洋寄詩致賀之外,唯有默默祝福同學們旅途愉快,一路順風!

金秋是收穫的季節,欣聞「端華同學通訊錄(第3冊)」將於年底在汕頭付印出版,內容豐富,圖文並茂,喜見同學們紛紛撰稿,編委江麗珍、蔡麗華兩才女挑大樑,令我隱約看到未來《端華文集》結集成書的一線曙光。端華同學雖然離開學校四十年,同窗情誼深厚,是值得謳歌讚美的。

上期《詩壇》喜讀法國姚洪亮學長五律「送兒赴英國劍橋求學」,感觸很深。同學們為了下一代的教育,的確可以用「嘔心瀝血」四個字來形容,幾乎所有同學的孩子都唸大學,很多都取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並在德育方面更注重品格修養,令我們感到欣慰。在故鄉柬埔寨金邊的邱佩明同學,還將兒子送到美國加州留學,為了孩子的前程,做父母的已經傾盡全力,值得自豪驕傲。
出席大女兒嘉珈蒙大法律系畢業典禮
上週四晚,我向工廠告假,赴蒙大參加長女法律系畢業典禮。這是繼2005年6月1日赴麥基爾大學參加她的國際金融系畢業典禮後又一次出席盛會。她的姨媽和舅父答應明年前來加拿大,目睹她上台領取律師執照。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這個壓力很大,她為了應付一輪又一輪的考試,已經幾個週末都到麥大妹妹的校舍溫書,又厚又笨重的法律書,一大本一大本啃下肚,律師樓還不斷要她尋找案例,我叫她11月份起,全面停止工作,為了12月的大考全力以赴,未來的日子不好過。

我也是千篇一律,乏善可陳,每天呆在工廠,流水作業,回到家是凌晨6點,匆匆上樓休息;10點鐘準時起床,沖涼後就對著電腦,午飯後再搞一點詩壇組稿,下午兩點前再小睡,4點起身,喝杯咖啡後開車出門,抵工廠近5點,每週5天,風雨不改。星期三一早9點鐘,老伴一定喚醒我寫稿,先將《詩壇》定稿,然後到地下室,靜悄悄的環境下,沒有電話鈴聲,沒有傳真機響,聚精會神趕寫隨筆,往往到了下午兩點才完成。所以掛一漏萬,經常有錯別字或遺漏,像上期《長壽》一文,竟漏了一大段,包括季羨林、李作鵬等超過90高齡的名人30幾位,發現時已經太遲了。

朋友問我,今年秋天去不去賞楓,我說已來不及。戶外活動除了去摘蘋果兩次,哪裡也沒遠行。週末逛書店,是我的必選節目,那天買了「世界文化遺址名錄」厚832頁,收進了自1978年起到2008年止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評選出的878個遺址,彩色印刷,十分精美,很有參考價值。加幣上升後,心理關口常被書價迷惑,加幣45元,美金35元,這個差距令我把書本放回原位:「開車去美國購買!」結果當然沒有去,聽朋友說邊境汽車排長龍,要等兩、三個鐘頭才能過境,我還是寧可買貴書,又乖乖折返書店,在櫃台付款時,還不忘記嘮叨一番:美元貶值,書價為何還不減?

外面秋風橫掃,落葉滿街,花殘樹禿,一片蕭瑟景象。還是留在家裡溫暖,躲進地下室,讓四璧書架包圍,心情會變得踏實些。寫這篇隨筆時,偶爾看到書桌上有一本「台山寧陽會館成立特刊」,上面有伍兆職詩翁的聯句「寧懷昔日桃園義,陽暖今朝楓國情」,就取篇名為「秋懷」吧!
(2009.10.23《華僑新報》第97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