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第424篇:《會慶》

翻查1999年日記,11月6日(星期六),天氣晴朗,中午開車出門,12點45分抵唐人街,一點正到東坡樓,譚銳祥先生已在座,懷石兄隨後抵步。我們一面飲茶,一面商討組織詩社之事,直到下午四點許才散席。原來擬定成立「滿城詩詞學會」,譚公建議加入「研究」二字,認為我們大家都是在詩路上探索,互相切磋詩藝、研究推敲,最後定名為「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並決定以譚銳祥、劉振利、白墨三人聯名為發起人,由我負責起草「緣起」,下週見報。初步計劃先向《華僑新報》投寄詩稿。由於寫詩的朋友不多,必須由我們先帶頭,我則在專欄為文介紹。

詩壇》自1999年11月12日在《華僑新報》第455期開始試刊,連續五期。1999年12月17日才正式刊出第1期。當時每期充其量只有十來首,而且寫的人很少,來來去去不外三、五位,真可以用「濫觴」來形容。第35期時,詩會出版《推敲集》,將九個月中四百餘首詩詞結集成書。2000年11月10日《詩壇》第47期,正值詩會成立一週年,只有四、五首詩詞祝賀。2001年11月16日《詩壇》第100期,祝賀詩詞有14首,並於《華僑新報》第561期刊登「蘭陵王」半版賀詞廣告;本欄寫《詩刊》,並作《詩壇百期賦》。2002年11月1日,《詩壇》第150期,刊出紀念特刊,本欄寫《詩慶》,詩會並出版《滿城賡詠集》,《華僑新報》第610期刊登半版賀詞廣告,賀聯是譚銳祥壇主所撰:「三載傳薪同憂樂,百期賡詠共始終。」《詩壇》第200期,專輯詩詞聯句共20,詩友聯名刊登祝賀廣告,賀聯由譚銳祥壇主所撰:「筆侶無猜憂樂共,吟儔有道苦甘持」回顧這五年來崎嶇坎坷的詩路,除了感慨萬千,更相信這是海外文壇創下之奇蹟。

適逢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五週年之際,曾做個統計,「詩壇」在《華僑新報》出版253期加上剛開始的試刊號五期,來自各省各地共有50位詩友發表過詩作,總計4037首。下面是五年來的詳細成績單,按發表數量排列,使用多個筆名者只取其一,(由於版面關係,恕不稱呼):

伍兆職670首,白墨573首,譚銳祥334首,李錦榮(溫哥華)330首,雪梅248首,鄭石泉(溫尼辟)203首,子漢(多倫多)195首,海語192首,李永洪(溫尼辟)147首,汪溪鹿140首,懷石120首,胡楠仁(現居上海)105首,陳國暲(汕頭,現移居美國)97首,許之遠(多倫多)86首,譚健民70首,薛世祺(法國)61首,王大沐60首,何宗雄53首,莫愛環(渥太華)49首,曾習之(愛民頓)45首,耶律35首,李少儒(泰國)35首,雷一鳴28首,曾錫雄(中山)20首,敖詩豪(福建)19首,郭燕芝(香港)16首,區家相(溫尼辟)14首,馮雁薇(溫莎)13首,吳瑞琪13首,陳自邦(溫尼辟)12首,姚奎(溫哥華)11首,李晨青(現居上海)11首,林盛羽(愛民頓)6首,曾廷昌(溫尼辟)4首,冰玉4首,宋非3首,盧煥章(魁北克希庫蒂米)2首,蘇朝2首,嚴一諤,黃國棟(愛民頓)、白鷗、寒門書生、新移民、譚焯屏、關洲、金小音、伍婉嫻、鍾世山,王建華、劉源等詩友各一首。若平均以每首八句56字計算,未包括標題已超過22萬6千字。

上星期六(10月30日)中午,詩會八位理事在富麗華酒樓開會,除了總結五年成績,並一致通過出版《滿城賡詠集》250期合訂本,另附作者簡介、相片和書法墨寶於詩集前,作為詩會成長過程的里程碑,這心血結晶,豐收碩果,很有紀念價值。如果趕得及在聖誕節前付梓面世,將是今年一份最珍貴的節日禮物。書比人長壽,能將集體吟哦的四千餘首詩作輯印成書,留下人生鴻爪,是一件多麼有意義的賞心樂事。所以我必須抓緊時間趕工排版、校訂、列印,交給印刷廠。

今期「詩壇」為慶祝詩會成立五週年,出版紀念特輯,邀稿信寄出後,各方詩友大作如雪片送來,傳真機幾乎沒有停過。多倫多許之遠老師寄來兩首七律,讚詩會「殊方矗出傳承幟,帶領風騷及始今」;譚銳祥壇主以「四海珠聯咫尺近,萬山遠隔墨花香」來形容詩友遍佈四方;伍兆職詩翁除了寄來詩、詞、聯、賦,還寫長文發表;何宗雄校長在百忙中連夜作詩,星期三一早傳來,祝詩會「慶賀前程美,千秋國粹留」;很久未動筆的懷石兄寄來擬古「苦吟歌」,「無端禮失求諸野,不信關外少清流」,又寄來補記;海語兄一早就在網上電郵詩文,感嘆「五年詩會天行健,齊放吟花藝苑妍」;雪梅兄以「五載耕耘留碩果,千篇吟唱結蘭芝」賀詞相贈,並心重心長的感喟:「三生有幸同相遇,一席無猜共騁馳」;汪溪鹿詞丈以「浪淘沙」,子漢詞丈以「滿庭芳」,鄭石泉詞丈以「漢宮春」道賀;譚健民詞丈讚詩會「五秋勤種植,文圃百花盈」;遠在溫哥華的李錦榮先生寄來七律,每句都嵌入「詩」字,下了不少功夫;他並為文闡述作詩心得。

願詩會能歡度十週年會慶,詩壇能出版第500期,那已是2009年的事了。在此謹留下預言。
(2004.11.05《華僑新報》第7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