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5日 星期一

第192篇:《步韻》

其一
是凡人醉是仙,壺中日月夢中天。
惜芳猶愛暗香菊,獨潔惟尋不染蓮。
純樸詩心留筆管,陽剛墨韻貫靈乾。

買鄰季雅薰名氣,莫笑春花競媚嫣。
其二
俗是凡人雅是仙,只談風月不憂天。

有書有酒花叢客,無土無根淖裏蓮。
畫筆可清多筆債,詩文能賣幾文錢?

故鄉山水縈秋夢,買醉行吟獨弄弦。
其三
知足凡人樂勝仙,此生無愧有情天。

詩書萬卷貧何怨,水酒三巡賦易連。
醉裏疑追蕉鹿夢,驚時苦遇虎狼年。

黃河難有澄清日,蠅點沾污豈掛牽?
──次韻步和胡楠仁君凡仙三唱

詩友唱酬步韻,乃吟壇雅事,始於唐代白居易與元稹的互相唱和(“和”字在此讀“賀”而不讀“禾”)。三年前本欄曾寫過一篇《唱酬》,就談到步韻,但有些朋友沒有讀到該文,問我能否詳述何謂「步」韻。適逢步和胡楠仁君《凡仙三唱》,又見近期詩友唱酬頗密,故寫此文。

步韻,就是指舊體詩詞創作時,用他人詩作韻腳的原字及其先後次第來寫詩唱和。若只作詩酬和,但不採用「被和詩」原韻,稱之「和詩」;「和詩」與「被和詩」同屬一韻,但不必採用其原字,稱之「依韻」,也稱「同韻」;採用「被和詩」原韻諸字,但不必順其次序,稱之「用韻」;採用「被和詩」原韻原字,且先後次序都必須相同,稱之「次韻」,也稱「步韻」,尊稱「步原玉」、「奉和原玉」等。狹義來說,步韻也就是步其原韻、原字、原次序的「次韻」了。

步韻是詩友間互相敬重的一種表示。不分長幼尊卑,只論詩情韻味,通過唱酬步韻,切磋詩藝,詩友間的感情逐漸融和,彼此加深了解,取長補短,詩誼日增。歷代詩人間的步韻,留下許多佳話,蘇東坡和黃庭堅兩人步和疊韻至四、五次之多,讀黃山谷全集近二千首詩中,次韻超半;杜甫《秋興八首》,清代錢謙益就步了十三疊,共計一百零四首,很難想像十三疊是怎樣步出來的,例如,《秋興八首》其一末句:「白帝城高急暮砧」,這個「砧」字要步出十三個可真費周章,錢謙益步成「萬戶秋聲息擣砧」、「誤聽刁斗作秋砧」、「樂府偏能賦槁砧」等十三個不同的「砧」字。毛澤東詩詞中,和詩共六首,但步韻不多,只有和柳亞子的兩首《浣溪沙》,是「步其韻奉和」,其餘都是不用原韻,那首和郭沫若的《滿江紅》,是押十七部入聲「依韻」。

日前喜獲九十高齡的薛世祺老師從法國寄來的《山水情唱和集》,他將一百零八首《自題山水盆景絕句》及五十二首《自題繪圖畫詩七律》向全球詩壇索和,兩年間共收到來自五大洲詩友近萬首次韻和詩,經挑選得佳篇二千首,結集成冊,洋洋大觀;其中有些詩是全部次韻步和,例如紐約四海詩社胡銳惕詩翁,一人就步韻和了一百零八首七絕、五十二首七律,令人嘆為觀止!

步韻唱和還有許多創新,有以七律步五律原韻,有以五絕步七絕原韻,有以排律步古風,有以律詩步詞韻,有以填詞步律詩,但被步和的,唯一之要求是不出韻,否則便很難步其腳印了。若一定要步一首走韻的詩,可以選擇其中某字為韻腳,一韻到底,題目則用「依韻」步和。我就曾於九五年間在報上發表過一首走韻的七律,記得當時那首詩押的是「四支」韻,我用了「期、詩、知、碑」等字,但又誤將「八齊」韻的「泥」字也用上了,自己還不知出錯,後來譚銳祥先生在報上「步原韻」和我,把「泥」字用「漪」字代之,令我十分感激;五年酬唱,獲益良多,溫故知新,喜看今天吟苑唱和熱潮正掀起,殷切期望出韻的朋友最終能回到格律詩的軌道上來。

步韻不是文字遊戲。詩壇上喜覓知音,欣獲共鳴,互相敬重,步韻過從,乃最清高境界,譚銳祥先生步和青青小妹妹,是攜幼扶持後輩之例,胡楠仁君步耶律君、冰玉女士,伍兆職先生步譚公,是真情流露,是友誼;懷石兄、耶律君步和海語先生,是詩友初交,拋磚引玉,本著切磋交友之宗旨,禮尚往來,確屬賞心樂事,至於被認為小圈子文學,那也是沒法子,畢竟寫舊體詩的人,百中無一,萬中無十,能躋身詩壇佔一席位,不敢說是鳳毛麟角,但也屬「以稀為貴」的了。若步韻能步出新天,讓更多年青詩友參與詩詞創作,解除青黃不接之危機,則功德無量矣。願以此文與諸君共勉!
(2000.05.19《華僑新報》第48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