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第456篇:《聯吟》

五月初四適值譚銳祥壇主七十八歲壽辰,翌日端午節,眾詩友應譚公之邀,出席唐人街君悅酒家壽宴。那天十分炎熱,酒樓的冷氣無法驅暑,豆大汗珠滴在紙上,是該寫點東西應景也。趁菜還未上,酒過數巡,有些醉意,我提議大家抽籌分韻,每人最少作詩一首,於是用《譚翁生辰歡筵詩朋揮毫聯吟》全部平聲韻寫成十二條籤,各人抽一韻,即席落筆。這一招可真殘忍,只見眾詩友紛紛停筷,聚精會神在斟酌平仄,絞盡腦汁在尋章押韻,頓時吟聲四起,又塗又改,加上酒入詩腸,汗如雨下,此情此景,畢生難忘!

眾詩友抽籌分韻如下:懷石兄得「譚」字(十三覃),譚銳祥壇主得「翁」字(一東),冰玉女士得「生」字(八庚),蘇朝大姐得「辰」字(十一真),伍兆職詞丈得「歡」字(十四寒),雷一鳴詞丈得「筵」字(一先),王建華俠女得「詩」字(四支),白墨得「朋」字(十蒸),曹瑾女士得「揮」字(五微),雪梅兄得「毫」字(四毫),汪溪鹿詩翁得「聯」字(一先),海語兄得「吟」字(十二侵)。

懷石兄得「譚」字:
逋客興來未過三,詩成幾句意猶酣。
東坡小聚衷情雅,君悅高杯況味甘。
六合悠悠懷李杜,八風娓娓嘆商參。

此中逸事尋誰問?壇主謙謙本性譚。

譚公得「翁」字:
難酬雅意賀愚翁,席上聯歡自不同。
六載賡吟如一夕,酒闌共唱大江東。

冰玉女士得「生」字成詩三首:

騷壇君悅聚精英,把酒吟哦靈感生。
原是詩翁祝壽宴,冰心一片見真情。

滄桑榮辱輕,歲月歷崢嶸。

最是人長壽,才高品獨清。

北極拱星祥開高令,南風送暖天頌精英。
親友滿堂祝翁康健,一杯紅酒傾眾人聲。

蘇大姐得「辰」字:
譚公情意真,美酒祝良辰。
古韻表心境,銳翁長壽春。

伍老得「歡」字:
譚翁華誕喜聯歡,壽比南山福海寬。
詩友親朋同暢詠,酒逢知己共杯乾。

雷一鳴詞丈得「筵」字:
譚公開壽筵,滿席笑沖天。
醇美香檳飲,詩翁福海延。

王俠女得「詩」字:
心興覺如日暮遲,又逢親友樂難支。
舉杯欲感屈子意,恰值譚翁華誕時。

白墨得「朋」字:
良辰君悅聚詩朋,炎夏溫馨暖若蒸。
誼厚酒香靈感放,心清韻美雅情增。
壽翁常健吟壇拓,墨侶多杯醉域登。

今日揮毫淋汗濕,各人停筷愣如僧。

曹瑾女士得「揮」字:
去國嘆遲歸,鄉愁墨毫揮。
商場長袖舞,健筆古來稀。

雪梅兄得「毫」字:
今宵君悅樂揮毫,吟侶心潮捲浪高。
祝福聲聲隨酒起,杖朝詩苑領風騷。

汪老得「聯」字:
祝嘏銳祥愛為先,犧牲小我結盟聯。
上天輔助無難事,福壽功成封聖賢。

海語兄得「吟」字:
端午長歌吟,一詩表誼心。
譚公七八壽,恭賀聽金音。

各人逐一交稿,王建華吟興正濃,將三個分別盛紅葡萄酒、香檳和干邑白蘭地之酒杯排成一列,口占七言曰:「壽筵美酒赤黃橙」,要大家聯吟,以「橙」字起韻,是押「八庚」韻也,眼看俠女靈感奔放,眾詩友奉陪到底。雪梅兄緊接第二句完成首聯:「同醉今宵雅興生」;白墨第三句起頷聯:「俠女騷人齊湊句」,懷石兄第四句對下聯:「龍舟角黍自揚聲」;海語兄第五句起頸聯:「歡天動地良辰慶」,伍老第六句對下聯:「把盞揮毫妙韻成」;汪老第七句尾聯:「一曲金歌君悅唱」,譚公第八句結尾:「詩壇吟侶喜同鳴」。起承轉合,一氣呵成,此詩壇佳話值得記下來。

詩會成立六年來,多次雅集都有抽籤抓韻,聯吟也搞過好幾次,例如:「賀華僑新報伍佰金期聯歡」分十一韻成詩十一首,洋洋大觀。聯吟即席揮毫很多,主要的幾次包括:「東坡樓雅集詩友聯吟」(六人),「癸未中秋詩友於無墨樓聯吟」(十人),「賀維生食品公司成立廿週年聯吟」(六人),「鹿鳴園雅敘聯吟」(八人)。這聯吟的文學活動別開生面,每個人的風格不同,將自己的詩藝獻出來讓大家分享,既要顧及承前啟後,又不能重覆使用已經被其他詩友用過的字,出上聯的人要是鋪陳複雜,對下聯的就要傷腦筋,而總結全詩精髓的尾聯,必須能起畫龍點睛之作用。

像這樣的雅集,在海外已經近乎式微,能發揚光大,就有賴酷愛古典文學的一群詩友去推廣,而報紙之使命就更加神聖。在這紙醉金迷的商業社會,報紙靠廣告維生,肯撥出珍貴版面刊登純文學的舊體詩詞,而不理會旁人的冷嘲熱諷,除了編輯的文學水平之外,還要有透視物質世界以外的精神世界之遠見。正如粵劇、京劇等國粹一樣,舊體詩詞畢竟是少數幾個人在弘揚,犧牲睡眠時間不在話下,任勞任怨,出錢出力,免費印韻譜、詩集贈閱,為的不是名和利,而是保護、繼承古人遺產,珍惜中華傳統文化。像這樣的義舉,怎麼會招徠非議?「文化」是什麼?「國粹」是什麼?

鑒於報紙版面有限,為了能讓每首聯吟詩作都能發表,又不影響今期詩壇大量端午節作品刊出,故唯有委屈諸位詩友,將大作擠滿本期專欄中,這是第456篇隨筆,題目就乾脆叫「聯吟」吧。
(2005.06.17《華僑新報》第7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