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第457篇:《角度》

政體》一文發表後,就聽到有不同的聲音,對一黨專政的中朝越古,不同角度有不同的評價,是很正常的。觀點與角度,可以令相同的事物變成完全迥異,就像六萬多票當選的香港立法局議員梁國雄(綽號「長毛」),有人罵他是「搞搞震」的麻煩製造者,有人讚他是敢捋虎鬚的硬骨頭。魁北克獨立之父拉維克,在魁省人民心中是頂天立地的英雄,但在加拿大人眼中,是搞分裂的罪魁禍首。對毛澤東、金日成、胡志明、卡斯特羅之評價也一樣,以此類推,被美國視為頭號恐怖份子的賓拉登,以及淪為階下囚的薩達姆,在他們的支持者心中肯定是了不起的人物。

有人痛罵「六四」是世紀大騙局、大謊言,有人仍然年年為「六四」平反而抗爭到底。有人天天說「中國被遏制圍堵七分之下和平崛起騰飛」,有人對中國貪污腐敗大聲疾呼。角度不同,觀點各異,見仁見智,就讓歷史去給予最後結論吧!董建華精疲力盡,黯然下台,曾蔭權意氣風發搬進禮賓府,對他倆的評價,應該在若干年後,經過歷史之沉澱而真相大白。他們今天所做的一切,是卑躬屈膝,還是鞠躬盡瘁,是見風轉舵,還是公正嚴明,都難逃歷史學家之董狐直筆。

就像備受爭議的同性婚姻,有人認為是侵犯人權,有人指責是道德沉淪。還有克隆人、墮胎、安樂死,也在道德天平上無法衡量出輕重。一直以來,科技發明與道德之間,幾乎從未取得協調,從炸藥到安眠藥,從核電站到核試爆,從斷頭台到電椅,從DNA直至今天複製動物,有哪一種不是被用來摧毀人類文明?科技太發達,人們又嚮往回歸自然,寧可步行而不駕車,寧可點蠟燭而不開燈,有房子不住,到深山野外去露宿,提倡無煙烹飪,生吃素食,有機器不用,單靠雙手,美其名曰:返璞歸真。君不見澳洲袋鼠大量繁殖成災,就是拜保護野生動物條例所賜也。文明的一群又在吶喊:寧可赤裸,不穿皮草!為了搶救地球,保護雨林,就應該徹底消滅現代化城市,回到數千年前茹毛飲血、混沌洪荒的原始時代。否則,再打多幾場伊拉克戰爭也解決不了石油危機,人們寧可不吃飯,不可不加油,原油每桶已破60美元大關,油荒之世界末日最終會降臨。

20年前的今天(1985.06.23)從加拿大起飛的印度航空公司波音747飛機在愛爾蘭海岸外墜毀,329人全部罹難。經過冗長之審訊,疑犯因證據不足被判罪名不成立,令人想起昔日的球星O.J.辛浦森殺妻案和今日的歌星米高‧傑克遜嬖童案,他們最後都令法官屈服,宣判無罪,當庭釋放。證據不足不等於沒有犯罪,但只要走出法庭,就可以逍遙法外,自由自在。到底真相如何,天知地知,受害者知,他們自己知。法律是保障有能力聘請收費最昂貴的大律師者,打官司說穿了就是「打銀紙」,誰的鈔票多,誰就贏得法官的「公正審判」,誰能質疑法律?誰敢挑戰法律?

站在不同角度,就有不同立場,就有不同愛憎喜怒。勞資糾紛中,最常見就是罷工,日托服務上星期一連幾天採取「工業行動」,苦了孩童家長,有些被迫要告假在家照顧小孩,叫苦連天;而罷工的一方堅稱19元之時薪太低,要求21元以上。水漲船高,政府只有拼命向納稅人開刀,怪不得有朋友聲稱:加拿大是地道的「共產主義」,薪水未到手先抽稅,剩下的還不完全是你的,買東西再繳稅,年底申報時,還要補稅,讓我們高呼:「加拿大萬稅!萬稅!萬萬稅!」

昨天收到新一期的《時代週刊》,封面是毛澤東頭像,他身穿的毛裝印著LV(法國名牌)圖案,原來今期是專題報導:「中國的新革命」,把共產主義中國比喻成「比資本主義還要資本主義」。試看這些數字:北京有130萬輛私家車,自1997年至今增長140%;上海有超過300座摩天大樓,1985年只有一座;深圳人口自1990年至今增長620%,從167萬激漲至一千二百萬;甘肅蘭州的個人年平均收入是859元,而上海是2010元。從正面角度看,中國加速走向資本主義,必將帶動並加快民主選舉進程;從負面角度看,人人向錢看,貪污腐敗情形日趨嚴重,精神文明被物質掩蓋了。

曾經收到大陸寄來的一份詩詞比賽規則和表格,是蘇州一家服裝公司搞的,將其旗下服裝品牌「紅豆」變成了比賽名稱:「紅豆詩詞獎」、「紅豆新詩獎」、「紅豆徵聯獎」,頭獎當然是贈送名貴服裝,以及服裝禮券等等。像這樣的獎,拿到了也笑不出來。而徵聯比賽就更充滿商業味道,以店號名字用鶴頂格為餐館、酒店、花店、裁縫店、眼鏡店、海味店甚至雞鴨家禽批發店寫對聯,奇怪的是,竟然沒有書店。當文學沾上了銅臭,就雅不起來了,還侈談什麼風花雪月?

寫到此,才想起「異族通婚」也是角度問題。儘管口口聲聲說反對種族歧視,但心裏還是接受不了洋女婿、黑人媳婦,試想紅鬚綠眼的鬼仔鬼妹在你面前出現,叫你一聲「哈囉!爹地」、「嗨!媽咪」,就知道在海外若能選上中國人作女婿或媳婦是多麼可貴、多麼幸運、多麼難得!
(2005.06.24《華僑新報》第7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