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7日 星期二

第944篇:《悼筆》

2006年元旦與子漢先生合影於多倫多龍城
去年1月29日,汪溪鹿詩翁逝世,本欄寫《鹿逝》,填詞、撰祭文;7月10日,伍兆職詩翁愛女伍婉嫻病逝,寫《感哀》、《深思》,步伍老絕句哀悼;8月15日,吳永存詩翁辭世,寫《永存》、《追思》,步譚、伍、黃、劉諸公七律四首,填詞、撰輓聯、祭文。今年2月9日,適值子漢先生逝世十週年,寫了兩首律詩悼念,並找回本欄十年前的《感觸》、《隨感》、《探病》、《桂折》、《心聲》、《旅程》等多篇隨筆重溫,往事依稀,猶如昨日。寫過的悼念詩文太多,試作總結。

本欄944篇隨筆中,悼文共27篇:包括:《蓋棺》(戴安娜王儲妃)、《悼念》(楊璧陶老師)、《星沉》(里根總統)、《定論》(趙紫陽)、《巴金》、《雁斷》(作家劉賓雁)、《桂折》(詩人子漢)、《悼別》(畫家姚奎)、《慨嘆》(歌手邁克爾傑克遜)、《瑰寶》(作家王羽侯)、《敬悼》(詩友陳渥)、《悼師》(郭燕芝老師)、《崇敬》(新民主黨林頓)、《懷念》(林超泉老師)、《悼兄》和《祭兄》(盧國良胞兄)、《鍾公》(鍾鼎文詩公)、《星墜》(西哈努克)、《鐵娘》(戴卓爾夫人)、《聯儒》(劉能松老師)、《感悼》(陳國暲老師)、《懷悼》(楊瑞珠嫂)、《鹿逝》(汪溪鹿詩翁)、《感哀》和《深思》(伍婉嫻)、《永存》和《追思》(吳永存詩翁)、《文責》(謝文斌)等。在本欄停筆兩年期間,薛世祺老師於2014年4月26日病逝法國巴黎,享年105歲,我在網上刊出祭文,填詞拜輓,深表哀思。

在《無墨樓吟草》百餘個詞牌中,有四十個用來填悼詞,其中《鎖窗寒》一共填了23首(先岳父、戴安娜王妃、先母、楊璧陶老師、先父、趙紫陽、區家相詩友、五姨丈、紫雲詩友令慈、郭燕芝老師、林超泉老師、盧國良胞兄、薛世祺老師、陳國暲老師、汪溪鹿詩翁、吳永存詩翁),其他詞牌還包括:《石州慢》(張德潛老師、蔣宋美齡、黃霑、子漢、陳淑霞)、《離亭燕》(保釣英雄陳毓祥、張東岳)、《訴衷情》(先母)、《望海潮》(鄧小平)、《玉漏遲》(吳漢、老牛)、《玉蝴蝶》(子漢)、《雨霖鈴》(洪金福、陳淑霞、子漢)、《天仙子》(岳父)、《西江月》(先母)、《鷓鴣天》(先母)、《一翦梅》(秋瑾、岳楓、萍心、張國榮)、《水調歌頭》(先母)、《破陣子》(先母、巴金、大嫂)、《行香子》(張譚杏蓮姑、雪梅詩友令尊、江麗珍同學令慈)、《卜算子》(先母)、《解連環》(鄧小平)、《烏夜啼》(先母、郭逸之詩翁)、《渡江雲》(先母)、《江城子》(劉文和)、《滿江紅》(先母、先父)、《祝英台近》(張德潛老師、先母、梅艷芳)、《木蘭花慢》(先父)、《聲聲慢》(先母、瞿敬儀大夫、許志熙、子漢、姚奎畫家)、《揚州慢》(岳父、林達威醫師、姚奎畫家、先母、肥姐沈殿霞)、《踏莎行》(釋慧群法師)、《昭君怨》(岳母)、《臨江仙》(劉賓雁)、《念奴嬌》(柏楊)、《憶秦娥》(先母、鄧麗君)、《惜分飛》(鄧麗君)、《燭影搖紅》(羅文、教皇若望保祿二世、葉利欽、紫雲詩友令慈、鍾鼎文詩公)等。(見《無墨樓/麗璧軒》博客「詞牌一覽表」網頁)

而悼念天災人禍死難者就更不計其數,《離亭燕》(被印尼暴徒姦殺之華人婦女、新疆地震)、《六醜》(文革浩劫)、《六么令》(高棉淪陷)、《望海潮》(長江洪患、九一一、南亞海嘯、颱風莫拉克、日本三一一大地震)、《一斛珠》(柬華死難親友)、《一翦梅》(颶風肆虐海地)、《玉漏遲》(舟曲山洪泥石流)、《雨霖鈴》(汶川大地震)、《西江月》(九一一)、《破陣子》(印尼華人被殘害、九一八、太空梭失事、俄羅斯人質劫持、菲律賓山泥傾瀉、以軍誤炸黎巴嫩平民、校園槍擊案、汶川大地震、青海玉樹大地震、麥克默里堡大火)、《解連環》(高棉淪陷)、《浪淘沙》(澎湖空難)、《滿江紅》(九一一、雪災、海地大地震)、《南浦》(雲南麗江地震)、《踏莎行》(汶川大地震)、《阮郎歸》(投奔怒海)、《風入松》(台灣九二一大地震)、《八聲甘州》(高棉淪陷)、《鎖窗寒》(聯軍入侵伊拉克)等。誰說填詞必須遠離世事,無病呻吟,吟風弄月,不食人間煙火?

悼筆除了填詞,還有絕句、律詩、輓聯、祭文、銘志、誄文,也可用駢文賦體。每年在滿地可唐人街中山公園舉辦的全僑公祭大典,到今年已經第廿二屆,我從1998年第三屆開始撰寫祭文,到去年為止一共寫了十九篇,每篇48句,每句四個字,一韻到底,平仄攤開,一三不論,二四分明,剛開始只求押韻,後來更講究對仗,像這樣公祭大典的祭文,只有舊體格律詩能派上用場,自由體新詩無法取代。曾經在報上讀到白話文輓詞,很不是滋味,環觀當下,復古潮流,勢不可擋,推廣古典詩詞,刻不容緩,比起詩詞曲賦,輓聯更有發展之空間。悼詞不同於賀詞,一字一情,一行一淚,悲而不賤,痛而不頹,泣而不弱,哀而不倒。凡一切詩文創作,都離不開「有感而發」,寧真忌俗,俗必失真;求精勿濫,濫則不精。倘若牽強附會,硬套生搬,流於形式,雖多產也只淪為千篇一律的老調重彈,了無新意。以上心得乃筆者行文原創,若干年後千萬別變成「古人曰」就好!
(2017.02.10《華僑新報》第135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