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5日 星期一

第206篇:《悼念》

其一
美加澳紐雲山逆,詎料陰陽才咫尺。

潮捲鄉關共憤憂,兵臨城下同朝夕。
筆馳月旦論春秋,淚灑江河歌玉璧。

追憶前塵影像中,聲聲囑咐連心脈。
其二

萬里相逢成往昔,功恩未報人天隔。
五洲桃李淚盈林,一代宗師名滿席。
歷劫鴻儒潔若冰,經霜傲骨堅如石。

黌宮授道火傳燃,風燭丹心縈國魄。
──敬悼楊璧陶老師病逝紐西蘭二首

驚聞楊璧陶老師於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七日病逝紐西蘭,享年八十。噩耗傳來,散佈全球各國的師生們奔走相告,撰寫詩文,同聲哀悼,懷念恩師,願她老人家在淨土英魂安息,天國遨遊,永生極樂。

楊老師一生從事文教,桃李滿天下。她畢業於家鄉福建廈門鼓浪嶼毓德女子中學後,於一九四零年,越過日軍封鎖線進入後方,在四川重慶中央大學經濟系畢業,離校後於財政部國庫署任職會計,一九四六年隨財政部遷回南京辦公,翌年因病告假回鼓浪嶼休養,在福建廈門教書,開始其執教鞭生涯;一九四九年七月偕新婚外子林宏毅先生到越南謀生,先後在越南堤岸義安中學任教約十年,一九五九年,林宏毅先生受聘到柬埔寨金邊端華中學執掌校委主任(相當於校長)之職,楊老師隨夫抵柬埔寨,歷任馬德望市華僑聯校(國光中學)校長、金邊市民生中學校長、磅針市培華中學校長,一九六八年返回金邊端華中學擔任專修班主任兼語文講師。一九七零年龍奈(朗諾)將軍發動政變,推翻西哈努克自任高棉共和國總統,柬國所有中文學校全部關閉,楊老師隨夫君進入桔井柬共「解放區」,她滿腔熱情獻身「革命」事業,卻是噩夢的開始,林宏毅老師最後於一九七八年三月十一日病逝於柬共的極權暴政下,享年五十九歲。楊老師以頑強的毅力,幾經折騰,終於餘生虎口,逃出地獄,越過柬泰邊境進入泰國考依蘭難民營,並於一九八三年帶著兩名兒子到紐西蘭奧克蘭定居,在新環境中開始新的生活,由於她精通英語,很快適應。

在紐西蘭,楊老師不放棄傳播中華文化,她在奧克蘭創辦中文補習班,並兼任教職,學生數百。每月還定期以「懷冰」、「楊冰」等筆名為香港《爭鳴》雜誌、《九十年代》月刊寫稿,十幾年從未間斷,每期剪報都影印郵寄給我。無情歲月之烙印,深深刻在楊老師筆端,她寫的評論文章,尖銳如刀,例如《柬共為何殺那麼多人?》長文,就詳細分析赤柬政權之內憂外患,把波爾布特幼稚狂熱的烏托邦共產主義理想都揭露出來,為三百萬無辜的死者伸冤,讀後百感交集。

一九九五年夏,七十四歲的楊老師隻身來美加探望散居各地的學生和校中同事,當知道她要來加拿大,我填了一首《青玉案‧遙寄紐西蘭楊璧陶師喜聞今夏遊美加有感》連同一張加拿大地圖、行程表一起寄去奧克蘭:

師生卅載分離遠,噩夢醒、愁腸斷。劫後筆尖堪讚嘆,報刊評點,論壇雄辯,澳紐名聲顯。
掏心寄語南飛燕,北地團圓醉杯滿。望眼欲穿思緒亂,恨重逢晚,怕相聚慢,又恐佳期短。


師生終於見面,楊老師白髮蒼蒼,但精神很好,滿地可是她從美國進入加拿大的首站,我有幸開車陪她去渥太華,在來回短暫的路途中,聆聽楊老師回憶她崢嶸歲月,崎嶇往事,坎坷一生,令我感觸很深。楊老師在我家後園與我們一家四口合拍好多相片,又一起去吃金邊粿條。在車站與楊老師告別時,心中有說不出的傷感,回家後寫下一首七律《送別楊璧陶老師返紐西蘭》:

僕僕風塵萬里遊,匆匆足跡把情留。
災餘痛定常思痛,劫後仇沉漫說仇。
淚熱重逢驚鬢白,心酸再見嘆詩柔。
人生聚散黃粱夢,幾度楓紅落葉愁。

回紐西蘭後,翌年楊老師還遊法國,回程又逗留澳洲,歐、美、澳都走一圈,探望了約三百位學生和同事,也給她晚年增添燦爛色彩。整理楊老師信件,竟有近四十封,包括她對《麗璧軒隨筆》的寄望,要牢記「詩責」。記得在送別時曾許諾:有機會一定去紐西蘭看老師!如今這機會也沒有了。

安息吧!璧陶師,我們不會忘記您的教誨,謹以一闋《鎖窗寒》聊表深深的悼念:

日落南疆,星沉北島,泣歌哀奏。河山哭祭,激起輓潮狂吼。更難分、浪濤淚花,海天萬里連加紐。憶閩川歲月,湄江風雨,一生成就。
災後,驚回首。幸脫險狼窩,解危虎口。端華播種,桃李滿園繁茂。筆飛馳、評古論今,赤心傲骨名不朽!嘆豪情、壯志盈腔,怎奈終陽壽?

(2000.08.25《華僑新報》第49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