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8日 星期四

喜接金豬迎福瑞(姚洪亮)

2007年春節是農歷丁亥年,命理家按五行計算是60年難得一遇的金豬年。在十二生肖中排最後,據説是因為豬走得慢,但很勤奮,能在百獸之中赶赴南天門,擠進十二強,更被封為天宮中之天篷元帥。也有人説晚上9至11時是豬睡得最酣,發出的鼾聲最響亮,全身肌肉長肉最快,於是亥時屬豬。


豬在動物中屬哺乳類,由野豬馴化育成,如同牛、馬、羊、雞一樣是人類最早飼養專為食用的獸類。豬體肥胖,富脂肪、蛋白、纖維素、氨基酸等人體必須之動物營養物。豬的四肢短小,肌肉厚實,鮮嫩可口,鼻子短凹多褶皺或平直,嘴特大且深,尾巴短小,耳下垂且肥大,性温馴,體健壯,適應性強,不論天南地北寒暑冷暖到處能生存,食性雜而廣,消化吸收能力極強,吃食不論生熟粗細葷素五味均能進胃,從不挑剔,不會細嚼慢咽,常把食槽舐得精光而大口吞食,好打鼾嗜睡,豬的嗅覺能分辨出飼養者與陌生人,但觸覺差,懶得動時任恣鞭打棒喝均不理會。常説豬髒臭,其實它也很愛清潔,睡的地方從不撒尿拉屎,豬也不會出汗,所以沒有體臭,豬有愛子本性,冬天橫臥以背擋風為豬崽子餵奶。
豬之於中國人是非常重要的,《三字經》上説:「馬牛羊,雞犬豕。此六畜,人所飼。」故稱豬為豕。比如“家”這個字,就是屋子下面一頭豬,才算是家。字意是指人居,字首從豕部,以示其蓄豕、示其富有。有些學者認為:家在卜辭中為祭祀祖先的宗廟,豕是祭祀品,不管是何種解釋,家字離不開豬,無豕不成家。
一向來人們都常説豬愚笨、懶惰、貪吃、好色、骯髒,形容肥胖的女人説是老母豬,潮州人把好色的人叫豬哥,廣府人稱人愚笨懶惰為蠢豬、爛瞓豬、豬頭炳,其它諸如死豬不怕燙、人頭豬腦等都帶有貶義色彩。就連一代梟雄的曹操也曾感嘆:「生子當如孫仲謀(孫權),劉景昇(劉表)兒子若豚犬耳!」後世常説自己的兒子為豚兒、犬子,意思就是謙稱自己的兒子愚鈍而普通,幷不出眾。其實豬是最老實的家畜,沒有牛那樣倔犟的脾氣,沒有雞那樣炫耀的叫聲,它旣不像狗那樣搖尾乞憐,也不像貓那樣屈尊俯就,更不像羊那樣疑心畏縮,尤其不像馬那樣趾高氣揚。豬特別有氣節,從不屈辱迎逢,人們可以騎馬,騎牛,就是不能騎豬。豬有傲骨,就是對人類的無私奉獻,具甘於犧牲的高尙精神,為了人類的利益,苦心養膘卻放棄了生存的機會,除個別體格健 壯的留為種豬可幸免於難外,幾乎每一頭小公豬,都要受閹割之苦,因為小公豬成進入靑春期時,才不會亂性而安心迅速生長,肥膘少而肉質更鮮美,不然臊味難以入口。
當年,我爸在金邊新街市的雜貨店被政府的所謂美化市容而勒令改行販賣燒豬肉,那時不到十歲的我常常和爸爸到屠宰場(潮州人叫炲牛市,廣府人叫豬餉)。夜深時分,運豬車一到,爸爸像其他人那樣爬上車,先拍拍豬膀子看是否長肉,然後再按按豬肚子,看看是否被餵飽了趕上車多賣了十斤八斤。談好價錢後,我就幫忙趕入自家的豬圈,再用燒紅的烙鐵烙上記號,以防被盜,豬被烙得呱呱叫,我樂得蹦蹦跳,而最高興的莫過於餵豬食和拿水喉替豬洗澡了,只見小豬鼓著兩扇大耳,麥杆般纖細的腳撐著拖地的便便大腹,眯起那雙陷入疊褶肉坑裏的小眼,嘴裏呶呶嚅嚅地喊著“餓、餓…”,蹙著圓大的鼻子向我拱來,但當聽到被趕入屠宰房時發出撕心裂肺的呐喊,小小的我仍於心不忍,好長時候聞其聲而不忍食其肉,直至一年多後爸爸因不諳此行而落得個血﹙因勞累過度胃出血﹚本無歸改了行,才逐漸淡忘。
豬從頭到尾、裏裏外外都是寶,它全身的每一個器官,都是人們百吃不厭的美食。人們用豬肉烹調嘉肴,用豬皮制皮革,用豬鬃造刷子,用豬骨豬血熬豬紅粥,不知報恩的人類卻還用殘羹剩飯來虐待豬,將豬崽烤成乳豬,還用某些化學藥品注入豬的體內或飼之以瘦肉精,將豬變成會散發香味而又不會長膘的袖珍寵物,美其名曰香豬而牟利,幷且還用那麽多難聽的字眼咒駡。隨時準備著為人們奉獻自己生命的豬,卻落下個“懶蠢”的駡名!這眞是千古奇冤。但豬依舊那麽温順,依舊不計較人類的忘恩負義,依舊默默的幾千年如一日的為人類無私的奉獻,難道還有什麽動物比豬更為高尙嗎?它大智若愚的超脫,心廣體胖的胸襟,無私奉獻的精神,都是被人類所忽略的。
唐僧給豬八戒起了一個法號叫悟能,意思是要努力感悟人的能量、能力和能耐,而我認為人們應改變千年來對豬的誤會偏見,而在豬身上感悟得更多的是:人特有的品性是對生活作太多的操縱安排,也有很多想要對別人生活設置框架,人原本就是不需要賦予生命太多的意義和負擔,而豬明知沒有免費的午餐,卻還是安於天命地努力增肥,養尊處優地安享庸福,到時候引頸一刀而無負於人,不像人那樣終日營營役役,沉溺於太多的追求。
閑扯了一些關於豬的話,自己也感到有些豬鼻子插大蒜—扮大象!但目的是為了替豬昭雪平反。
豬入門,百福臻,讓我們過新年,迎金豬,祝大家新年康健,合家平安,家家戶戶喜接金豬迎福瑞。
(2007.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