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8日 星期四

清明時節語紛紛(姚洪亮)

又見清明雨落時,寒林空見日遲遲。
山頭曠野多塋塚,花落欄荒草木衰。


每逢清明時節紛紛的細雨為祭祀營造一種哀傷淒戚的氛圍,濃濃春意,絲絲雨聲,讓我心生無限傷感,觸景生情,睹物思人,我的心就會變得格外傷情和脆弱,因為朋友親人或老了,或走了,身邊的人也越走越少。朋友走了,留下多少遺憾?親人走了,留下多少懷念?心頭總難免欲語又止卻又語不盡語,彷彿是陽世對陰間的寄語,也是陰間對陽世的託夢。
從岳父去世的日子開始,便不能不在這個季節,卸退心頭許多的亢奮與愉悅,在鬱鬱寡歡中,想著岳父的容顏笑語,想著在他的墓前,是否荒草發了新芽,是否舊土疊了新泥,灰色的天空籠罩著大地,微風薄霧合奏著一首清明怨曲,吹遠了我的思緒……
 
黃花風起正清明,春暖鶯飛待雨晴。
人到心傷無奈處,漫粘彩紙染墳塋。
我和親友在通往墓地的小徑,輕擦岳父墓碑上的塵土,拔除雜草,奉上淡黃的菊花,壓上彩紙帶(潮俗謂之 “過紙”),然後獻上香燭,點燃紙錢,一縷輕煙揚飄著化蝶似的紙灰,我的心靈隨輕煙一起穿越時空,在默默的祈禱中,我深深地作了幾個揖,小徑上撒滿了哀思與淚花,我無法忘懷那躺在地下的安謐無聲的靈魂。在寒盡春來乍暖還寒沾衣欲濕的薄霧和吹面濡潤微風的綠樹幽簧裏,一段並不完整的歷程,一個稍縱即逝的生命,都成了一抔黃土,喩示了世事無常和生命的限度。人生在世,總是苦苦追求難以帶走的東西,在得失中不停反復,一生若何,一瞬又若何,那不過是滿牀浮夢,過眼雲煙,鏡花水月。從出生的那一刻,人就拼力緊握放不下的雙手哭著而來,最後還不是撒手塵寰,把所有的都放下安然而去?就如亞洲女首富小甜甜在今年清明節這天也同樣地連自己喜愛的兩條小辮子也帶不走,何況是在法庭苦苦爭來的數百億港元遺產?萬般帶不去,只有業隨身,生命再長也不過百歲,感情再久也不逾一世。我們面對的都是短暫,旣然短暫就應當珍惜,珍惜每一個微笑,每一份關懷,每一聲問候。
 
清明時節雨催詩,湄水無情豈自知。
三徑菊荒人跡少,一爐香燼篆紋悲。
我發現墓園裏越來越擁擠的墓碑也越來越大越豪麗,祭祀奠品也排場奢華,雖然這是活著的人對先人表達哀思的愼終追遠祭祀方式,但「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在」這話卻不能使世人幡然醒悟地珍愛心頭好,珍惜眼前人。我記得有一篇悼文大意說:“我活著的時候,寧願收到你送我一朵鮮花,也不願你在我墳前捎來鮮豔的花圈表達對我的哀思;寧願你溫柔地握著我的手,也不願你伏在我僵冷的身上痛哭;寧願你能對我說幾句鼓勵的話,也不願在我的葬禮上誦讀那令人心碎的詩篇;寧願能看到你期待相守的目光,也不願在我死後,你為沒有勇氣爭取相伴相依的機會而懊悔痛苦。”
人總是在失去之候才知道珍惜,我看到眾多墓碑座柱雕刻的歌功頌德和祈求先人庇蔭墓聯裏有一聯“慈親歸故土,孝子念春暉”,不禁要問:為什麼要等慈親入土了,孝子才感恩圖報?為什麼我等這些孝子賢孫非要把盡孝的遺憾嘆息和報恩的愧疚淚水留到訣別?
 
清明祭祀紙錢飛,別夢離情暗撲扉。
多少塵緣成舊事,低頭咽語背斜暉!
這是一個讓人充滿傷感的日子,我用懷念和祈禱,為遠去的親人朋友祭奠,那些離開我的親人朋友,也許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在這個祭奠的日子裏,都會加深我的思念,他們的影子,都會清晰的浮現在我的腦海。我在遙遠的地方懷念著,每年在同一個時間裏祭奠著,那份痛失的悲哀永遠都在延續,死者長已矣,存者永懷悲!
 
無風無雨過清明,乍奈相思繫我情。
留得殘春花獨語,愁腸喚起百千縈。
今年的清明無風無雨,我就只有在這個似乎不甚圓滿的日子,望著岳母白髮蒼蒼的孤獨背影,站在岳父墳前情隨黃花碎瓣,心逐白雲高地將蕪詩絮語紛紛揚揚灑落在我的哀思深處。
(2007.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