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5日 星期一

第1134篇:《文庫》


端華文集留書庫,嘆咫尺、天涯路。萬里關山雖不遇,紙前傾吐,墨中流露,點滴真情訴。
湄江共校風雲度,柬域同窗劫災赴。撰寫高棉亡國賦,死城追憶,鬼門回顧,化作千千句。
──《青玉案》詠「端華同學文集」

元旦前兩天,接到黃春暉兄的電郵,告知他的父親黃伯華先生於12月10日因突發腦梗,在廣州黃埔區老人院去世。噩耗傳來,令我哽咽,萬千愁緒,湧上心頭。黃伯華先生就是《廣州老伯在多倫多》網頁創辦人,我與他因為稿件往來而結識,還曾經與聞山兄一起主持過該網站一段時間。2008年和2010年,曾兩次赴廣州與他相會,大家還和許之遠老師一起兩度共餐,留下幾張照片和難忘的回憶。

《廣州老伯在多倫多》網頁,除了刊登黃伯華先生的「多倫多遊記」,還刊登多位業餘寫作者的文章,曾經好長一段時間,《麗璧軒隨筆》和每期《詩壇》都在該網頁上轉載,又邀請到幾位同學在上面發表文章。子漢先生逝世時,黃先生特地製作悼念特輯,並連載子漢詩詞集多個月。紫雲《女人一枝花》數十篇文章也在該網頁刊登。我的《探親之旅》、《詩詞之旅》都是在旅途中每天不中斷的將最新日誌寄去發表。版主還向眾作者邀稿,極力推出《白墨傳奇》欄目,令我汗顏,無地自容。可惜,黃伯華先生眼疾越來越嚴重,《廣州老伯在多倫多》無法維持,最終宣佈關閉。

由於我曾經主持過網站幾個月,很多同學的稿件都經我貼上,所以原件還一直儲存在我的電腦中。日前收到溫尼辟陳黛黛同學寄來幾篇回憶錄,將赤柬暴政下的悲慘往事公諸於世,我在《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上轉載,反響很大,令我想起幾位同學儲存在電腦中的舊稿,於是萌生一個念頭:廣州老伯未完成的遺願,就讓我來完成吧!記得當時有江麗珍的《舒心漫筆》、蔡麗華的《凡人俗筆》、林新儀的《老兵新傳》等,於是,我向十幾位老同學寄出邀稿信,並製作《端華同學文集》專輯,除了原有的十二個「詩詞集」,再加上「文集」,時間積累下來,就將成為「端華同學文庫」了。

我在給同學的邀稿信中寫道:「十幾年前出版《端華文集》的夢想付之東流,的確可惜,如今有了網頁,將多年來失散的文稿歸納,這是一份留給後代的寶貴遺產,是千秋功業,意義深遠。拿出道德勇氣來,將真相揭開,為歷史作證,必能傳世。任何同學,只要能寫,歡迎把作品寄來。」

江麗珍於2017年出版《舒心漫筆》一書後,這些年陸續有新作,我有幸先讀為快,並轉寄溫尼辟《緬省越棉寮華報》和愛民頓《光華報》,將儲存在電腦中的近三十篇遊記,輯成《江麗珍文集》。手頭上有蔡麗華文章近三十篇,她說所有文章都在電腦中,而她一直住在華盛頓特區女兒寓所,等回紐約家中才能找到更多的舊稿。林新儀寄給我的電郵中,有稿件二十多篇。我儲存林成輝、鄭懷國陳黛黛翁開順的稿件不多,其他幾位同學:蔡琴華、許懷嬌、黃健生、黃金珍、林俊杰等,還在催稿中。

同學之中,只有姚洪亮兄有「部落格」,他自己說不喜歡稱Blog為博客,寧可稱「部落格」;我到《隨意窩》「姚洪亮(老友)BLOG」瀏覽,找到了他的文章近六十篇,每一篇題目都是平仄講究的七言詩句,是《姚洪亮文集》的一大特色。而且這些文章都是2006到2008年的舊作,萬一網頁關閉,就會消失。我自己的網頁是付費的,絕對不會有廣告來騷擾,完全自由。可惜的是,谷歌網頁在中國大陸無法打開,所以,林新儀未必能看到他的文集。據說,有些大陸詩友,一打開微信看我的《無墨樓‧麗璧軒》,幾秒鐘後畫面就消失了。我說,你是在加拿大,不是在中國,怎麼也被監控了?

端華同學文集》的特色,是活生生的回憶,絕無虛構或閉門造車,也絕不會堆砌辭藻,無病呻吟;他們的文筆,雖然沒有專業作家的精雕細琢、佈局嚴謹,也不需引經據典、麗句滿篇,而是深入淺出,樸實無華,從小處自然落墨,點滴寫真,讀後感人肺腑,刻骨銘心。像陳黛黛的《死裏逃生》、《死別》,一字一淚,讀之斷腸。這麼好的文章,不需要修飾,僅一個「真」字就夠了!

我經常在想,當年如果《端華文集》成書出版,108位同學,每人一篇,不出售,只讓同學認購,幾百頁厚,藏在圖書館,留給後人,是件多麼完美的雅事;可惜事與願違,計劃泡湯了,吸取教訓,如今網上發表,也算彌補。我這段日子,每天除了轉貼姚洪亮的《有此「疫」說》和同學們的「跋題詩作」,其餘的時間,都為《端華同學文集》在電腦前伏案,早起晚睡,廢寢忘食,實指望柬埔寨1975-1979年那段黑暗日子能有文字留下來。

控訴、聲討,但不涉及個人隱私,以良心寫作,必能文以載道。凡是對強權歌功頌德的文稿,一旦發現,會第一時間抽掉,絕不能讓流毒貽害後人,也希望同學們幫忙監督,以杜絕後患。至於《無墨樓‧麗璧軒》博客能辦多久?只要谷歌未倒閉,只要我還能寫專欄,只要同學的筆未擱下,相信《端華同學文集》應該能保存好些年吧。沒有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就像去年的今天,還不會有人相信COVID-19新冠病毒在全球爆發。不管怎樣,作為端華同學,我為有這群能寫詩繪畫、能撰稿著書的同窗而豎大拇指,引以為榮!

(2021.01.28《華僑新報》第156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