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8日 星期四

心靈獨白飄絮語(姚洪亮)

一縷夜風從簾外透進來,窗外的小雨飄著,眼前沾滿雨水的一朵花,感覺正有淚淌下來,讓我看著悽楚幽怨,嗅到了夜空裏絲絲縷縷的恬淡幽香,不為別的,只為一具被傷痛折磨得扭曲的靈魂在發出心靈的獨白。

我在燈前展開微黃的紙箋,就像撫平一紙生命的皺褶,展現出一份難以舒平的情思,淡墨濃情的字跡,從字句間滑落,水墨像是一滴眼淚,一如窗外的風雨,濕了我若有所思的的情懷,落在眉間,掉在心頭,揣在懷裏。我懷著深淺橫斜的心事,默默的走進落英繽紛的暮春時節,感受月與夜的呼吸,聆聽風與簾的耳語,體會花與葉的溫存。於是,這一霎那竟然開始感覺心中一陣微涼,此刻,可有人為我披衣翦燭?為我紅袖添香?
一直以來,冷眼觀看這個世界,心中殘缺的愛總在夜闌人靜的時候,清晰而又朦朧地篆刻在自己的靈魂裏,清晰是因為明白它懸在心頭的份量,朦朧是因為始終沒有勇氣去表白。無論是清晰還是朦朧,也遠不如文字的記載來得眞切和雋永,我想留下這些心情文字在這樣的春夜,眞眞切切地將我心靈獨白的絮語留下,然後又是日復一日長久的等待,我一直在等待妳的回應,雖然妳總是那樣的惜墨如金,但妳簡短的隻言片語對於我來說卻是那樣的溫馨鼓勵,短短幾個字就足以抵消我牽掛的無奈和等待的渴望。
天地間四時就是無聲無息的轉變著,我終究敵不過季節更迭的折磨,只得淡然地接受歲月的洗禮,輪回的季節只能表示時序變迭的無奈,至於那忘不了的情感,就讓它在歲月中擱淺吧。如果這世界上還有一種永恆不變的東西,那就是已經變成文字的心情,把生活中積壓的情緒和無法沉澱在心裏的騷動,以文字的方式渲泄那些飄忽不定的內心獨白和肆意蔓延的思念。
生命裏有著太多太美好的回憶,讓人眷戀,徘徊不已。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回憶,會隨著時間的流逝在心底積澱得越來越沉,我越想忘掉卻越忘不了,仿佛早已深深琢刻在心中,揮之不去。而那難以忘卻的明明不是親情友情,也不是愛情戀情,那到底是什麼呢?而究竟是什麼情愫讓自己無法釋懷?每當我把心交出的時候,總會收到輕視和忽略,讓我的心疲憊彷徨,拼書而成的文字再迴腸,也不能排遣紛揚的憂傷。旣然如此,就讓我心靈獨白的絮語漫漫地隨夜風春雨飄揚,一盪而逝。
這發現原來自己的話語是如此的笨拙,言詞是如此的脆弱,硯筆是如此的沉重,完全無法表達出我的心情,只能拼湊出字裏行間那眷念迴腸的詩句 :
踏莎行
倦鳥巢飛,羈帆旅泊。星沉闊野垂天幕。西窗望盡渺無涯,雲蹤知向誰邊落。
箋紙吟哦,魚鴻倩託。尋詩覓句頻斟酌。千鈞硯筆拼書成。行行竟是迴腸作。
(2007.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