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4日 星期日

我用我手寫我心(姚洪亮)

我是個不願在人堆裏熱鬧,而喜歡在書頁上文章裏做夢的人。我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在心情困惑迷茫寂寞彷徨的時候,找不到一個可以對之訴説的知己,卻喜歡一個人在無言中靜靜地和自己面對,讓自己這顆心隱匿在角落裏,收攏自己可以抒發情感的筆用文字勾畫出一方小小的天地,以此為樂,從中感悟生命。我喜歡用文字盛載著美麗的情思,那些流動的情感,不定的意向,令不再年輕的心神馳。是文字美麗了我的情懷,斑斕了我的夢境,豐富了我的人生﹗但文字因誰而美麗,文字因誰而守望,文字因誰而夢縈,文字因誰而歌而泣?


自我因脊椎病痛辭去工作後,我已經無可救藥地愛上了她——文字。習慣了用文字來緩解我內心的焦慮和憂鬱,習慣了用文字來訴説我對生活的摯愛和對生命的留戀,習慣了用文字來掩飾沒有朋友可以依靠的肩膀以撫慰我的憂鬱眼神,習慣了用文字來譜寫沒有朋友和聲的歌曲和杳無音信的答復,習慣了在文字中感受生命樂章的跌宕起伏。我要用細膩、感懷、傷逝的文字來娓娓訴説對不平淡生活的思考和感悟的故事;用輕淡、違心、戰慄的文字來廻避周圍的喧囂和冷漠,給自己尋找一個寧靜安適的蝸居,使心靈不再麻木,使靈魂不再遊蕩,使軀體不再墮落。生活裏總會有這樣那樣的起伏,在那不為人知的內心一角,總有著激情張揚或抑鬱頽廢的糾纏。盡管如此,人畢竟都是需要安慰的,起碼在精神上,會使自己有一種被關愛的感覺,在落寞時有知己的寛慰開解,在夢樣易碎的失落時有晨曦微露的初升。但這些苦心經營的文字幷不能得到有些人的理解,甚至用不屑一顧的眼光鄙視。
我知道自己怎麽再苦心也寫不出精雕細琢的文字,來來去去的總是擺脫不了或悲或喜的情緒,寫出的多是或雀躍或墜陷的兩個極端文字。如果説文字是生命的話,那我喜歡憂傷中帶有快樂的文字,我的眼睛不單只看到文字的外表,還看到我心靈深的感覺。有時候我會刻意地融入自己的情感,有時候卻是隨心所欲地塗鴉,或者是沸騰的血液,或者是凍結的情感,不希望有任何的束縛。思想隨著文字在廣闊無垠的草原上自由地馳騁;在無窮無盡的宇宙中隨心所欲地遨遊,在激昂抑揚的心靈深處飄蕩。我心裏有著對生活的種種感想,有著對感情的種種懷念,有著對生命的種種渴望,所有這些在內心充斥著我心靈的每一個角落的時候,我可以隨意放飛自己的心靈,延續所有遺留在現實中的夢想,那一種噴涌而出的激情就會情不自禁地從我的心海中汩汩地淌出,化成文字。
文字就是我的世界,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如此喜歡文字,體驗文字帶給自己的絲絲憂鬱,陣陣驚喜,縷縷歡樂,隨風而至,隨雨而降,隨著一切而喜而悲。沉浸在文字的日子裏,我的精神不再空虛孤寂;我孤單的身影有文字陪著,我不再感到孤獨寂寞;我冷寞的心靈有文字陪著,我不再感到空虛無助。
寫字的過程是我對生活的感悟,以文字的形式展現在眼前的過程,更是“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的過程。這個過程是我最興奮的時候,也是覺得最充實的時候。我用心地寫作,無所謂內容的空洞,只想把自己的情感、思想傾泄於筆端,不在乎別人是否看得懂,只在乎自己眞實心迹的流露。我喜歡那些帶著心靈温度的文字,我欣賞那些能閲讀生命卑微和高傲的文字,我用我手寫我心,讓這些文字温暖我孤冷的心靈,一生一世。
(2006.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