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8日 星期四

多情反比無情苦(姚洪亮)

曾經感覺有一種心情叫失落,在失落的迷惘中替自己尋找歸宿,其中也滋長著自己的失敗,在交友交心的現實生活中,我是一個失敗者,不知道這究竟是我的性格所致還是命該如此。也曾經感覺有一種解脫叫放棄,放棄某種佔據撫慰了彼此心靈的期望,放棄一個心儀卻無緣份的朋友,放棄某種等待卻無收穫的感情,而每種放棄,便是一種解脫,當這種解脫還陰魂不散,壓得我喘不過氣時的最好辦法,那就是傾訴,當心中的話不能對親人、對知己、甚至對妻子傾訴的時候,就在這裏稀釋情緒,放飛情感。


我一直苦苦嚮往與追求我所想擁有的真情,我始終相信不管男女都會存在著一種純潔的感情,既非親情也非戀情,彼此間心靈相通,喜好相似,品性相近,各自都有很好的約束力,都明白大家僅是知己,是知己就只能做朋友,是朋友就不能越過那道鴻溝,許多年我都是用沉默在時間中慰籍自己的心靈,在規定格式中演繹著這個潛規則。
不知從何時起,也不知是否因一段心情文字的宣泄,還是因一句無意話語的坦率,或是因一首淒婉歌曲的表白,被人化作一次又一次的誤會曲解,才知道原來沒有擁有的真情已漸漸消逝,我為生命的感情付出了全部,生命卻給了我無盡的悲哀,也給了我永遠無法得到的答案。把心中深處的位置給一個冷漠寡情的人佔據著而惹得傷痕累累,那是最無奈的感傷,把所有太多的真情存款完全貸賃透支,卻收不到一絲半點回報,那是最無償的心債。不可理喻的冷熱無常,我不知道我將情歸何處?從烟雨紅塵往事中一路走來,佇立塵世之間感受儀態萬千下沉澱隱遁在內心深處的情殤,或淺淡濃鬱,或淨素芬芳,看似早已被歲月風乾的人生有誰能領會?
重複晝夜的人生漫漫,我也不知道固守一份超脫的出口在哪里?有誰看出我心中的脆弱?有誰知道我將飛向何地?有誰告訴我人生下個驛站在何方?於是我唯有安然的選擇一份放棄,走出這份不屬於我的嚮往,放棄是逼于無奈,也許有短暫的迷失疑惑,但雖傷感也欣慰,在憂傷夾雜著喜悅的期盼裏,我學習宽容又面帶笑容!應該感激這種不解風情的傷害。我感激拒绝我的人,因為他促成了我的自立,也感激傷害我的人,因為他磨練了我的心志,讓我知道放棄是珍愛自己、珍愛生活、珍愛親人的一種最好方法。
也許,世間的許多事,真的是根本無法用語言說得清楚,不管紅塵俗世的生活如何變遷,不管我選擇放棄的方式如何,更不管曾幾何時握在手中的東西如何變更失落,一切的一切,都歸於冥冥之中的某種緣、某種孽、某種宿命、某種天意!緣是天意,份是人為,是傻瓜才是我淚水的污水池和心事的回收站,誰有耐心傾聽我的心靈獨白?誰有暇情管我的心情閒事?誰能接受我的心神相托?誰能成為我的心思相依?
「與物寡情憐我老,遣春無恨賴君詩,玉臺不見朝酣酒,金縷猶歌空折枝。」人生還能經得起忍受幾多情感的傷害?多情反被無情苦,惟有將僅存生命裏緣慳的情感消磨於筆墨之間⋯⋯
(2007.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