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9日 星期五

飛揚跋扈爲誰雄(姚洪亮)

隨著歲月的流逝,值得我品味的,是哪些呢?是那風雨洗刷不去的心中傷痕?還是那彎曲溝窪的泥濘路?當經歷過人生的酸甜苦辣後,才發覺,快樂與痛苦、得失與成敗是並存的。

在盡情恣意的歡笑後,心中是否有空無所依的感覺?而高歌歡杯時,那隱藏在眼睛後面的憂悒,又有幾個人能明白?我歎怨境界改變命運的不公,又憎惡人情世故的炎涼,一切事都“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似乎體會到賈誼落魄長沙的鬱悶,李賀長天一嘆的心酸,更有李白拔劍四顧的茫然。“人生感意氣,功名誰復論”,無可奈何仍話別,不曾真箇已銷魂,心就被一條無形的枷鎖繩套緊緊地勒得透不過氣。
這天是星期天,我走進離家不遠的一間教堂,面對莊嚴的十字架,跪在耶穌和聖母瑪麗婭像前祈禱 :我們的天父,願你的名受顯揚,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 ........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不要讓我們陷於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又走到聖堂盡頭的懺悔室向神父傾訴我的憂鬱,神父翻到馬太福音讀道:「何必爲衣裳憂慮呢?你想田野裏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它也不勞苦,也不紡織,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所戴的,還不如這一朵花哩!……所以不要爲明天憂慮,因爲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日的難一日當……。」我要求神父替我解脫,神父說:叫捆綁你的人來不行了嗎?我答說:沒人綁我捆我啊!神父說:「孩子,你已經解脫了,阿門!」但我還是沒有在捆綁中被救贖後得到永生的感覺。

我迷惑彷徨地走出教堂,有意無意間走入街道另一端的佛廟,住持問我爲何而來?我說我是修佛的。住持把我請出佛廟說:佛沒壞,不用修,先修你自己。 我納悶不解地走出佛廟,天突然下起雨,我只好在屋簷下躲雨,看見一位法師正撐傘走過,於是就喊:「法師!發發慈悲普度眾生,帶我一程吧!」法師說:「我在雨中,你在簷下,而簷下無雨,你不需要我度。」我任性地走出簷下,站在雨中說:「現在我也在雨中,您該度我了吧!」法師說:「我在雨中,我不被雨淋,是因爲我有傘,是傘度我,而你被雨淋,是因爲你無傘,所以不是我能度你,你要被度,不必找我,請自找傘!」接著一聲阿彌陀佛就匆匆走過。我仍然在雨中苦苦地徘徊在十字路口,直到現在仍然沒找到一把傘。
其實在人生旅途中,有太多的苦惱執著、太多的艱辛顧慮、太多的感慨歎息,但正是這一切,反反覆覆交織在一起,豐富了我們的人生境界,任何理由都不足以使我們放任自己,更不能放縱我們的靈魂流蕩在欲海之中,我們的靈魂屬於我們自己,只有直視它,馴服它,我們才能成爲生活的強者,任何境界都不能改變我們生存的價值,不必追問飛揚跋扈爲誰雄?只要解開一切束縛,自己作主,在滾滾紅塵中瀟灑走一回,心有多大,舞臺就有多大。
(2007.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