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4日 星期日

西樓望月幾回圓(姚洪亮)

今年的中秋節,像往年那樣在岳母家裏渡過。風輕輕雨濛濛,在淡淡的月色下,岳母擺上滿桌的水果和齋糕,點起的一對蠟燭,忽明忽暗地似在有意隱匿著它那孤長的身影。是啊,為啥兄弟姐妹都來不齊?為啥歡樂的笑聲匿逝了,顯得那麽冷冷清清……


靜悄悄的院子裏,稀落的月光灑在樹椏瘦長影子的縫隙,柔柔的月色似有説不盡的思情話意,情意繾綣。月亮時而被雲朵半遮嬌容,似隱似露,讓夜色濃淡相滲相融相宜,如同一幅淋灕酣暢的寫意水墨畫;時而綻露全貌如花乍開,明麗地勾勒出影影綽綽的丰姿。驀地一片烏雲把月亮全部隱入雲中,夜色漸漸濃縮凝聚起來,我的心莫名地有些憂傷,我擡頭渴望尋覓那一輪圓月,像渴望著重温心靈深處曾擁有的最美好的記憶,思念著某些人某些事,塵封的往事經過時間的過濾、月光的洗滌,顯得有些冷落而憂傷。
圓月,似夢,月圓夢難圓。當年岳父還健在時的中秋節,是那麽的歡快愉悅,一家人談笑風生,兄弟姐妹是那麽的溶洽相處,沒有憂愁,沒有煩惱,沒有顧忌,沒有⋯⋯。那時的天空格外晴朗,月色特別美妙,微風尤為輕柔,空氣另有清新,心情更顯舒暢,中秋的月光不會隨風而逝,不會隨雨而落,不會隨滄桑而憔悴,不會隨歲月而枯黃。每年中秋的漫漫長夜和夢醒時分,我總是憶起,憶起中秋夜的月光和岳父的笑容是那麽的相似。
如今我望著那輪圓月,不再是歡快愉悅,憂傷在月暈裏一圈圈地加重,凝聚成圓月的陰影。連自己也不明白,何以總在迷迷糊糊尋找一份遙遠的足迹?何以在人生的匆忙旅途中依然對曾經的那些片段念念不忘而百折千迴?何以如此難以從生命中抹除那些曾留下朦朦朧朧的陰影回醒?何以讓自己經過長時間洗禮而平靜如水的心,卻還存儲著一份難以磨滅的刻骨思念?以為自己已看破塵世,以為自己的心海早已平靜無波,以為那顆曾經為一份家庭情懷狂跳的心在遭遇冰封後早已失去感知,卻還是在這麽一個中秋夜不經意地想起,想起岳父,想起遠方的家人,想起……想起之後再難忘卻!
(初稿於2006.10.06修訂於2006.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