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9日 星期五

始知平生被眼瞞(姚洪亮)

昨晚我得了一夢,夢見自己到了一間寺廟去靜坐參禪,偌大的禪房,只有寺廟的主持,一位忘了他法號的高僧大德和我並列而坐,一縷檀香冉冉而升,紙糊的窗戶透露著和煦的陽光,心平氣和,菩提無樹,明鏡非臺,萬念俱寂,徬徨乎辟谷絕粒,神仙能服氣煉形;不生不滅,釋氏惟明心見性。


正在這一念的勘破、放下、自在和忘我無形之際,一只大蒼蠅撲向紙窗,三番五次地企圖沖出窗外,嗡嗡之聲,擾亂了禪味。大師站起身走近窗前,我以爲他會大發慈悲,打開窗戶放生,卻見大師拈來那只蒼蠅,放在我面前,不慌不忙地拏起筆墨,寫了四句詩︰
蠅愛尋光紙上鑽,不知是處幾多難。
突然碰著來時路,始知平生被眼瞞。
原來大師是在向我開示啊!之前我向大師陳述我人生的憾事,心有執念陰影重重,患得患失,總是在痛苦磨難中看不到驟雨中的陽光,蒙頭轉向,找不到出路。遂只求生活處處有禪意,不做浮夸不做虛。大師開示我要除去心靈上的執念,看淡世間名利,不為塵世所累,才會達到身心的輕鬆。大師說:天地中萬物,人倫中萬情,世界中萬事,以俗眼觀,紛紛各異,以道眼觀,種種有常,可須分別,可須取捨,纏脫只在自心。當我們不辨來時路的時候,還有能力讓我們回到本初重見陽光嗎?
楊絳曾說過:「我站在人生邊上,向後看,是要探索人生的價値。人活一輩子,鍛煉了一輩子,總會有或多或少的成績。能有成績,就不是虛生此世了。向前看呢,再往前去就離開人世了。」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避入深山幽谷,在靑苔鳴鳥中吸風飲露,在映月流水中,以瑩玄境,讀子伴月,遙寄神思。我只能膜拜,只能瞻仰,只能傾聽,只能眺望,只能在寺廟的寧靜中寄託心靈的一過客,如芸芸香客一樣來尋求開脫的凡人。生存於世,在苦苦尋覓來時路的時候,驀然回首,那个迷失的自己一直站在等待返璞歸眞的路口。
(2007.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