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9日 星期五

桃李春風一杯酒(姚洪亮)

短暫的人生,除卻至愚至昧,人總是在探討生命爲何而來的真諦,有些人由愚蔽而漸悟,而後又多番悟而覆蔽,陷入迷悟而至執迷不悟。想不通的則蔽入死胡同,想透徹了則變得豁達而安命,知道一彈指頃去來今,一樣逃不過再過門處老病死的境遇,一切順合乎自然。凡居地者,莫非寄也,寄則非我,知非我,則無所攀戀,故無往而不逍遙。我們的儒道思想,根深蒂固,抹擦難去。我認爲有悔而求禪悟,不如無悔,安禪不必須彌水,滅得心頭火自清,將生命放在自己手中。


利門名路兩何憑?百歲風前短燄燈。人之所以終日危懼憂患,是因爲雙踝雙手緊緊鎖著一對鐵鐐,左名右利,再加上自己套上的枷鎖繩索,收之愈緊,則氣愈蹙,目光如豆,心煩似火,憂苦無窮。一聲雞唱千門曉,誰是高眠無事人?清朝初期,有人請教一個叫木陳的和尚說:人生在世,如何求得無窮之福?他只說了八個字:心中無事,事中無心。即是說若能無時不保持寧靜康泰,百事不侵,便可自覺於天下之樂;若把俗世諸事置於心外,萬事則不足以移情亂性,豈不福矣樂哉。心中無事,事中無心八字,可作爲我們這些在家之人處世的座右銘。
每當我讀起曹操的短歌行: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我的心就像那繞樹的小鳥,盡管已經是雙翅難舉,也不能在任何一個枝頭止棲,因爲每一個枝頭下都有一張網張著,只能咬緊牙關不停地飛,直到有一天力盡氣絕,也不知掉落在哪一張網裏。所以人不能脫離現實:生活在變,人不能不勞,希望是欲,人不能絕念,必須合乎自然,莊子曰「天地大塊載我以形,勞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是說天地賦予我身體,磨礪我一生,老了就逸閑,死了是安息。這是遵從大道,人在灰堆煙燼中度過春夏秋冬,只有偶爾在生命中泛起一些漣漪,也不過是青壯時候洶湧波濤的餘波。我們在欣賞桃李春風一杯酒的醇香醉影之餘,爲何還要有江湖夜雨十年燈的歎息?
(2007.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