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5日 星期一

笑看癡人說夢話(姚洪亮)

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想不然,有時朝思暮想的花好月圓良辰美景,偏偏不肯入夢來,而一些荒謬怪誕的正夢、噩夢、思夢、寤夢、喜夢、懼夢卻無端闖入夢中。夢本是迷離的幻覺,虛無縹緲,或與自己現今的意識有關,其實是與現實無涉,譬如占夢者說夢到棺材就會升官發財,而我卻夢見棺材就流淚,有卜夢人說夢見糞便就是得萬両黃金之兆,不錯,錢財如糞土嘛,而我每次夢見如廁則是一瀉如注把褲衩都弄濕而醒,倒應了千金散盡還復來這句話。


這晚在傻傻忽忽迷迷離離的夢中,眼前紅光萬丈,那是我們的苗主席來到我身邊,他老人家第一句話就問:槍杆子出政權了嗎?我恭正的回答:沒有! 您看花旗帝國發動岳南,策劃簡樸寨政變,在高麗和膏藥兩國駐軍,搞戰略大包圍不得逞後,又進軍愛撫汗攻打哎呀克,都沒有出政權,反倒在遙遠的東方有一條龍,繼承、捍衛、發展了您戰無不慎的偉大思路,搞改革開放,終於錢罐子出政權啦!有了錢就有權,有了權,錢自然滾滾而來。苗主席又問了他最關心的接班人的事,我說新的接班人還沒孵化,新幹部在腐化,老幹部等火化,這年頭,幹部一請就到,一喝就高,一捧就傲,一求就敲,一給就撈,一脫就要,一累就叫,一批就跳,一查就倒!主席不語,若有所思低吟:數風流幹部,還看今朝…世界是你們的…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接著向一望無際的草原揚長而去。這時我手機的彩鈴正響:草原上撐起不落的太陽。一聽,原來是敬愛的鄒總理哼著他喜愛的洪湖水蛋打蛋走進我夢中,他關切地詢問了人民的生活現況,我說如今人人的生活就像您襟上永這扣著的釘章一般,不過多了一點:爲人民幣服務。現在十億人民九億商,還有一億騙中央;十億就有九億騙,還有一億在鍛煉,滿城盡帶黃金"假",就看你手段佳不佳。鄒總理說對這些人要多教育批評,我說開展批評太難了:批評老婆,她就亂跑,批評老公,他就亂搞,批評上級,官位就難保,批評同級,關係就不好,批評下級,選票就減少,批評自,己就自尋煩惱!鄒總理用右手吃力地拍著那曾經受傷的左手,向人群歡呼聲中走過去,語重心長地說:“一個巴掌難拍響啊!”。
在渣滓洞绣了幾十年紅旗的姜姐,看見我這久違的親人,迫不及待地問:刮民黨被消滅了嗎?我說被趕到孤島去了,反攻不成,卻被陳圓圓的龜孫孽種陳扁扁的民燼黨消滅了。姜姐又問:美鍋佬夾著尾巴逃跑了嗎?我說美鍋佬現在是我們經濟貿易的合作夥伴,洋樓洋貨洋車洋狗洋食洋服西洋菜花旗參賣黨佬的包包鋪天蓋地,全國各族人民都興起崇洋媚外的風尚,他們全是洋的傳人,黑眼睛金頭髮黃皮膚,永永遠遠是洋的傳人。姜姐聽後連連感慨地說:變了!怪不得連小蘿卜頭也敢篡改歷史教科書!怪不得這裏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接著把那染滿同志血跡的灰色長袍換上袒胸露背的短裙,用超級女聲唱道:红岩上红梅開…一片丹心向洋開…哎噯哎…向洋開。
由於貧下中農都到城市接受再教育,陳永愧與外資“踢死你樂園”合作經營,把荒蕪的梯田改建成《田螺環廻過山車遊樂場》和《大崽天然斷層旅遊勝地》,成功地把農村經濟轉型,並帶民眾到特區炒股票和搞房地產,成爲全國一百強龍頭企業。
留鬍蘭和窮花帶領南北兩路黃色娘子軍唱著連歌:“向錢進向錢進!賺錢責任重,婦女願酬身……小姐妹,別流淚,挺胸走進夜總會;陪大款,賺小費,不給國家添負累;不占地,不建房,工作只要一張床;不潛藏,不違章,堅決擁護『襠』中央”。相繼攻入髮廊賓館,走出中國,放眼世界。
更多的親密戰友都來了,雷風叔叔不甘心一輩子做螺丝釘,改做翻版DVD,盜錄“唱支山歌給死黨聽”,脫貧致富,再次掀起學習雷風好榜樣的新高潮;草原英雄小姐妹三天兩夜地在雪地上尋找她們毛滿腸肥的寵物猫"Hello-鼻涕";謳洋海推開拉了幾十年沉甸甸的馬車,自己開起奔馳奧迪飛走在社會主義的大道上;鐵人王惊喜忙於探墈鑽井以應付日益頻增的大款車的耗油量,違章開采,導致礦難頻繁而下台;林擇婿放棄在虎門銷煙,爲緝獲搖頭丸、冰毒、海洛英等毒品走私的破案方法傷透腦筋;國際友人白血球•恩大夫疲憊不堪地應付著數以萬計病例的非典、禽流感和艾滋病;縣委書記焦慮祿因貪贜受賄、挪用公款到特別神經區揮霍,被《縱妓委》雙規撤職查辦,焦慮過度,得肝癌而死;董存淚是因爲連長交給他的炸藥包包是贗品LV裝著的假藥而含冤犧牲;黃妓官的胸膛掩不住糖衣炮彈,和妹妹妳坐床頭,哥哥我炕上走,恩恩愛愛往玩“二人轉”……。
哎呀呀!救救我吧!好夢難圓、噩夢連連。救命啊!…救命啊!我在夢囈中大聲疾呼。突然耳邊傳來激奮人心的歌聲“…起來!…起來!…最危險的時候…起來!…起來!…起來!”。我醒了,起來了,手心和額頰冷汗淋漓,睜開眼睛期待著新的曙光。
(人物故事均是夢幻泡影,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夢囈並不代表本人觀點)
(2006.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