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5日 星期一

夢裏有時終須有(姚洪亮)

(一篇昔日同窗夢的神話)
雖然妳是我一個遙遠的夢,是我永遠的背影,我想我還是不要去圓這個夢為好,因為那些歡笑與淚水交織的日子雖然美麗,也只是一個夢,就讓這一切都成為永遠的夢,成為可追可尋的夢吧。


當妳在那遙遠而不知名的角落時,妳應該記起還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妳,雖然那眼神充滿了憂鬱,但也包含深情。是啊,當年忍受不了同學的冷嘲熱諷,妳説讓我們保持一段距離為好,俗話説,距離産生美感吧。為了妳在我心目中的美好,我發誓我永遠不在妳面前提任何感情的事情,也發誓永遠不再思念妳了。可是,在每個夢裏卻綴滿累累的思念和鑿上道道的傷痕,總是在夢裏莫名的憂傷悄悄升起又靜靜的平息,直到窗外的明月搖曳斑斑點點的清輝把夢喚醒,一縷清香暗暗襲來……
當我拾起這些夢境,雖然只有短短數年的校園日子,擡頭仰望那些曾經的擁有,卻發現屬於童話般的日子早已失去。記憶裏,沒有華麗的語言,就只有眞心誠意的互相批評,也沒有言愛,就只有禮堂裏的歌聲和舞影,沒有信件裏的風花雪月,就只有小組學習的鑽硏探討,沒有雨中的擁抱,就只有湄河戲水的歡樂。絲絲的甜,淡淡的苦,澀澀的酸,單純得有如童話般美好及遙遠﹑憂傷﹑卻又相當明媚。常常夢起我們在一起的一個個為之欣慰的日子,夢起我們初遇時節的那份驚喜和心悸,夢起我們相處時節的那份快樂和歡欣,夢起妳秀麗的容顔,夢起妳俏皮的話語,還有我們之間的那些恩恩怨怨。那時我不懂珍惜,不懂如何去呵護妳,用我的清狂自大對妳的深情無動於衷,漠然視之,傷妳那麽深,妳卻仍然不改初衷地用你眞誠的摯愛,温暖我的情感。塵世間有一種眷戀、有一種牽挂,叫人生生世世追尋卻無怨無悔,那是一種相知、相隨、相依、相交、相惜!
夢就像湄公河的旋渦讓人容易沉溺,而那些不該想起的事情,總在不願想起時從心底倒流而出,不管我是否已經醒來,妳就那樣悄悄站在我面前向我暗示,過去的歡笑與淚水交織的日子已經遠遠地離開了。我的脆弱不能再掩飾替代,如水般晶瑩的淚光,澆出一朵寂寞的小花,我的心卻沒有任何感動,於是將它鎖在心底陰暗的角落裏,把鑰匙丢在混濁的湄河深處。人總是浸泡在情感的深處,在迷茫中掙紥,在掙紥中沉淪,在沉淪中輪廻。
當年我曾小心翼翼地把自己藏匿在幽深的夢裏,以冷漠的姿態抗拒著某些同學刻薄冷酷而盛氣凌人的嘲諷的話語,害怕自己受到傷害,但卻依然遍體鱗傷。曾經不羈而天眞的靈魂悄然消失,目無表情的漠然穿行於寒冷與絶望之間,我下意識的閃躲著同學貌似眞摯的關愛身影,逃離著老師冷漠尖鋭而又藏著批評的眼神,默默地編織著我們的神話之夢。
糾纏的夢思總是追問著我,如果過去妳我沒有眞誠的面對,怎麽能維持彼此思念的渴望?如果過去妳我不曾處在那個動亂年代,怎麽會有離別的傷悲?如果妳我不曾想過會再重逢,怎麽會有時光倒流的神話?過去所有美麗的日子,所有情感上的歸宿,此時此刻還在隱隱作痛,面對無奈的分離,才知自己也曾深情幾許,害怕時間的流逝,會把妳忘記!幾回夢裏可曾把妳呼喚?容顔是否依舊?我現在終於明白孤獨是因為太牽挂妳,對妳的牽挂是對自己的一種傷害。旣然如此,我還何必苦苦守侯過去的温柔?過去曾經因為年少幼稚,因為一顆心的執著和迷戀,也因為不理解另一顆為著所謂偉大理想而拼搏奮進的心,太多太多的不理解,導致難以復原的創傷。就讓我這一簾幽夢,春來春去地尋覓著吧。
別追問我神話中的妳是誰?那是你、也是妳,是他、更是我思在夢裏遠在天邊的她。
(2006.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