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5日 星期一

輓歌一曲弔知己(姚洪亮)

詩平三十年祭
詩曲祭英靈 一闋弔君無唱和
平生遺笑語 多年知己獨傷悲


濃濃的夜色悄然彌漫成深邃的海洋,我對你的思念也越來越濃,今夜,我在寧靜的夜空想你,在心底呼喚著你,盡管我知道,漆黑的夜空無法將我的心聲遠傳,我總覺得,無論多遠,你一定能够眞切地感受到。
我會靜靜地想你的名字,想你的身影,想你爽朗的笑聲,想起曾經走過的那段日子,腦海裏浮起的全是你的話語,你的詩,你的歌,你的笑聲,全都在撫慰著我的心靈。是你在我惆悵陣陣的低谷把我拉起,讓我看到窗外明媚的陽光,是你讓我重拾勇氣和信心,再次站穩人生舞臺,你的啓蒙是我重新成長的證明和再次生命的印記。
曾經我想邀你和我一起在學校緑茵場上跑步,你卻帶我走入窮苦大眾水深火熱的世界中,曾經我想聽你用笛聲吹奏那香殞花瓣在秋雨飄落的哀曲,你卻給我吹出了人生最壯麗的靑春之歌,曾經我想向你傾訴兒女私情,你卻用你那滿腔熱血灑向人間。如今,你走遠了,或濃或淡的惆悵和憂傷在我心裏堆積著壓抑著,但卻百轉千迴地期待你的回顧,如歲月凝結成一抹七彩的童話,隨夢漂來。你孤單地躺在靑冢裏,為亂世的滄桑和荒凉而發愁,為那一種難以實現的所謂偉大理想獻身的幼稚而感慨,但我感到你的心還在跳動,你的血還在滾燙,你生命的琴弦在奏響柔和的旋律,你聖潔的心靈在激蕩成一首抒情的詩歌。
時光的流逝帶走了所有浮華的奢望,我只能將悲哀換悲凉,任無情風雨朝朝暮暮,又似無境夢中淚滴滴點點,略帶苦澀的思念讓我在黑暗中把一盞孤燈點燃,卻怎麽也抵擋不了心靈上那片被你佔據的陰影。我知道你那嘹亮的歌聲,唱響了一遍又一遍的紅梅贊,卻聲聲也唱不完滿腔的宏志的黃河頌,你那雙手彈盡了琴弦的音符,卻彈不盡滿腔的柔情和滿腹的才華,你在球場拼搏揮乾了汗水,卻揮不去心中的恨怨和人間的悲憤。
我深深知道,在悲愴的友情面前不流淚的人是情感的背叛者,不懂在內心自然流淌思念而又不為之動容的人是冷血薄情的人,那麽不懂回憶追思的人那是辜負別人又委曲自己空白心間的人。
雖然流逝的歲月刻劃出我們漸老的容顔,風雨的人生也曾磨礪著我們的起伏滄桑,也許時間可以冲淡一切,卻無法冲淡和你一起的那段日子的懷念,或許在別人看來是平淡無奇,對我确是刻骨銘心,也許我已習慣沒有你的日子,但想起你,我除了感到在守候一抹血色憂傷的茫然和孤單,更多的是在內心深處有股暖流在激蕩,能擁有這樣一份亙古不變的友情已彌足珍貴。
雨絲絲,淚絲絲。還似湄河曠遠時,波濤化作詩。
月零零,露零零。喚友千回呼未停,語聲悲未平。
請不要遠離,我們還會常在夢中相見,安息吧!我親愛的朋友。
(2006.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