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5日 星期一

月落烏啼霜滿天(姚洪亮)

日前身體不適,往麥紹醫生診治,麥醫生替我診治開了處方後,閑談時拿了他近期寫的墨寶,讓我欣賞,給他提意見。我對書法是門外漢,不敢評價,只略略講了我對書法字體的一些喜好。麥醫生在工作繁忙之餘,不忘調劑生活,多年潛心練習,頗有成就,書寫的楷書,橫平竪直,結構嚴謹,字體端莊,隸書蠶頭雁尾,圓方有序,氣勢宏渾,草書更是他的特長,龍蛇飛舞,豪爽奔放,具有很高的審美價値,掛在候診室的那幅草書「滾滾長江東逝水……」,可見其造詣之高。之後,他把一幅書寫的唐詩草書送給我,一看正是我最喜愛之一的張繼那首──楓橋夜泊:

麥紹醫師墨寶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此詩的意境正是我的寫照,一個漂泊多年的異鄉人,傷感的面對冷月將落的夜色,幾聲烏啼的悲鳴和漫天飄舞的霜雪,還有透過江邊楓樹忽明忽滅的漁火,夾帶著一陣又一陣的鐘聲,營造出多麽凄美悲愁的意境。可以想象得到,縱有鄉愁萌生,縱有多少前塵往事,縱有多少思念都深沉凄切地彙聚在我的心弦,彈奏出一曲又一曲的哀怨:「秋深臨水月,夜半隔山鐘」;「今來故國遙相憶,月照千山半夜鐘」;「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詩的頭兩句短短的十四個字寫了月落烏啼、霜天寒夜、江楓漁火、難眠愁緒等景象,接著十四个字寫城外山寺、夜半鐘聲、孤舟客子。落月遠在天邊,啼聲回蕩耳邊,寒霜抖落身邊,三者分別訴諸視、聽、覺的強烈感官。上弦月升起得早,半夜時便已沉落下去,整個天宇只剩下一片灰蒙蒙的光影,樹上的栖烏大約是因為月落前後光綫明暗的變化,被驚醒後發出幾聲啼鳴。月落夜深,繁霜暗凝,面對霜夜江楓漁火時縈繞的縷縷輕愁,但同時又隱含著對人生旅途山窮水盡或柳暗花明的感受,難怪「楓橋夜泊」這首詩千百年來深受國人喜愛、傳唱和題寫。
我完全溶入了詩的意境:漁火、月光、江水的反照,雖是暗晦朦朧,卻對一個孤寂而不能入睡的我,一个異鄉人一種強大的壓力與震撼。霜雪灑在身上, 月光隨著身影,愁緒卻堆積在心頭,啼聲和鐘聲,聽在耳裏,痛在心上。我不知 道這捎帶著禪味超然的鐘聲是催促我走南闖北,繼續我的人生路程?還是召引我入寺內去皈依佛門,了卻人生的煩惱是非?
這首詩不只是停留在單純的楓橋秋夜景物化的水平上,而是創造出了情景交融的典型化藝術意境,深得我細細觀賞,好好收藏。
為投桃報李酬謝麥紹醫生,隨即撰寫了一聯回贈:
麥生本草憑妙手
紹繼歧黃見仁心
註:歧黃即歧伯黃帝,相傳是古代精通醫術的人。
(2006.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