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9日 星期五

天盡頭處是香丘(姚洪亮)

紅樓夢是我喜歡看的書之一,其劇集更是看了又看,《葬花吟》一曲聽了又聽,而其中陳曉旭扮演林黛玉的細膩深刻幽怨淒婉演技,令我難以忘懷。日前在網上傳來陳曉旭病逝消息,不禁愕然。


據報導,1985年《紅樓夢》劇組開始選演員。年輕的陳曉旭聽到這個消息後,拿著一張背面抄著一首詩的自己的照片找到導演,毛遂自薦,要求飾演林黛玉。在《紅樓夢》劇組裡一待就是三年,沒有任何表演經驗的她把林黛玉演繹得活靈活現,《紅樓夢》後來成了中國電視史上最風行的電視劇,前後重播了近千多次。陳曉旭棄影後,在1991年進入廣告界,經過15年的發展,她所領導的北京世邦,已成為一家年營業額近2億元的廣告公司,成為頗有知名度的傑出女性廣告人。之後傳出她皈依佛門,也頗為意外。
其實,陳曉旭自演了林黛玉之後,性格就很像林黛玉,她對佛法有興趣,也是因為《紅樓夢》這本書。經商之前,她就常說起佛法的事。陳曉旭和丈夫郝彤在很多年以前便開始吃素拜佛。並在出家前把財產做了合理安排,他們把財產將分三份,一部分交給家人,另一部分用於佛教,還有一部分將用於慈善事業。
在網上看到陳曉旭生前說過的幾句話,給我帶來很多的反思,難道佛法眞會使我淨念清心除苦厄,空塵遠惡免憂危?難道這世上眞有了卻煩惱欲望、化迷爲悟的極樂世界?陳曉旭曾經在棄影從商後很專注於賺錢,她承認說:「我發現物欲的增長並沒有給我和家人帶來眞正的快樂。我變得越發忙碌和煩躁,很少有時間和父母相處。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父親母親不知何時開始衰老、虛弱了,好像隨時都有離開我的可能。而我給了他們什麼呢?這一切他們又能帶走什麼呢?這種心痛使我從喧鬧中安靜下來。我開始想:如果我的父母去世了,他們會去哪裡,我們還能見面嗎?」她在生活的起伏中說:「失敗和成功就變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從中學到了什麼,智慧是不是增長了,靈魂是不是長高了,道德是不是提昇了。學習在我的生活中佔著很大的部分。以後,我希望自己能做更多的有關智慧、道德、教育的公益事業。」
1999年,她偶然在朋友的車上聽到淨空法師講解佛經的錄音帶,像開了竅似地表示:「突然我的心明亮了,那個世界彷佛印證了我從小到大對清淨仁愛世界的無限嚮往。我對佛經中所描述的一切沒有絲毫懷疑,就像有人將你心中多年描繪的藍圖突然呈現在你面前那樣驚喜、感激。」後來她如願見到淨空法師,「看著老法師慈祥光潔的面容,我感到自己與佛法很早就相識了。我問老法師:我可以做您的弟子嗎?在我心裡,您早已是我的師父了。第二天,師父為我和妹妹傳授了皈依。我們從此踏上了學佛的道路。」不管她的剃度出家暫時並不得到我的認同,但以下的話,確實使我受到很大的啟發:「我的人生目標是:在我壽終正寢之前,能夠把人生眞正地想清楚,覺悟,並且在有生之年,把自己以前所犯的錯誤全都贖罪,然後做一些好事。」陳曉旭所說的“錯誤”,是指行為、語言、思想上有意無意中的過失。
2007年初,陳曉旭終於以剃度出家的方式隱身紅塵之外,法號妙眞。她的丈夫郝彤隨後也在深圳剃度,法號開誠,與陳曉旭組成“妙開眞誠”之意。2007年5月13日,陳曉旭因癌症去世。走完年僅42歲的短暫一生。不管是她做演員還是從商以至出家,著實讓這一生看上去精彩連連,最後她把自己的生活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做自己喜歡的事,走自己喜愛的路,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式就是幸福。林妹妹—陳曉旭,妳在天盡頭處的香丘安息吧﹗那裏有妳葬的花焚的稿,還有妳追求的平淡。
我翻看央視的藝術人生對陳曉旭的訪談,有幾句話値得我們深思共勉:「我覺得一個人,在迷茫的時候,通常是他自己的智慧不夠,如果一個人,他能夠清楚的明白,自己應該做什麼,那他就不會迷茫。」她又說「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心態的快樂,應該是懂得知足吧,當然有一個比較安定的生活,還有一個能夠有意義的事業,這是一個快樂的源泉,但對於很多人來說,他可能擁有了很多財富與權力,如果他不懂知足的話,可能也不快樂。以前我不懂這個道理,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明白了實際上快樂不是外面給你的,而是自己心態的一種平和。」
聽著《紅樓夢》的《葬花吟》,伴著淒怨委婉的歌聲,我的視線模糊了,但心卻平靜了。
(2007.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