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9日 星期五

逢人且說安分話(姚洪亮)

這是一個朋友寫的:
我家住房靠近火車線,每當火車經過時,睡牀就會震動,找人作了防震防音工程後,也沒多大改善,妻子便打電話給一個裝修師傅投訴。


 「不可能!這簡直是無稽之談。」 裝修師傅回答說 「讓我到妳家看看。」 裝修師傅到達後,便在陽臺外檢測,由於天熱,就脫去工作服,之後回到房間,一列火車經過,並沒震動聲響。妻子建議他躺在牀上,體會一下火車經過時的感覺。裝修師傅剛上牀躺下,我剛好回來,見此情形,便厲聲喝問:「你躺在我妻子牀上幹什麼?」
裝修師傅戰戰兢兢地回答:「我說是在等火車,你會相信嗎?」
 
也是一個朋友傳來他發生在牀上的眞事:
我妻子打電話給我說她病了,而我那天剛好有要事,脫身不得,夜深回到家裏,妻子已經睡了,我怕驚擾她,便悄悄上牀,不料妻子醒了,便埋怨我說對她不關心,花天酒地後回來就倒頭大睡,我如何解釋她都不信,結果兩人都背對背地同牀異夢去了。
 
朱自清在一篇散文中說:「原先有句老話,知人知面欠好友,另有逢人只説三分話。未可全擲一片心,這種處世的格言恰是教人別説眞話,少説眞話,也恰是暗指那利害的衝突。我有人無,我多人少,我強者弱,説眞話或許人來佔我的低賤,強的要越強,多的要越多,有的要越有。我無人有,我少人多,我弱人強,説眞話也或許人欺我不頂用;弱的思變強,少的思變多,無的思變有。」這是看得通透。
巴金曾說:「説眞話不應當是艱難的事情。我所謂眞話不是指眞理,也不是指正确的話。自己想什麽就講什麽;自己怎麽想就怎麽説這就是説眞話。」
從傷痕年代一路蹣跚走來的巴金老人都領悟的道理,我們何嘗不能推己及人?
季羨林老先生,一生説了好多句至理名言,其中一句:「假話全不説,眞話不全説。」也是在生活中領會出來的。
 
有些話是眞的,聽上去卻很假;有些話是假的,卻令人毋庸置疑。在生活中,我對現實社會有許多抱怨,對朋友往來也不會分顏辨色,不注重言辭。究竟要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還是要實話實說?或編造善意的謊言?是甜言蜜語還是口蜜腹劍?是巧言令色還是規言矩步?是話不投機半句多還是打開天窗說亮話?
看來還是如此最穩當: 聽話聽聲,聽鑼聽音;閑話少說,閑言少聽。
(2007.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