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5日 星期一

濤聲依舊笑春風(姚洪亮)

大海,有我童年最單純最美麗的夢幻,在我孩時的記憶裏,大海是一個有著跟天空一樣的藍色,天上有白雲,海灘有白色的浪花,天上有飛翔的小鳥,海裏有遨遊的帆船。我第一次看到大海,是在柬埔寨隨父母到嗊吥白馬海灘,海水很温柔,略帶腥味的海風,輕撫著我的頭發,椰風海韻將我的心撩得格外激動,我光潔的腳丫踏在幼白的細砂,一個長長的腳印越往下越細地跳躍在海灘上,海浪輕輕的撫摩著我的腳背,我追逐著海浪的步伐,盡情在海邊奔跑著,笑聲和浪音滲入了白馬燒雞的香味,像一首美妙的童謡。


隨著年齡增長,感覺大海既是美麗平靜也是憤怒。平靜時帶給我們的是恬適,是一種平實的心態。當我們和它喃喃細語時,會發現那無處不在的平實美。憤怒的大海,是在烏雲籠罩下,當我們在欲離戰亂,投奔怒海時的咆哮,喚起的是對自由向往及和平憧憬。
面對大海,我們能感悟生活,面對大海,我們也能回味人生。人生是海洋,塵海茫茫,人生也不會風平浪靜,經歷戰亂,和大海分開了好一段日子,幾番輾轉,來到法國,再次與大海重逢是在Deauville—水城。我沿著延綿數里的木板長廊,注視著眼前久違的伙伴,濤聲依舊。我感受到了她的氣息,她的脈搏。海浪緩緩的拍打著岸邊,微風撫摩著我有點滄桑的容顔,我輕輕的走過去,靜靜的坐在海邊,輕聲説道:「我們又重逢了,朋友!」。海浪仍然輕輕的撫摩著我的腳背,多麽熟悉的感覺,她就這麽貼近著我,沒有半點埋怨責備,面對著大海的包容和接受,我後悔無視大海的召喚,把這個老朋友遺忘了這麽久,而她還是這麽 温和地等候我迎接我。我望著這一輩子最忠實的朋友,此時是多麽的温存聖潔。
愛上大海,是因為她能納百川,博大的胸懷,能容忍人所不能;愛上大海是因為她意志的堅強不懈,在風起雲涌時充分顯示出魄力;愛上大海,是因為她孕育了所有的生命, 象母親熱愛孩子那樣無私奉獻; 愛上大海,是因為她用微笑面對生活,用熱情擁抱著生活的每一天;愛上大海,是因為她能帶走所有的憂愁,就像帶走每一條河流。海是有生命的,她的呼吸、歡歌與悲鳴,令我陶醉, 會使我變得深沉、包容、豁達;她的獨語與哭泣,會使我沉澱自己,用理性去釋然痛苦和嘆息;她的沉默,會使我走入寧靜無求;她的咆哮,會喚起我對世間不平的憤怒。海洋浩淼廣闊成其博大深沉,她默默包容所有的不幸,讓疲憊的心靈尋找一份寧靜,洗去心靈上的塵土。
海是美麗的,在忍受了我在生活對我的傷害之後,海會努力為我撫平一切,用它的身體來洗滌我的傷痕;當我孤獨寂寞的時候,就獨自一個人去向大海傾訴,任海風吹走一切悲觀;當我煩悶苦惱的時候,我會祈求海風,把我的憂愁吹散,在漫漫長夜中,我會祈求海風,將一份眷戀陪伴我。我可以把全部心事都告訴她,我也相信她會給我最好的安慰,跟大海做朋友,我能得到更多眞善美的回報,她永遠不會遺棄你,不會欺騙你,她會是我一輩子最忠實的朋友。
許多時候我希望有人會共同分擔人生的風風雨雨,這只是一種美麗的奢望。除了自己,沒有人能够分擔我的迷茫,無望……只有大海可以傾訴,可以征服我,俘虜我,大海以無比博大的胸懷包容了我這顆渺小的心,無論何時,大海的濤聲依然撫摸我的傷痕,我就像一游魚,無論天涯海角都不可能逃出大海的愛。
這時候我輕輕的哼起張雨生的《大海》:
如果大海能够,喚回曾經的愛,就讓我用一生等待。
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戀,就讓它隨風飄遠。
如果大海能够,帶走我的哀愁,就象帶走每條河流。
所有受過的傷,所有流過的淚,我的愛,請全部帶走。
(2006.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