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4日 星期日

字正腔圓說潮劇(姚洪亮)

陪岳母到潮州會館禮堂看汕頭潮劇團演出,哄哄鬧鬧的鑼鼓又喚起我對潮劇的喜愛,雖然我不是潮州人,但小時候在金邊長大,又參加東方體育會乒乓球隊,體育會裏有潮劇組,一邊練球一邊聽潮州戲,耳濡目染,自然就有了興趣。會裏潮劇組的臺柱反串小生蔡惠珊,是我同桌多年的書友,我經常到她家一起溫習功課,她那唱做念打,迄今仍歷歷在目,餘音繞樑。


雖說「父母無修世,賣仔去做戲」,又說「在棚頂做六國丞相,落棚下無錢買豆醬」,道盡舞臺生涯的辛酸,但潮劇在東南亞一帶是很受歡迎的,它服裝的色彩絢麗,唱功細膩,音樂優美。柬埔寨每年元宵在潮州會館前的球場搭起戲棚上演潮劇,以娛鄉親父老。東方體育會每年春節都籌款演出,我和會友穿街過巷地遊說售票,潮籍鄉親既做善事又可看戲,亦爭相支持。
潮州有句俗語:「鑼靜鼓歇,全個無戲」,意說潮劇是以大鑼大鼓先聲奪人,膾炙人口。潮剧以其語言悠雅通俗、唱腔輕婉抒情、技巧優美豐富見長,它是用潮州方言演唱的,注重語言本色,既有文采,又善於運用潮州方言的民諺、俚語、歇後語,具有特殊的方言文學風味,雅俗共賞。迄今我還記得柴房會裏李老三的經典臺詞「爲生計,走四方;肩頭作米瓮,雙足走忙忙;專賣胭脂“甲”(共)水粉,賺些微利度三餐,雖無四兩命,卻有三分力,自賺自食免憂煩,待我三步來作二步走,伸腳便到店門口」。
潮語有18個聲母,61個韻母,8個聲調,比普通話的四聲多姿多彩,老丑白話更要通俗押韻,諸如「所企(住)大棚篷,所擎(穿)大衫櫳」,「地個(哪裡)涼地個坐,地個有錢地個抱」。潮劇唱腔優美抒情,輕婉低回,字正腔圓,聲情並茂,潮劇的行當有生、旦、末、淨、丑等,特色鮮明,各有千秋,分工細密,做花旦會射目箭(放電),做小生會擎白扇,做烏衫會目汁(眼淚)拭,做烏面會扯架勢,打扮時花旦平肚臍,小生平胸前,老生平下頦,烏面平目眉,老丑四散來(亂來)。一聽音樂就知道花旦或老丑要出臺,要看戲肉就要等到後半場,所以說「花旦好戲會候棚,老丑好戲在下半夜」。但未等到下半夜,我已呼呼入睡,因爲一些劇目的戲曲及故事顯得太緩慢了。
我喜歡潮劇裏的故事,都有一個美好的結局,陳三五娘有情人終成眷屬,克盡婦道的秦香蓮沉冤得雪,明辨忠奸的包青天怒斬奸臣,但年少的我更喜歡的只是那種鬧鬧哄哄的鑼鼓與唱腔中優美動聽的和聲而已吧,儘管如此,一聽到我的「同宗」姚嫙秋到金邊演出,便偷偷到麗士戲院假裝牽著阿伯的手,混進去看了好幾場。姚嫙秋是應柬埔寨政府邀請,於1960年10月,先後在柬埔寨首都金邊和貢不、磅針、磅通、暹粒、馬德望、菩薩、磅清揚省巡演,並爲柬埔寨哥蘇瑪王后在皇宮演出 ,還獲頒勛章。
除此以外,也看了不少潮劇電影:白兔記,井邊會,火燒臨江樓,包公會李后,薛仁貴回窑,王茂生進酒,李唔直掠水雞,孟姜女哭長城,嚴蘭貞打破玉花瓶,劉明珠三審玉芝蘭,嬌悄可愛的桃花,詼諧風趣的李老三,聰明伶俐的春草,剛正不阿的海瑞,還有那欲食好魚白腹鯧,欲娶好胟(妻)蘇六娘的楊子良和乳娘等形象,其富有生活氣息的表演,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想人生也像一出戲,我們都是在粉墨登場,扮演著自己的角色,只不過有的憑著本色,有的戴了臉譜,有的披了戲袍,有的反串,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但無論如何,我慶幸那段在小時的潮劇情結,是它讓我擁有了更豐富多彩的人生。
(2006.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