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9日 星期五

君子之交甘如水(姚洪亮)

我曾經想象自己是一只玻璃杯在等待著被溫暖,一直渴望杯裏的水能有如火般的熱情,即使是那麽一點點體溫。而當水慢慢變涼時,就感覺不到溫度而埋怨受冷落,不明白感覺不到溫度是因爲杯子和水已經完全溶合,才有了相同的體溫,自己以爲水變冷了,便只想要擺脫,而當我用打碎自己來掙脫水的束縛時,才發現碎片中到處是水存留的痕跡,才知道原來水已經成爲自己身體的一部分,難以割捨。


手裏想要永遠拿著這一只自己感覺沒了溫度或已經亁了的水的玻璃杯還是要敲碎它?旣拿不起又放不下。
曾經聽過一個故事:一位老和尙攜小和尙雲遊四方,途遇一條河,見一女子正想過河,卻又不敢過。老和尙便主動背該女子趟過了河,然後放下女子,與小和尙繼續趕路。小和尙不禁一路嘀咕:師父怎麼了?竟敢背一女子過河?一路走,一路想,最後終於忍不住了說:「師父,你犯戒了?怎麼背了女人?」老和尙嘆道:「我早已放下,你卻還放不下!」老和尙所做的是拿得起放得下。
我曾說在交友交心的現實生活中,是一個失敗者,不知道這究竟是我的性格所致還是命該如此。是我感覺不到朋友的溫度還是我多情卻被無情惱地放不下感情的心債?究竟生活中,有哪些事要拿得起?又有哪些事能放得下?特別是如何選擇和怎樣對待朋友?怎樣才能擇而後交,思而後行,馭重若輕?
在一個漆黑的夜晚,我獨自漫步在巴黎的賽納河畔,迎面來了一位手拿電筒的人向我問路,仔細看才發現是一位雙目失明人士,我向他指明方向後問他:旣然看不見了,爲何還要拿電筒?他說:我生下就沒有見到過一絲光亮,對我來說白天和黑夜是一樣的,我甚至不知道燈光是什麼樣的,又聽別人說,每到晚上,人們都變成和我一樣的盲人,因爲夜晚沒有燈光,所以我拿出電筒來,旣爲別人照明,也讓別人看到我,這樣大家都不會發生碰撞,大家都沒有掉入陷阱的危險。這才是誠心待友,是正直寬容和廣見博識的朋友。這時,我發現原來問路的是我,指明方向的是這位失明人士。
(2007.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