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4日 星期日

一轉紅塵夢一場(姚洪亮)

九十多歲的老姨入院了,雖説是老年病,但一向身體挺好,不時還往佛堂燒香或到公園散步,如今住院總有點突然。到院探望老姨,看到她老人家虛弱的身子斜躺在病牀上,還不時地打呃,眼睛緊閉著,叫她,連我們是誰也認不出來。幸好,數天後就出院回家休養,但身子已大不如前,只能在牀上躺著。


鄰里街坊的映鳳前些日子因癌細胞轉移,送入急診室。日前在路上遇到她時,看她輕盈的步履,歡愉的笑語,還為她經過多月的電化療喚回的健康而慶幸。如今在病房裏看到她瘦弱貧乏的身體,滿插著長短粗細的藥液管子,頭套攲斜地露出頭發禿落的顱頰,深陷眼窩的呆滯眼神露出一種對生命的渴望,乾裂嘴唇的一絲微笑掩飾不了癌細胞吞噬的疼痛,令我內心深處那隱藏最深的弦有種莫名的顫動。
一個老年,一個壯年,在默默地等待著命運的宣判…………
我不忍再想下去,躲進病房的洗手間,擰開水龍頭冲洗我的臉,讓冰凉的水洗刷我的面龐,我掬起一捧清水,努力地挽留我尙存的靑春,水依然從指間悄然滑落,挽留不住的東西,終將逝去,像我手中的水,像靑春歲月的容顔。心緒不由隨著水的流逝,徐徐散去。我隨鏡自顧,鏡中依然有我如水的深思在透視我的心靈,我會變老,韶華消逝,歲月痕跡如生命中的過客,匆匆而來,又無奈而去,追不上兼程腳步,握不住手中的流水。
恍然發覺我的生活中缺少一種信仰,一種追求,總是渾渾噩噩中茫茫然地過著自己的日子,從未發現生命的短暫。有些事該把握,有些東西該挽留,總是不知不覺地讓它溜走。歲月是悄聲無息地從自己的生命中經過,一天天加重我的經歷,加大我的年齡,歲月眞如可挽留,但對於自己,難道不該留下些什麽,不該讓它充實嗎?恍然間的大徹大悟,了然於胸的人生哲理使我更加成熟和豐滿,知道了什麽叫天命所歸,領悟了人的一生其實不外乎是在尋找自己的位置罷了。
病房裏的人不知如何突然沉默下來,我從來沒有感到會有如此靜寂的氛圍,如此沉甸甸的心情。我輕輕的翻開人生泛黃的帖子,細細的閲讀,精致的詞彙、細膩的情感,迂回的情節,埋藏著眞實的我,此時我正感受到靈魂的靜謐。時間還在流逝,空間雖已經靜止,我仍有一顆經歷過喧囂卻還能沉澱的心去品讀回味。有些事轉瞬即忘,有些事銘心刻骨,人的一生也許要面對很多的事情,有的事情對於自己來説,只是在自己的樂章裏珍藏了幾許甜蜜跳躍的音符,有的事情卻是恆久的停泊在自己心海裏的休止符。
在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著難以言喩的渴望和衝動,在令人屛息眩目的網絡時代速度裏,在目不暇接的演變與刺激中,好好打量我們短暫棲息的世界,是不是還如我們所想像的模樣。人生的枯榮演變自有其回環往復,如果我們能汰盡焦慮和憂患,將幸福與平和替代;如果我們能在每一個殘冬,都堅韌地期待著早春的訊息,幷能總是最早發現嫩芽的萌動,哪怕只是一點點,那麽,我們在前行的路上,必會更歡快,也更穩重!盡管記憶刻下了許多歡愉,也留下了淡淡的傷痛,對我來説都是一筆寶貴的人生財富.
我在病房的窗前仰望天空,藍天藍得那麽遼闊、那麽深遠、那麽明凈;閑覽白雲,白雲白得如此優雅、如此舒展、如此飄逸,藍天在白雲的映襯下那麽湛藍清澈,白雲在藍天的懷抱裏那麽婀娜嫵媚。但不知天為誰藍,雲為誰白?
遠處傳來陣陣教堂的鐘聲,我默默祈禱,為老姨,為映鳳的未來日子,藍天更藍,白雲更白。
(2006.10.12)
(完稿後第三天,映鳳已離開人世。11月1日慈祥的老姨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