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5日 星期一

淚珠硏墨愁凝字(姚洪亮)

想不到寫了《夢裏有時終須有》和《春夏秋冬總是情》會吹皺了一泓池水,有人興師問罪,有人刨根問底,追問我夢中人是誰?在我自行車後的「妳」是不是初戀情人?讀書時期同班男女有這樣相處嗎?⋯⋯

我笑而不語,但內心已是一陣觸痛,就像在蜷伏殘軀成一統,管它冬漫與春遲之時,有人闖入慢慢地舔噬已潰爛的傷口,臨走時還不忘撒上一把鹽。是此地無銀也好,是掩耳盜鈴也罷,我不為自己辯解,只是不明白:即使柬埔寨有春夏秋冬之分,即使眞有這麽一個癡情的女孩,不管是杜撰還是雷同,難道就不能有一紙文字寫成的語言和盛載著一份守候徘徊的綺夢嗎?難道就不能以這樣的形式來自由地抒發我內心的情感,在文章中注入我的靈性和情緒來賦予文字的生命和靈魂嗎?難道就不能以文字收攏自己的情感碎片來演繹曾經春心蕩漾的豆蔻年華嗎?難道就不能任憑馳騁於文字間來檢閲自己的成長歷程和精神渴求,從而獲得靈魂的慰藉和生命的昇華嗎?哪一個人的情感不是百孔千瘡?哪一段情歌不是有了不了情才算繞樑動聽?
我喜好看書寫字,經常流連於書刋中,透過筆觸感受唯美,在文字中得到沉澱,濾去浮躁,擺脫空虛,在閲讀中硏究,在硏究中思考,在思考中摘寫,使乾涸的心靈得以滋潤,枯萎的生命得以激活。我是個不善於言詞的人,在人前訴苦更是難以啓齒,我寡言沉默,所以我不快樂,我懦弱,我失落,我緘默,我落寞,我尋覓一個港灣以停泊,希望有所寄託。所以我嘗試用文字來記錄心跡、凈化心情和放飛情感,不讓身後留言板上的內容空白和膚淺。為此,這些年寫了些詩詞散文和遊戲文章,甚至給自己編撰了不少“情書”,都鎖在電腦有密碼的文件夾裏,不愉快時,打開來看看,總覺得除了家人還有人在關注我、在意我,這就是我獨特的“字” 聊法,療效不錯,可以得到暫緩的解脫。一篇篇文字,鎖在電腦裏,無人問津;一份份心思,封閉在屋內,無人喝彩,有的只是孤獨與閉塞,一段段詩文,就這樣深深的藏匿著,一層層憂鬱,就這樣久久的埋壓著,所以我比以前更不愛説話了,也漸漸地懂得很多事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只能用文字來刻鑄。
自從有了Blog部落格(有人叫博客,我不喜歡博客這稱呼,我喜歡把自己定格在某個部落中),就神推鬼拽似地不知不覺間邁出了第一步,不再固執地守護自己的部落,以為把藏在心裏蜷伏已久的抑鬱找到出口,有人會給予同情與了解而得到舒緩,就如淚水一旦涌出後,得到片刻的舒暢與解脫一樣,於是嘗試努力地走進人群,讓人們看透我的內心世界 ,但卻又把藏得很深的心事泄露得 一塌糊塗。有人説我的文字太灰暗了,那些灰暗的文字流淌出一種淡淡的憂傷情緒如殘葉落花,紛紛揚揚的灑落一地,任我怎麽拾都拾不起那些凋零了的美麗。更有人打擾了我的綺夢,褻瀆了文字的心靈,使我不得不在殘酷的現實沉默不語地忍受,苦苦痛痛地糾糾纏纏和冷冷清清地面對。
我不知是否還要忍受著現實生活中尋不到一個眞誠的面容,看不到一個慰藉的眼神,靠不到一個可以依傍的心靈,從此以後不再有片言只語在我的指尖筆下揮動? 還是依舊駕馭文字繼續我的寫作,把它永遠永遠地鎖在有密碼的電腦文件夾裏,任誰也解碼破密不了,只求有一天能一按“取消”鍵,就比黛玉葬花焚稿般更方便似地花殞香消?
落魄文章遇賞艱,未曾收筆鬢先斑。
淚珠硏墨愁凝字,一併隨身入冢間。
(2006.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