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9日 星期五

該放手時就放手(姚洪亮)

和舊同學一起集會聚餐,在“酒食相呼喚”地享用甘脆肥醲之餘,更重要的是爲了聯絡感情,撫今追昔,談笑風生,放聲高歌,每每無不興盡而歸。

而當回到家裏,進入了離群索居的生活,就不免把當時的聚餐看作是“稱它三杯美酒,作我一時朦朧”的短暫陶醉,更不免有落索之感,特別是看到學友事業有成,從心所欲,頗有“同學少年多不賤,五陵裘馬自輕肥”的感覺,在“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餘報國之情;阮籍猖狂,豈笑途窮之哭”的哀歎之時,又不禁想起王勃滕王閣序中“嗟乎!時運不齊,前途多舛……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的憂傷。別人都家肥屋潤了,自己爲何還斯人獨憔悴呢?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從少年念書時的風華正茂,到青壯年的拼搏至步入黃昏時節,三十未立志,四十仍迷惑,五六十還怨天尤人,將來七十八十……驀然回首,往事如煙,流逝的歲月讓我心生遺憾。歲月匆匆,過去了永不再流轉,悔愧和歎息蜂擁而來………
想著想著,自己已走到險峻的懸崖,一不小心,掉入深谷,眼看生命危在旦夕,雙手在空中亂攀猛抓,剛好抓住崖壁上的枯枝,總算保住了性命,懸蕩在半空中,上下不得,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忽然看到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現身眼前,於是大聲哀求菩薩說:「觀世音菩薩!人們都說您大慈大悲救苦救難,求求您大發慈悲,救救我吧!」
「救你可以,但是你要聽我的話,照我話做,我才有辦法救你上去。」 菩薩慈祥地說。
「菩薩!我聽我聽,我怎敢不聽您的話呢?隨您說什麼,火海刀山,我都聽您的。」
「好吧!那麼請你把攀住樹枝的手放下!」
我心想,若把手一放,勢必掉到萬丈深淵,跌得粉身碎骨,哪裏還保住性命?因此雙手抓得更緊,耳邊只聽得頻頻傳來觀世音菩薩語重心長的聲音:「若不放手誰替你救苦救難,如能回頭何須我大慈大悲。」
我還是不能放手,怎麼都不能放下!就這樣,我一輩子都放不下,拼命執著,永遠脫離不了苦況險境。
(2007.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