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4日 星期日

一縷輕煙話人生(姚洪亮)

今日參加了映鳳的火葬禮,一縷輕煙就注定燃燒生命的那份眷顧已不可再回頭,如煙的人生隨著高僧大德的經文飄蕩無存。就像高僧在追悼會所説,人短暫的一生看似只是那麽一點,而那一點卻蘊藏著太多的沉浮顛簸與困頓毁滅,即使有著如花般綻放的絢爛,但花兒開得再美也終究有凋落的那一天。人生不要這麽辛苦,我們對這个世界過多的苛求,那只會在自己的心底種下了憂傷,喜歡自己所喜歡的就去追求,得了就滿足,無止境的追求,只有把自己逼上絶路,因為苛求,所以失望;因為失望,所以清醒;因為清醒,所以淡漠。所以我寧願選擇醒著而不是睡著,雖然在夢的深處,可以依稀觸摸到所有渴求希冀,然而,滾滾紅塵中,每個人的心靈深處都時時隱現著寂寞與孤獨,夢醒之後,留在眼前的還是那個甩不開的困惑與彷徨。


人短暫的一生,總會尋覓一些東西作為長久的紀念,也許這是對人生的一種欺騙,但是有了這些東西在記憶裏,歲月的流逝便不是可怕而是無可逃避。人的一生,就是善良與邪惡,美麗與醜陋,靈性與善欲不斷交戰的過程,充滿了傷痛也充滿了苦難,有的人在煩惱,有的人在哭泣。我們所盡力追求的就是笑對人生,快樂是自己爭取的,快樂是一天,失意也是一天,之後,一切都會成為往事。與人為善,豁達面世,以誠摯之心,善待身邊每一個人,盡管如此,但世間之事往往好心未必會有好報,也許依然會招致一些心胸狹窄之人的猜疑,以至於還會受到小人的奚落攻擊。此時此刻,何妨淡然一笑:好人自有好報,有這份寛厚仁慈、不計得失,心靈會獲得一份寧靜。面對一些人的妒嫉嘲諷,面對一些不公的境遇,此時此刻,也何妨淡然一笑,以一種豁達的氣度,一種超然的心態,淡然面對得失,把握住人生中最佳機遇,拽住人生中最美好時刻,揮灑好人生中最輝映的風景,享受好人生中稍縱即逝的艷麗,開拓胸懷放開思維,邁步人生天堂。
人短暫的一生,都在用時光消融心頭那些對往事的感嘆,或者試圖把暖化的生命漸漸僵凍。面對人生的時間和空間迅續交迭的風景中,我長久的握著畫筆,卻調和不出自認為最完美的色彩,對著畫板不知所措,臉上浮現出寛慰、激動、茫然的表情,還有深深的遺憾。人生如畫,生活如筆,而在生命的歷程中又有多少人象我那樣錯過了永遠不會重複再現的絢爛色彩呢?
人這一輩子,説長又很短。人的生命到底可以承受多少負重?人的生命可以柔韌到何種程度?人的一生可以遇到怎樣的挫折?人的一生可以讓生命綻放成一種怎樣的姿態?生命只有一次,人終將要死去的,在生命的歷程,讓心靈融入世界,用心感悟人生。人生本來就是一次旅行,我們何必斤斤計較旅程的長短?無論歲月怎樣的流逝,不變的是眞情,是愛心。我願把這所有的一切,在現實面前歸於一粒沙塵,然後輕輕的抖落在心底,再用心底的那股瀟灑清泉浸透,讓它長久的累積在心中。
我掩藏對忌諱死亡的慰籍情緒,隨著那縷輕烟和高僧對生死剖析的話語聲中,在人生的迷宮裏探尋出口。
(2006.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