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8日 星期四

緣起緣生原有源(姚洪亮)

我向來是無神論者,不信奉任何宗教,當然也不會相信在這個世上會有上帝、佛菩薩或眞主的存在。有時到教堂去聚會祈禱,進佛堂去膜拜燒香,或上清眞寺去磕拜聽經,不是爲了贖罪懺悔、祛病消災、祈求庇佑,而是爲了入鄉隨俗,進屋叫人,入廟拜神。嘴上雖是這麼說,但內心中最深處還是有一個祈求心靈寧靜的願望,許多時候,這個願望會不知不覺地流露出來,似乎在摸索一方浮板以漂流於人海幻雲,似乎在尋求一種說不出來的依托, 可以不必再去想世情的冷暖蒼涼,也不再想人情的是是非非。在親人與朋友生命垂危的關頭,我也曾渴求來自上蒼福音佛法的保佑,希望他們能夠跨過死亡的門檻,吉人天相。


因而我一直都還不熟悉我所活在的這個世界的風雨塵土,在我的生命中,明明知道自己在不斷掙扎,在掙紥中忍受痛苦、失眠、憤怒、傷心、失敗,卻矛盾固執地說我自己很好很平靜,還自詡說是臨急不須抱佛腳,無塵何必著僧衣。
我覺得宗教是個很神秘且玄妙的東西,玄妙得讓我深不可測地排斥,雖未敬而遠之,卻也不會把所有宗教信仰看作迷信邪說而褻瀆聖靈,冒犯神明,從不想從理性上解釋清楚這個矛盾,我不求甚解地知道人類根本解決不了這個矛盾,何況是虛渺得遙不可及的神冥聖靈。當我尋找種種借口爲自己辯護時,這掙扎就更多了幾分苦楚,少了幾分眞誠,也多了幾分彷徨,少了幾分期盼。究竟以後自己要走向天國之路,還是奔赴極樂世界?是蒙主寵喚,還是有待阿彌陀佛召引上西或眞主的領示?就靠緣分的到來遲早,我得,我幸 ! 我無,我命 !
原來緣去還有緣,原本圓緣緣有源,旣是“緣”源不斷,那就隨緣吧!
陳映靈牧師和林玉蓉夫婦是我和妻子的多年朋友,無論戰亂還是平時,從亞洲到歐洲都不期而遇地相逢,可算是有緣,他倆每逢有節日集會,都會邀我倆參與,也從不勉強我們在聖靈前決志表意,只想和我們分享那一陣朋友相約的快樂。日前受他們熱忱之邀,參加了由臺灣來法的「天韻」— « 一生的朋友 »音樂巡回佈道會。會上的音樂演奏,如天籟般的聲樂不但令我耳目一新,更令我舒心愜意,頓時的俗世塵慮,欲望奢求,都一洗而淨,管號吹走我游離於淚眼的晶瑩,鼓錘震落了我銘刻的苦痛,琴弦彈刷我貼附於心的傷懷,五彩玻璃窗旁上矗立的十字架,顯得静瑟端嚴,彷彿讓我試著去接受這個世界,學會淨化心靈張開雙臂擁抱整個世界。
會後爲酬謝他們夫婦倆,寫了一首七律和一副雙嵌聯,以回報他們的盛情。
天韻悠揚播福音,詩歌佈道倍舒心。
豪情喇叭巡廻響,愜意琴弦見證吟。
上帝施恩寬苦罪,耶穌救世賜甘霖。
一生朋友頻相約,淨化心靈勝萬金。
送予陳映靈牧師、林玉蓉夫婦的雙嵌聯是:
映世神光輝玨玉
靈心聖潔媲芙蓉
(2007.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