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8日 星期四

風寒雪冷倍孤單(姚洪亮)

春節前在家樂富超級市場兼職了十幾天,晚上下班,總是乘坐最後一班火車回家,郊區的火車特別冷清,偌大的車廂只有我自己一個人,透過飄落的雪花混雜著北風灑貼的車窗,隱隱約約看到微弱的路燈映襯禿落的枝椏,人更顯得孤單。每到中途的小站,我總是期待著有人登上我這節車廂,使自己不再孤獨,人的旅途多是孤獨,許多時間都是獨自走過,車站裏很多人都只是我生命中的匆匆過客,擦肩而過,萍水相逢……大多數人都不曾眞正走進我的心裏,只有那麼僅有的幾個曾經讓我深深將其放在心裏,這些人是我這一生的所愛,是我這一生的牽掛,是我這一生爲之奮鬥的源動力,但都不能伴我同行。


人們常說在茫茫人海中,朋友之情遠遠超過所謂血緣所帶來的支持和力量,其實是一代親二代疏,三代永遠不相識,人生人情如紙薄,當你翻開人情債功勞帳,你欠誰最多,只有用心去分辨,想要去回報,生我者父母,世上至親至愛的是父母夫妻兒女,其餘的只有去拼湊去尋找。
在孤獨的日子裏行走了好久,靜默地緬懷著往日的點點滴滴,曾經的快樂不再,曾經的理想不再,現在,連憂傷也快要不再了,生活的日記裏,我只是個孤寂麻木的軀殼。雖然,有那麼一些時候,我在笑著流淚。有時候我覺的自己很孤獨,夜半無眠時,一個人對著白色的牆壁發獃,或閉上眼睛沉思。有時候我一個人行走在喧囂的人群中獨品那一份清瀠的孤獨。有時會聽一些憂鬱傷感的音樂,雖然聽不懂,可是卻感覺上是簡單的日子裏無所謂快樂,無所謂憂傷了。
然而,在現實的生活裏,我卻只能要麼手中空空的,連原來的軀殼也丟掉,要麼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不知飄往何方。事實上,世界上雖有太多美好的東西,可是許多人一輩子都沒有機會擁有,我想人生的確是空虛的,但我願意也必將忍受它的空虛,忍受生命中的愛恨情仇,忍受人類的眞假虛實。
人生千百條路,只能選一條、只能走一次,走遠了就無法回來,走過了,便不能回頭,走錯了,便會陷入難以自拔的深淵。人生恐怕永遠都如草圖,要建設生活就只有在幻想中才能讓生活變得眞實,唯一可以控制的只有自己,當生命陷入虛無的沉寂,只剩下那些或明或暗的影子,我還能祈求什麼,還能在何處沉淪。
挾著冷風的空氣從車廂窗縫灌進來,彈落固守於心的幾顆塵埃。在我孤單寂寞的時刻,我說,生活無奈,生命無助,何爲苦?何爲哀?何時是盡頭?我願像是塵埃隨車輪滾落,無所顧及而不留痕跡!流連於曾經無數個那樣的日子,任憂傷與心痛徘徊,卻沒有勇氣走出來,所有的路口始終掩埋在心底,我需要有足夠的信念去翻越,但一路起伏高低、風雪飄零的山水,還能依舊吸引我走下去?難道,人生的結果眞的有那麼重要嗎?無數事情卻非要在跌過碰過後,才會明白究竟自己需要什麼,也許是一個再明顯不過的道理,荏苒歲月隨著車軌匆匆滑落,將淡淡的過往遺留在車間,也許在我回過頭看清楚時,人生的終站就在眼前。
下了車,我依舊孤身走我路,忍受著孤單寂寞,忍受著無奈無助,誰是我風雪同路的伴侶?誰又是我路上相知相交的知己?會是你嗎? 我一路的尋覓著…………。
(2007.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