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9日 星期二

假日閒遊(江麗珍)

 瑞士分德語區、法語區和意大利語區;德語區面積最大,不少名勝風景都在德語區。 週末沒事,和兒子一家到中部德語區遊玩。上午九點出發,一路上細雨紛飛,十一點到達名鎮圖恩(Thun),決定在這裡用午餐。圖恩是一座美麗的古城,街道整齊,樓房典雅,馬路上行人很少,我發現尤其少了那些熙熙攘攘的大隊中國大陸遊客,耳目清清靜靜的,難得 !我還發現街上無人戴口罩,我們走進餐館時掏出口罩,侍者連連說:「這裡沒有要求戴口罩。」又是一個難得!坐下來,上菜了,最高興的是小孫女,她自己動手,緊一口慢一口的,很快就把一盤意大利麵掃光。我點了當地特色菜「脆皮肉餅」,人人都心情愉快,吃得很開心。


瑞士是個多山國家,中部幾乎都是高山,一個個清澈的湖泊就像從天上灑落的明珠,點綴在茫茫嶺峰間,所以人們用了諸如「湖光山色」、「山青水秀」等形容詞來描述這個小國;在山間谷地,在湖泊旁邊,躺臥著好多寧靜的村莊,形成一幅幅詩畫一般的風光……。
下午三點鐘,我們來到又一小鎮 Lauterbrunnen,它位於山谷間,周圍群山環繞,景色優美,不少遊客漫步在馬路上、青山邊;我們隨著人群緩緩走著,忽然傳來陣陣鈴響聲,遠遠望去,只見一大隊牛群頭戴鮮花,搖搖擺擺的向前走來,接下來是載著乳酪的汽車……,人們不停的拍照、歡笑;原來這是當地的傳統節慶活動,這裡和整個阿爾卑斯山區一樣,牛群在春夏季到山上吃草,人們也隨之到山上製作乳酪,秋冬天就回到山下村落中。這個週末適逢牛兒下山,為了歡慶它們在山上完成生產乳酪的任務,也為了歡迎它們平安歸來,鎮上的人特地舉辦這種一年一度的活動。
馬路邊的一個小咖啡攤生意好得不得了,老闆娘收錢收得喜笑顏開……,不少人和我一樣,不是為了喝咖啡,而是為了圖開心,五塊錢買杯咖啡,再慢慢蹓躂,觀覽這賞心悅目的一切。
當天傍晚來到古城琉森(Lucerne) ,這裡有點像日內瓦,整齊的樓房聳立在清澈的琉森湖畔,幾座橋樑跨越湖面,夕陽冉冉,海鷗飛翔……,真美!我們在湖畔一家創建於1578年的老餐館 Pfister 用餐。夜色中的琉森橋流光溢彩,非常漂亮,它是這座城市的象徵和標誌,由於是木製橋,曾於1993年毀於大火,只剩下一小段橋身得以倖免;過後,瑞士26個州都捐贈木料,由能工巧匠按原來的樣子絲毫不差的重建起來。今天,如果不知道這段故事,誰也看不出這是新建的橋樑。其實,這就是真正的西方文明──不在於追求高大上的宏偉建築和伴隨而來的轟隆讚歌,而在於保護環境,尊重歷史,保留最有價值的東西。當晚,下榻於湖畔的旅店 Hôtel des Balances。
翌日清晨用過早餐,我們驅車到琉森近郊的「交通博物館」參觀;規模不大的展區詳盡展現了瑞士近代海陸空交通的發展過程,讓人既長知識又賞心悅目,不少家長帶著孩子到來觀覽,館內的模擬小型交通工具是他們的最愛,連一歲多的小孫女也玩得上癮,不肯離去。瑞士是一個僅有八百多萬人口的小國,其交通的發達,舉世聞名;最令人震撼的是陳列於館前的隧道挖掘機,那是一個圓形巨物,世界上最長的「聖歌達隧道」就是用這種挖掘機挖出來的。聖歌達隧道在瑞士境內,穿越阿爾卑斯山脈長達 57.1公里,耗資 65 億歐元,歷時17年,於 2016 年建成通車。世界第二長隧道在日本,長 53 公里。論國土面積,瑞士和日本都屬小國,它們的國民素質,科學成就,卻讓世人矚目。
我們又到琉森著名的「獅子公園」參觀,所謂獅子,其實是石獅,又有人譯為「垂死獅子像」。據說從前的瑞士是貧窮落後的國家,不少男人為了生活外出當兵,堅韌與忠誠的品格,使瑞士士兵成了歐洲各國君王侍衛的首選。走進獅子公園,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巨大的山岩,上面有一頭垂死的石獅雕像,據說這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石雕之一,是為了紀念1792年在保衛巴黎 Tullerie王宮戰鬥中犧牲的七百多名瑞士士兵而建的,這些士兵都是法國國王的侍衛。石雕上方有一行拉丁文,意思是「獻給忠誠勇敢的瑞士人」。
中午在琉森市中心的 Old Swiss House 用餐,這是當地頗具盛名的餐廳,餐館裏貼滿曾到此用餐的名人照片,上至尼克松總統和夫人,下至法國著名歌星 Yves Montand,都曾經是這裡的座上客。餐館是一座古老建築,設計典雅,連樓梯、洗手間都裝飾得古色古香。
有人說,琉森是瑞士聯邦的誕生地,這話不假。我們接著參觀了琉森附近的幾個小村鎮,聯邦政府最初就是在這一帶成立的,當時只有三個州,後來才慢慢發展成今天的二十六個州。看了眼前這些寧靜的小村莊,實在難以想像,瑞士聯邦政府於十九世紀中葉在這裡成立後,作為一個面積小、山地多、物產少的國家,今天卻能夠和許多文明大國一起並駕齊驅,給人類社會帶來不小的影響和做出不少貢獻。
天色不早了,回家還有兩百多公里路程,儘管遊興未盡,我們也只能踏上歸途。
(2020年9月21日寫於日內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