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9日 星期二

京城旅遊手記(江麗珍)

一  奇遇連連
12月21日清晨六點多, 我和兒子坐上老朋友張先生的車前往戴高樂機場,準備乘坐瑞士國際航空班機,在蘇黎世與老公會合後一起前往北京。張先生辦事認真負責,又從事旅遊業多年,對巴黎機場非常熟悉,所以近期出國,都請他幫忙送機。


雖然是大清早,通往機場的馬路已經車水馬龍。老張說:今天是寒假第一天,很多人回家過節,所以交通非常擁擠。正閒聊間,汽車發出異常響聲,兒子問:「出毛病了?」老張也感覺不對勁,就把車子向路邊開去,突然,汽車熄火不動了。我想:「這下麻煩了,雖然離機場不遠 ,但在高速公路上去哪兒找車呀?」兒子認為該打SOS求助電話,我一看手錶,時間不早了,望著擁擠不堪的路面,心想,遠水救不了近火,乾脆,向過往車輛求助吧,可是, 很多司機都是目不斜視,睬都不睬;有些司機則搖搖頭,擺擺手, 逕自走了,……終於,一個黑人開著一輛小紅車來到跟前,他放慢車速,搖下車窗問道:「發生什麼事?」我著急的說:「我們要去機場,車子壞了,您能否幫忙?」他打開車門,微笑著說:「沒問題。」就這樣,我們毫無延誤的抵達機場,下車時,兒子塞一張五十歐元給他,誰知這位素不相識的好心人說什麼也不肯收,并說:「我幫助人不是為了錢。」兒子說:「就當是送給你家孩子的節日禮物吧。」他邊笑邊搖手:「祝你們旅途愉快,一路順風!」望著他逐漸遠去的身影,我想起了一句話:「世界上還是好人多」。
當我還在為剛才的奇遇慶幸不己, 飛機已經扺達蘇黎世機場,與老公會合後,我們很快來到轉機的登機口, 檢票員遞來兩張紙卡,笑盈盈的說 :「恭喜二位,你們獲得升艙,改坐頭等艙了,這是瑞航贈予你們的聖誕禮物。」我高興的接過登機卡,入座頭等艙,心想:「又一個奇遇。」剛坐下,五名中國遊客滿面笑容的走進來,原來他們也和我一樣,由公務艙升到頭等艙。我環顧四周,幸運者中沒一個老外,看來瑞士人很聰明,他們深諳賺錢之道,知道中國人有錢,拍一下馬屁又如何,哈哈!這就是中國堀起的效應吧?我呀,也跟著沾光了,幸甚!樂甚!
翌曰清晨,飛機準時降落北京首都機場,出了海關提取行李時,卻發現行李不見了,等到最後,運送鍊上剩下一個與我的皮箱一模一樣的行李無人領取,我心裡一涼:「糟糕,行李被人拿錯了,真要命!」折騰了老半天,多虧機場行李查詢部門熱心幫忙,終於在當天下午找回行李。
此為第三奇遇也。

二  京城軼事
北京的冬天格外冷,用「寒風刺骨」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走在街頭,細心的人會發現一個異於往常的現象:幾乎無人戴口罩了,原來,經過大力整治,讓世人視為奇觀的霧霾已基本消失,藍天白雲開始出現在京城上空。有關部門為「逐霾」全力以赴,不僅取諦了首都周邊所有以煤炭為燃料的大小作坊、工廠,農村也不允許用煤球做飯、取暖,改用煤氣(Gaz),據說,由此引起的燃料費大幅度增漲己成為一個嚴峻的問題。更嚴重者,由於事前完全沒有規劃,農村沒有安裝煤氣取暖管道,冬天一到,農民根本受不了北方嚴寒的天氣,於是,在農民的抗議聲中,當局終於認識到「計劃」并不等於「胡來」,於是,北京周邊的農村又允許用煤炭燒飯、取暖了。
另一個異常現象是:聖誕節氣氛比往年淡了很多。商場、酒店只象徵性地放置一株小聖誕樹,沒看到任何慶祝活動。據說,有關部門曾三申五令,嚴禁各單位以慶祝聖誕節為由,拿公家錢吃喝玩樂,是為整頓吏制的手段之一,不少京城百姓對此均持讚同與支持態度。
北京的變化,日新月異,最大的變化是街道兩旁建築比以前整齊多了,而變化是必須付出巨大代價的。原來市中心不少小商舖、小飯館都成了違章建築,被強行拆除,連名聞遐邇的京城美食一條街「簋街」也徹底改頭換面了,以往,每當夜幕降臨,馬路兩旁掛滿紅燈籠、家家餐館都門庭若市,如今,這條連法國人都認識的「鬼街」(「簋街」原叫「鬼街」,由於簋、鬼同音,故改為簋街)成了乾淨整潔的普通一條街了。我不是城市改造專家,卻也覺得有點可惜,每個城市都必須保留一些特色,例如巴黎必須保留塞納河畔由舊鐵箱湊成的舊書攤,阿姆斯特丹必須保留吸人眼球的紅燈區,紐約必須有讓人加速脈搏跳動的、又雜又亂的時代廣場……,如果為了「整潔」而取消「特色」,實非明智之舉也。我們坐車經過鼓樓西大街時,只見工人們正在拆除違章建筑,到處塵土飛揚,忽然,一間小店門口的幾個醒目大字躍入眼簾:「不讓幹了,大甩賣!」我正在打量這句話,老公笑著說,「這家店主不夠膽,不敢將 ‘幹’ 字改成 ‘活’ 字。」計程車司機邊笑邊說:「北京將要發生大變化。」他給我們講述一件趣事:前段時間,有關部門到處拆除商家的招牌,而計劃卻分分鐘在變化,有些招牌被拆到一半,上級傳來命令:「不拆了!」商家除了自認倒楣,奈何?!除了拆房子,拆招牌,驅逐外來的低收入人口,也是京城改造內容之一,這是由於不久前一個倉庫發生火災,當局認為這是外來民工在居住處亂拉電線引起的,於是,「驅逐外來低收入人口」政策應時而生,據說,他們的做法是「清理地氈」式的,一個也逃不掉,而且還是「雷厲風行」的,今晚查戶口,沒有正式北京戶籍者明天就得捲鋪蓋走人,老天爺說情也不行。我孤陋寡聞,不知道世界上的大城市是否都是如此改造而成的?
和一位「老北京」聊天,他如是說:「古時候,各地能人入朝為官,老了,便解甲歸田,告老還鄉,而現在是,一人得道 ,九族升天,只要能入京為官,肯定把全家人,有裙帶關係的或其它關係的人都帶到北京來,多者,一人能帶上千人入京定居,為什麼呢?因為北京各方面條件都好呀,現在根本不存在「告老還鄉」、「解甲歸田」之說,所以,無論當局如何控制,北京人口越來越多,房價高居不下,大家都為了要在京城站穩腳跟而拼命,最後,沒有後台的外來低收入者成了被收拾的對象。」
北京在進步,尤其是城市景觀的變化,日新月異。每個剛到這裡的人,都會發出如此讚嘆,可是,如果小住幾天,到處走走,就會有其它想法。最讓人受不了的是計程車,毫不誇張的說,這裡絕大多數計程車的骯髒程度是絕對超標的,我在日本東京曾多次坐過計程車,他們的車子都擦得油光滑亮,裡裡外外,一塵不染,司機多是西服革履,戴白手套,給人的感覺就是兩個字:「乾淨」,反觀北京的計程車,髒亂中還「五味雜陳」,真要命!我想,用「雲壤之別」來形容兩者的差距,是最恰當的。我曾多次到過北京,每次都感覺得出這座城市在變化,可唯獨沒變的是計程車,其骯髒程度永遠是讓人難以忍受的。現在,中國人喜歡講「文化」、「素質」,殊不知,那絕不是泛泛的空口白話,那是體現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點點滴滴之中的。
儘管政治風雲變幻無常,日本貨在中國受歡迎,是不爭的事實,甚至日本食品、日本商店的經營模式,也成了中國人模仿、學習的對象。一次,和一位在職的高級官員閑聊,他覺得:「日本的很多東西都值得學習,尤其社會文明與進步是最值得中國人學習的」。實事求是,乃目前中國國內許多有識之士的共識,這對於正在發展的中國來說,是幸運的。

三  古都新貌
我們下榻的「華僑大廈」位於王府井大街,是建國初期「十大建築」之一。該酒店是由周恩來總理提議而建造的,懸掛於酒店上方的「華僑大廈」四個漂亮大字乃陳毅元帥手筆。建國初期,以接待海外華僑華人為主要目地,「華僑大廈」因此得名。經過不斷的裝修改造,如今,「華僑大廈」成了一家將歷史傳承與現代時尚融為一體的酒店。除了有著吸引人的歷史背景,該酒店毗鄰天安門、故宮,離景山公園、什剎海、南鑼鼓巷不遠,參觀旅遊很是方便。
這次來北京之前就聽說,位於安定門的「准揚府」酒樓在巴黎舉行的世界美食比賽中拔得頭籌,扺京後的第二天中午,我們專程來到這裡。這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築,遠遠的就看到紅色招牌上「准揚府」三個金色大字,走近一看,大門圓柱上雕著一幅對聯:「准海風騷酣帝子,揚州月色醉京都」。入座後打開菜單,幾乎每道菜都配上一兩句詩詞,比如:太湖大閘蟹配的是清人食蟹詩句:「金膏濃郁一筐足,玉脂滑潤雙螯緘」;包子、點心的頁面則配上「白鳥飛不盡,卻帶夕陽回」;清炒太湖白蝦配的詩句是:「一夜東風吹雨過,滿江新水長魚蝦」。餐廳內,聞不到摻雜的酒肉味道,卻感受到了濃濃的江南文化氣息。我們點了蟹黃湯包、生煎包、獅子頭、大煮干絲等幾道准揚菜,都不錯。
我對蟹黃湯包情有獨鍾,過兩天,又到准揚風味菜館「江蘇飯店」去解饞,在那裡,認識了幾個揚州來的朋友,其中一位姓居的美食家說:在揚州,每個蟹黃湯包上面必有三十六個摺,由於個頭大,一個蒸籠只蒸一個湯包,從蒸熟到上桌,當地人編了四句有趣的口訣:「輕輕提,慢慢移,開天窗,再喝湯」。就是說,湯包蒸熟了,要輕輕的從蒸籠裡提出來,輕輕的移到盤子裡,然後打開一個小口,先把湯吸乾了,再吃包子。這位揚州人提起他的故鄉,自豪又深情,他說:揚州歷來是文人薈萃之地,如今依然文風鼎盛,在街頭漫步,經常能看到這樣的景象:一位長者在教小孫兒唸唐詩、寫毛筆字,或是下象棋……。健談的他指著桌上的一盤肉說:這叫硝肉,是「揚州三怪」之一。我嚐了一口,有點像薰五花肉。他又說,所謂揚州三怪是:「硝肉不算菜,香醋放不壞,湯麵煮鍋蓋」,原來揚州人把硝肉當零嘴,所以不算菜;我不明白什麼是「湯麵煮鍋蓋」,他解釋道,當地人煮麵條要用一口很大的鍋,倒入很多水,上面蓋著很小的木蓋,水開時,麵條、木蓋一起在沸騰的湯水中滾動跳躍,這就是「湯麵煮鍋蓋」,揚州人認為,這樣煮出來的麵條帶有木蓋的清香味,更好吃,一一真是有趣的故事。
位於新街口的「四川飯店」也是京城名菜館,是建國初期根據川藉老帥朱德、陳毅等人提議、周恩來親自命名、郭沫若親筆書匾,於1959年建成。聽說鄧大人鄧小平曾多次光臨這裡并由衷地讚嘆:「家鄉味太好了!」這天中午,我們陪九八高齡的家公到「四川飯店」用餐,走進大門,只見墻上貼著一幅巨大的鄧小平照片,鄧公在家鄉菜館中興高彩烈,笑容滿面。此時,餐廳內高朋滿座,我們入座後,家公興致勃勃的說:「喝點啤酒吧」,還跟大家連連乾杯,真難得!
29日清晨,我們乘計程車到雍和宮去燒香祈福,司機是一位「老北京」,非常健談,車上,老公和他進行了一段有趣的對話:「這車跑了多少公里?」「兩年半跑了37萬公里。」「該報廢了吧?」「報廢?還早著呢,我的上一部車,八年跑了155萬公里才報廢。」我插嘴說:「簡直是天方夜譚,跑了155萬公里的車子還開得動?」司機邊笑邊說:「還能跑,不過,就像九十歲的老奶奶,渾身都是毛病。」老公大笑:「哈哈!這個比喻真有趣。」司機又說:「現在新規定,計程車的使用年限為六年,不論公里數。」我想起了曾在法國看過相關資料,如果一輛奔馳車開了六、七十萬公里還能跑的話,奔馳車廠將贈予車主一輛新車,并回收舊車以作研究之用,因為他們想知道,為什麼開了這麼多公里數的車還能跑得動?外國人和中國人對同樣東西卻持如此不同的看法,大概緣於「安全意識」的差距吧。
我們於上午八點半抵達雍和宮,門口聚滿了人,一問九點才開門,便到附近的香燭店買香,待入門時才知道,禁止攜帶香燭入內,原來,自2013年開始,雍和宮裡就設有「贈香處」,免費贈香,很多人把省下來的香燭錢捐贈佛廟,這不失為一個好主意。這天,雖然非常寒冷,不少善男信女跪在地上,虔誠扣首,祈求神佛保佑。記得不久前看過有關資料:「中央電視台曾以佛教為專題正面承認佛家思想的科學性」,該資料稱:「也許最高層已經意識到中國的道德危機正是來自於無神論的信仰,希望通過重新恢復有神論來挽救這個近乎崩潰的社會道德系統。」古老的中華大地將又一次發生道德觀念的變化,善哉!
「煙袋斜街」位於地安門外大街鼓樓前,是一條享譽京城的古街。據說,清朝初期,這一帶居住的旗人多為王孫貴族,喜歡抽水煙和旱煙,於是,這附近開了很多售賣煙袋的商店,形成煙袋一條街,又因為街道是斜的,故稱煙袋斜街。不過,立在街口的介紹資料卻如是說:「因為古街形似煙袋,故稱煙袋斜街」。和中國許多古街一樣,今天的煙袋斜街是熱鬧的商業街,兩旁的仿古建築都是小商店。老公看到一家小店前擺著彈鳥的彈子,就說,這是他小時候經常玩的東西,買一個回家做紀念吧,付錢時,與店主一聊,原來是老鄰居,而且和他姐姐還是幼稚園的老同學呢,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27日清晨,我們去了一趟離北京二十多公里的通州。不久前聽說,中央政府將一些部門遷至雄安,北京市委則將遷往通州。通州原來是首都周邊的一個縣,如今成了北京市的一個區,市政府的遷移,使通州發生不小的變化,接待我們的小劉說:變化之一是房價大幅增漲,之二是警察、警車大量增加,我留意觀察,大街上果然到處都有警察、警車的影子。小劉是東北人,中醫學院畢業,現在開了一家診所,生意不錯。她很慶幸自己能嫁給一個有北京戶籍的丈夫,並口口聲聲說:「您不知道,北京可好了!」我笑著問:「有多好?」原來她每月能掙一萬多元,加上丈夫的工資,夫妻倆的日子過得很寬裕。她興奮地告訴我,他們正計劃買第二部車,「搖號」排到兩年後。現在,中國各大城市已經車滿為患,私人買車受嚴格限制,購買者除了必須有合格的收入,而且必須搖號,有些人一搖到就搖到五年後。
隨著收入不斷增加,老百姓的消費水平也越來越高,小劉說,像她這樣的小醫生,每次上門看病收費是五百人民幣,我一算,折合約七十歐元,就算在巴黎,這也是高收費的了,看來,世道真變了。中國人的有錢體現在方方面面,小劉陪我到附近的「永輝超市」去逛,只見貨品琳瑯滿目,價格都不便宜,商場內卻是顧客滿滿的。另外,很多餐館都客如雲至,聽說,尤其逢年過節,京城老百姓都扶老攜幼,到外面大吃一頓。更讓人矚目的是,今日中國,購房買車,出國旅遊,都成了平常事。

四  天津見聞
我曾於1985年去過天津,雖然是蜻蜓點水,來去匆匆,卻印象深刻。
2017年的最後一天,老朋友王先生專程開車陪我們到天津轉了一大圈,這是此次中國之行最讓我感到欣慰的。
12月31日清晨七點半,迎著冉冉升起的太陽,我們的車子奔馳在京津高速公路上。馬路兩旁的樹木都呈黑褐色,乾枯的枝幹參差不齊地伸向寥寂的蒼茫。公路上,車水馬龍,非常熱鬧,穿梭不斷的巨型貨車讓交通幾近堵塞,……很快的,天津到了。
天津是一座海濱城市,幾百年的滄桑變化形成了它獨有的風格與特色。車子在穿過高樓林立的新區後,來到建築物頗具西方格調的舊市區。王先生是個有心人,載著我們穿大街,過小巷,到處觀覽。他說:「天津的房子比北京漂亮多了,也比北京洋氣多了,北京現在變得土不土,洋不洋的,沒意思。」確實是這樣,天津有點像歐洲的城市,成排的洋樓整齊美觀,不少歐式的小洋房更是美輪美奐,看得出來這是一座深受西方文化影響的城市。
在中國近代史上,許多赫赫有名的風雲人物都曾在天津留下足跡。我們最先參觀的是位於台兒莊路、有著一百多年歷史的「利順德酒店」,這是中國第一家涉外旅店,包括孫中山先生在內的很多歷史名人曾下榻於此,據說,當年孫先生住過的房間現已改裝成總統套房。走進酒店大廳,富麗堂皇中透著典雅氣息,讓人覺得眼前一亮。尤其是大廳左邊古色古香的大樓梯,簡直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我們在酒店大廳轉了一圈,拍了幾張照片,發現也有其他人專程趕來這裡開眼界的,一個年輕小伙子在大廳後面的庭院裡拍了很多照片。
離開「利順德酒店」,穿越幾個路口,來到「靜園」,這裡是清朝末代皇帝溥儀當年被逐出紫禁城,逃到天津時曾經的避難所。據介紹,靜園原名乾園,是北洋政府駐日公使陸宗輿的私邸。1929年,溥儀攜皇后婉容、淑妃文繡入住這裡,改名靜園,意在靜觀時局,以求復辟。當時,溥儀揣著大量古玩珍寶,名曰「逃難」,卻揮霍依舊,奢華依舊。這個皇帝非常洋化,通曉英文,經常用英語和后妃們溝通,展廳中溥儀的黑色西服、帽子以及婉容皇后漂亮的皮草大衣、旗袍,都讓人挺感興趣。我們還觀看了介紹溥儀的電影,瀏覽了相關照片、物件,對這位清朝末代皇帝有了一點皮毛的感性認識。
參觀李叔同故居紀念館,是這次來天津的主要目的。可是來到大門口才知道,這天不開門,所幸門房守衛通融,特別允許我們入內參觀。李叔同紀念館是一組漂亮的老房子,由「園林」和「故居」組成。走進大門,映入眼簾的是漂亮的園林,寒冷的天氣使得人造湖面結了一層薄薄的冰,奇珍異石與涼亭、紀念亭等構成一幅美麗的景致,令人目不暇給。故居由四組院落、48間房屋組成,青灰色的磚牆,朱紅色的門窗,凝重又莊嚴。尤其是懸掛於大門上、由清朝重臣李鴻章題寫的「進士第」匾額,彰顯了李家顯赫的地位與榮耀。
提起李叔同,人們就會想到「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這首意境深遠、旋律優美的歌曲,李叔同是中國近代史上頗有影響力的人物,既是文化大師,也是佛學大師,他出生於豪門,成長於亂世,目睹國運衰敗,內憂外患,無力回天,終於心灰意冷,皈依佛門,法號弘一,世稱弘一法師。李叔同集詩詞、書畫、篆刻、音樂、戲劇、文學於一身,並在各個方面都有不凡造詣。他28歲在杭州剃度出家後,弘揚佛法,被佛門尊為律宗第十一祖師。我曾在多年前看過電影「弘一法師」,對這位文化大師、佛學大師萬分景仰,如今得以參觀他生活過的地方,幸也,緣也!
中國著名社會活動家,佛教界名人趙樸初曾如此禮讚李叔同:「無數奇珍供世眼,一輪明月耀天心」,這是對弘一法師的人生與成就最完美的概括。
來天津,參觀梁啟超故居是不能錯過的。
梁啟超是廣東新會縣人,四歲起開始讀書識字,祖父經常給他講歷代愛國志士捨身忘死、憂國憂民的故事,在他幼小的心靈中深深扎下了根。梁公自幼熟讀四書五經,潛心鑽研八股文,年僅12歲就考中秀才,這在當時來說,是件了不起的大事。17歲時,他認識了力主改革和變法的康有為,從此廣獵中外書籍,開拓眼界,並拋棄舊學,走上改革維新的道路。梁啟超有兩房太太,九個孩子,名氣最大的大兒子梁思成是一位高瞻遠矚的建築家,新中國成立後,他反對中央政府入駐北京市區,並極力反對拆除北京古城牆,事實證明,他是對的。此外,梁思成還是中國國內許多重要建築的設計者與參與者。
梁啟超紀念館位於天津原義大利租界內,由「飲冰室」和「故居」組成,這是兩座非常氣派的洋樓,據說是梁公在民國初年購地建成的。「飲冰室」是書齋,起初我不知道為什麼把書齋稱為「飲冰室」,看了註解方才明白,原來「飲冰」二字出於「莊子. 人世間」:「今吾朝受命而夕飲冰,我其內熱歟。」寓意對國家社稷焦慮之情。當年,梁啟超受命於光緒皇帝,變法維新,內心焦灼,他認為唯有飲冰方能解其「內熱」,故把書齋稱為「飲冰室」,自稱「飲冰室主人」。「飲冰室」一層的古色古香落地大書櫃表明梁公是滿腹經綸的飽學之士。
書齋隔鄰的「故居」是梁家起居作息的地方,牆上貼滿了家訓,梁家九個孩子,幾乎個個都是品格端正、學識淵博的社會棟樑,這與嚴格的家規家訓,以及潛移默化、潤物無聲的家教家風是密不可分的。梁啟超不僅是思想家、政治家、也是教育家、史學家、更是造詣深厚的文學家,老同學盧國才非常欣賞梁公的愛國情操與文學修養,曾寄來梁的數闋詞作與我分享,現節錄一闋如下:
「水調歌頭.  拍碎雙玉斗,慷慨一何多。滿腔都是血淚,無處著悲歌。三百年來王氣,滿目山河依舊,人事竟如何?百戶尚牛酒,四塞已干戈。
千金劍,萬言策,兩蹉跎。醉中呵壁自語,醒後一滂沱。不恨年華去也,只恐少年心事,強半為消磨。願替眾生病,稽首禮維摩。」
梁公憂國憂民的情懷令人感動與敬佩。
中午時分,我們來到「勸業場」附近的商業區蹓躂。「勸業場」是天津著名商場,由法籍工程師慕樂設計,於1928年建成,曾是天津最大的商場,建成時被譽為「城中之城,市中之市」,有人認為,天津形成現代格局的繁華是從勸業場開始的。來到商業步行街,遠遠的就看到「天津勸業場」幾個蒼勁有力的金色大字懸掛在歐式風格的大樓上,據說,這是商場創始人高星橋重金禮聘著名書法家華世奎書寫的,每個字一百大洋,在當時,這可是了不起的數目。那個時候沒有把字放大縮小的技術,所以匾額需要多大就得寫多大,當時華世奎是拼了三張大八仙桌鋪上紙,一氣呵成。華世奎一生只有兩幅大字榜書,除了北京的「和平門」,就是天津的「勸業場」了。我們興致盎然的蹓了一大圈,認識了這座曾經光芒四射,名聞遐邇的商場後,就到了吃午飯的時候了,我想嚐嚐天津著名的「狗不理」包子,於是來到不遠處的餐廳,入門後發現簡直是人山人海,擁擠不堪,一個熱心的服務員幫忙安排了座位,我們才得以坐下來安心地吃。可能都餓了吧,大家都囫圇吞棗,三下兩下,就把三籠包子給解決掉了,根本顧不上「品味」。不曾想到,回到北京後,我們三人都拉肚子了,過後聽說,傳統的「狗不理」包子餐館現在都已經變成快餐店了,客人訂餐後,他們把急凍的包子快速蒸熟,經常沒把肉餡蒸透就端上來了,尤其像今天這樣的門庭若市,吃了拉肚子是平常事。
飯後,我們又買了天津特產「麻花」,帶回去當手信送人。
回程路上,交通嚴重堵塞,進入到北京市區,已經是夜晚八點多了,王先生盛情邀請我們去吃羊肉火鍋,我被中午的狗不理包子嚇壞了,不敢前去,情願到酒店喝一碗白粥。無論怎麼說,「天津之行」確實收穫頗豐,雖然因為時間關係,未能如願參觀張學良、段祺瑞和霍元甲等名人故居,但是這次的所見所聞,我會當作寶貴的記憶,深藏於腦海中。

五  大醫精誠
「大醫精誠」乃是中醫典籍中,論述醫德的一篇重要文獻,習醫者必讀。該文論述了有關醫德的兩個問題,第一是「精」,即醫者必須要有精湛的醫術,醫道是至精至微之事,習醫之人必須博極醫源,精勤不倦。第二是「誠」,即醫者要有高尚的道德修養,「見彼苦惱,若己有之」,要有慈悲、惻隱之心,不得「恃己所長,經略財物,邀射名譽」。
其實,古今中外皆然,我的孩子在巴黎唸醫科,第一年就有「醫德」課,並且是極為重要佔分數最多的科目。
新年伊始,我就感受到了「大醫精誠」的魅力以及各界給予的高度評價與尊崇。
一月六日上午,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中華中醫藥學會、人民衛生出版社等聯合舉辦的「國醫大師路志正學術思想傳承論壇暨《路志正醫學叢書》首發式」在京隆重舉行,來自全國各地的數百名路老的學生,以及有關部門的官員、各個單位的領導都出席了這次活動。
路志正教授是我的家公,今年九八高齡。他行醫78年,救人無數,並且潛心鑽研,創立新說,筆耕不輟,著作等身,他培養出來的學生,遍及全國各地,而且都是名醫、院長、教授等等。    
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張梅穎出席了這次活動並在會上發言,她說:「路老的學術成果就像一座金礦,希望後生們努力挖掘、吸收、傳承並發揚光大。」她還說:「路先生是我國一代國醫大師的傑出代表,德高望重,大家風範,儒雅謙正,醫之楷模」。
會上,路老非常高興,堅持要走上台去發言,他對路氏學術思想傳承團隊的壯大表示喜悅和欣慰,對中醫事業的發展寄予厚望。他寄語學生,要再接再厲,為中醫事業做出更大貢獻。
我有幸能參加如此盛會,非常高興,巧合的是,這天也是我家公九十八歲生日,大家歡天喜地的為老人家慶生,共祝老壽星健康快樂,壽比南山!老人家思維敏捷,精神抖擻,他特地讓人把一百本我的新著「舒心漫筆」拿到會場上亮相,不少與會者「快手」拿到一本後,興奮不已,讚譽之詞不斷,對我來說,這是一份意外的收穫,也是一個莫大的鼓勵和肯定。
一月八日清晨六點多,我們登上返回瑞士的班機,此時的北京天還未亮,路燈、車燈,以及天際邊的星光,互相輝映,……,希望明天將會更美好!
(2018年1月10日寫於日內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