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9日 星期二

從遠逝的硝煙到節慶的歡娛(江麗珍)

 早就想去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 觀看聖誕市場,今次總算宿願得償。


我們於12月27日早上出門,開著車子朝法國東北方向駛去,一路上萬里平川,遼闊無垠的原野伸延至天際邊。法國是歐洲第一農業大國,地理環境優越,有平原、河流、高山,唯獨沒有寸草不生的大沙漠。
兒子一邊開車一邊說,此行除了觀看斯特拉斯堡的節日燈飾,更大的意義是認識沿途地區的歷史遺跡並感受那些遠逝的戰火硝煙。歷史上,法國和德國就像兩個經常打架鬥毆的兄弟,幾百年間戰事不斷。法國曾多次佔領德國城市,德國也多次入侵法國;而德軍侵法最理想的路線是從地勢平坦的法國東北部入境,因此,給這個地區留下沉重的歷史記憶和數不盡的戰爭遺跡。
中午時分,我們到達位於田野間的小村莊 Valmy ,1792年9月20日,這裡發生了改變法國歷史的重大事件。兒子簡單敘述了事件發生的緣由:1789年法國發生大革命,這是由當時新生的資產階級發起的反對封建君主專制的革命;那時候,歐洲很多國家都是君主體制,他們深恐受到法國革命影響,紛紛出兵討伐法國革命派,最初幾年,革命派被打得一敗塗地,1792年9月20日,革命派與保皇派在 Valmy 交戰並第一次取得勝利,隔天,消息傳到巴黎,革命群眾便抓了國王路易十六並將其送上斷頭台,法國君主制度由此結束,第一共和從此成立。Valmy 戰役影響非常重大,震撼了整個歐洲乃至全世界,德國著名詩人歌德如是說:「這一天在這裡,記載了人類歷史新紀元」。指揮該戰役的是 Kellermann 將軍,拿破崙這樣誇讚他:「這是一位軍事天才,我不可能像他那樣能出色的指揮這場戰役」。一百年後的1892年,法國 carnot 總統在當年的 Valmy 戰場為這位出色的軍事家修建塑像。離塑像不遠是經歷了那場戰役的大風車,兩百多年過去了,這個經常出現在歷史資料中的風車依然屹立於藍天下。
接著,我們到附近的 Verdun 市吃午飯。Verdun 離法德邊界不遠,是戰時雙方必爭之地,由於長年戰事不斷,狂轟濫炸導致這裡的土地無法耕作,Verdun 是法國在兩次世界大戰中死亡人數最多的地方。車子經過一條標著 Voie sacrée 的小道 ,兒子說這是當年法國人運送抗戰物資的必經之地。希特勒年輕時當過通訊兵,曾在這裡出沒並立下顯赫功勞,所以後來他經常驕傲的說,他在戰火中出生入死,無人能及,指的就是曾在這一帶當通訊兵的事。抵達 Verdun 時,只見公路兩旁聳立著成排的衛國英雄塑像,英雄們偉岸的形象及高尚的情操令人肅然起敬。
我們吃完飯又驅車到附近的 Fort de Douaumont 觀看另一戰爭遺跡,彎曲的小道兩旁古樹蒼鬱,一片荒涼,這一帶原來有很多小村莊,當年都被戰火摧平了,戰爭遺留下來的大小彈坑依稀可見。1916年,法德軍隊在這裡大戰,歷時數月,死亡三十一萬人(法國十六萬、德國十五萬),戰後五年的1921年,法國在此修建大規模墳場和藏骨庫。據說由於很多戰士的屍體都被炸得粉碎,無法辨認,只能把許多屍骨堆積起來合葬,這是修建藏骨庫的原因。1966年,戴高樂總統曾經到此主持紀念戰爭五十週年的儀式,很多健在老兵應邀出席,他們抵達現場後觸景傷情,悲痛大哭,場面非常感人。德國總理柯爾和法國總統密特朗也來過這裡,面對一大片戰爭留下的墳場和藏骨庫,柯爾總理感慨萬千的說,「法德兩國從此應該成為好朋友」。
離開時,我們看到不遠處的猶太紀念碑和阿拉伯紀念碑,紀念戰爭中犧牲的猶太人和阿拉伯人。
斯特拉斯堡是法國東北阿爾薩斯(Alsace)行政區首府,隔著萊茵河與德國相望。從1870年起成為德國領土,之後被法德兩國輪番佔領,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被劃入法國版圖至今。這裡的人叫阿爾薩斯人(Alsaciens),他們有自己的文字文化,斯特拉斯堡的路牌都有兩行字,上面是法文,下面是阿爾薩斯文,與德文非常接近。
由於地理位置與歷史原因,斯特拉斯堡是法德文化交融之地。據說法國和德國都是聖誕市場的發源地,這個傳統習俗最後在兩國交界的斯特拉斯堡得到完美的結合與發揚。這裡和德國一樣,菜餚以豬肉為主,聞名遐邇的 Choucroute 便是多種豬肉香腸和酸菜的組合,大冷天來一盤,食後頰齒留香,大有「過癮」的感覺。 Chou-croute 一字源於德文,德語中 Chou 是菜,Croute 是酸的意思。還有一則小故事稱:酸菜源自中國,當年匈奴入侵中原失敗,遠走奧地利、匈牙利,順便帶來他們喜愛的酸菜。無論傳說是真是假,如今,Choucroute 是斯特拉斯堡的招牌美食,這是真的。
孩子們上網查詢後得知,離我們下榻旅館不遠處有一家於被納入2018 - 2019年米其林餐廳指南的餐館「Chez Yvonne」,便決定28日中午到該餐廳用餐,抵達時發現餐館門面並不起眼,進去一看才知道,原來法國兩位前總統季斯卡和希拉克均曾是這裡的座上客,喜愛美食的希拉克總統更是數次光臨這裡,還有著名的電視主持人 Michel Drucker 等名人都來過這裡,他們的照片貼滿在樓梯旁的牆壁上。入座後,我理所當然的點了該餐廳特色菜 Choucroute,味道果然不一般。
斯特拉斯堡享有「聖誕之都」美譽,每年從12月1日至12月31日,整座城市洋溢著濃濃的節日氣氛,這裡的聖誕集市規模之大、燈飾之華麗令人嘆為觀止,據稱,斯特拉斯堡的聖誕集市始於1570年,是法國最古老的聖誕市場,也是世界上最古老、最負盛名的聖誕市場之一,每年吸引數百萬人從世界各地趕來參觀。該市政府每年都撥出大量資金,資助市場的籌備活動,這樣,不僅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前來,也讓這座城市的知名度越來越高
斯特拉斯堡是一座很有特色的城市,除了市中心保留許多氣派典雅的中世紀建築外,還有好多古色古香、色彩鮮豔的木筋牆屋(maison à colombages),無論春夏秋冬,總有那麼多人前來遊覽,領略這座城市不一般的景致和內涵。
看過Strasbourg,我們又到六十公里外的古鎮Colmar去,取道「阿爾薩斯葡萄酒之路 」(Route des vins d'Alsace),這條頗負盛名的旅遊之路(Route  touristique)其實是一條伸延於田野間的小道,兩旁是延綿不斷的葡萄園以及疏疏落落的村莊,村民們既是種植葡萄的農民又是釀酒酒坊的主人。Alsace 生產的白酒聞名遐邇,紅酒只有Pinot noir 。據說,這一帶的村莊均被列為法國最美麗村莊,車子在 Mittelbergheim 村的一家酒坊停下來,主人熱情接待並讓我們品嚐多種口味的葡萄酒,我比較鍾意甜度大的白酒,老闆說,甜度越大價格也越高,真是長知識了!最後,一共買了38瓶,算是不虛此行吧。
傍晚時分抵達古鎮 Colmar,此時華燈初上,美麗的燈飾把整座小鎮點綴得五彩繽紛、光輝燦爛,大街小巷都沉浸在節慶的氣氛中。我曾於兩年前來過這裡,景物依稀可認,我們和遊人一起到處瀏覽,到處拍照,還在糖果店買了特色點心,又趕回斯特拉斯堡的「le Pont de Vosges」餐館用晚餐,美景良辰,我們頻頻舉杯,共祝新年快樂!幸福安康!
(2019年12月31日寫於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