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9日 星期二

在葡萄牙旅遊(江麗珍)

3月31日下午一點多,我們乘坐瑞士航班抵達里斯本。在飛機上向下俯瞰,萬里晴空,縱橫的河道與遼闊海洋相連,粉牆紅瓦的樓房與蒼鬱綠樹相間,藍天下的里斯本像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呈現在大西洋畔,吸引著世人的目光。


老朋友安東諾夫婦在海關出口等候,他是一個熱情開朗的葡萄牙人,曾在日內瓦工作過三十年,兩年前領著豐厚退休金回老家,在離里斯本130公里的Tomas市買了房子,日子過得逍遙自在。
里斯本是人氣旺盛的旅遊城市,聽說已經取代西班牙的巴塞倫納,成為最受旅客歡迎的地方。在熱鬧的市中心,紅色旅遊巴士滿載著遊人穿梭不斷,我們參觀了海邊幾個景點後,就到創業於1837年的Belem蛋撻店品嚐蛋撻,只見人潮如湧。當地人說,該店的製作秘方絕不外傳,現在世界各地的蛋撻都是仿製的,只有這裡出售的才是原汁原味的蛋撻。

一、小鎮春秋
傍晚,我們來到安東諾的家,並在這裡過三個晚上。Tomas鎮有上千年歷史,人口1萬2千人,美麗的納包河「Rio Nabao 」穿城而過,兩岸形成許多讓人詠嘆不盡的景致,在河畔公園散步時,見到長凳上有兩尊雕塑,傳說他倆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一個是醫生,一個是樂隊指揮,經常在這裡見面聊天……。兩尊雕塑,體現了構思者對生活、對故土無限的熱愛與眷戀。
與西歐國家相比,葡萄牙是低收入,低消費國家。Tomas市物價差不多是巴黎的三分之一,一杯咖啡加一個蛋撻一歐元,男士理髮五歐元,一間很大的房子幾萬歐元就能買下來。不過,受薪階層收入也非常少,聽說不少教師為了增加收入,甚至到人家裡幫忙打掃衛生。然而,走在馬路上,感覺這裡的人生活得悠遊自在,不少咖啡店、餐館都顧客盈門,人們悠閒地用餐,悠閒的交談。根本感受不到巴黎那種緊張的生活氛圍。葡萄牙人勤勞敬業,不少人為了能多掙點錢到巴黎去當「門房」,口碑不錯。Tomas市很乾淨,馬路兩旁的木凳子可用「一塵不染」來形容其乾淨程度;治安也不錯,我看到很多車輛停在馬路邊過夜就問安東諾:「晚上安全嗎?」他說「基本上是安全的」;當地人的禮讓也讓我大開眼界,開車不爭道,這種在瑞士才能見到的「高級禮貌」在這裡也蔚然成風。
4月2日上午,安東諾載我們到三十公里外的宗教聖地Fatima法蒂瑪去。Fatima位於葡萄牙中部,原來是一座小村莊,傳說1917年5月至10月間,聖母瑪利亞曾多次在農莊內一棵橄欖樹上向三個牧童顯靈,從此該地聲名鵲起,不久,羅馬教廷正式承認了聖母顯靈的故事,並於1930年將法蒂瑪定為聖地。此後半個多世紀裡,這裡修建了大型的教堂、恢宏的廣場、聖殿、紀念館等等,法蒂瑪成了世界天主教四大朝聖地之一。每年5月13日和10月13 日,這裡舉行盛大的宗教儀式,歐洲各地天主教徒紛紛前來朝拜聖母,歷屆教皇亦曾光臨這裡。據說很多肢體殘缺不全的人都千方百計趕來,他們買一些由蠟做成的大腿或手臂,祈禱後將其燒化 ,祈求聖母顯靈治癒他們的疾患。
Fatima有點像法國南部聖城「路德」Lourdes,所有行業都與聖母顯靈有關。抵達時,雖然細雨紛飛,大街小巷卻都是車子,人們從四面八方趕來朝拜聖母,洗滌心靈──我非常認可這四個字。我們在門口買了蠟燭,聽說這些蠟燭點燃後化成液體,被回收後又製成新蠟燭出售,如此反覆循環,所以蠟燭都變成灰黃色了。
安東諾是難得的好朋友,載著我們到處遊覽,認識葡國風光,品嚐各種美食,還一邊開車一邊講故事。拜過聖母,又到七十公里外的海濱城市Najare 用午餐,一路上,丘陵起伏,延綿不斷。葡萄牙山地多,盛產石頭,城市裏的馬路都用小石塊鋪就,古今皆然;經常看到修路工人蹲在馬路邊,一槌槌的敲打石塊,安東諾風趣的說,葡萄牙人就像石頭一樣,頑固又堅強。
Najaré 是一座規模不小的海濱城市,街道兩旁盡是餐館。我在這裡品嚐到了盼望已久的烤沙丁魚,食後頰齒留香,非常不錯。聽說一到夏天,這裡人潮如湧,很多足球愛好者在沙灘上踢足球,每隊五人,不少人專程趕來觀看,成了當地特有景觀。飯後登山觀海景,只見一座小小的聖母院朝向大海,莊嚴肅穆,香火繚繞。從高處俯瞰,美麗的Najaré 市偎依著青山,安靜地躺臥於海天間;濤聲陣陣,矯健的海鷗展翅翱翔於天際邊……,我們還看到穿著奇特的當地女原住民,她們穿著七條色彩鮮豔的短裙站在小攤邊販賣當地特產,這也是當地一景。隨後來到半山腰看海潮,聽說有時候海浪高達30公尺,頗為壯觀。

二、酒都掠影
4月3日上午,我們乘火車來到葡萄牙第二大城市波爾圖(Porto)。
Porto位於葡國北部,面朝大西洋,因產Porto 紅酒而聞名天下,是葡國酒都。火車快進站時,只見綠色的杜羅河(Rio Douro)把Porto 市分成兩邊,河岸是陡立的峭壁,密集的樓房錯落有致的聳立在兩岸丘陵地上,長虹般的橋樑跨越峽谷中的河面,頗為壯觀。
Porto 是歐洲著名古城,據說公元四世紀就有人在此居住。來到這裡,觸目所及都是古老的景物:年代久遠的樓房,崎嶇不平的石道,縱橫交錯的古巷,感覺彷彿置身於古建築博物館中,目不暇給。令人驚訝的是,整座Porto 市是在起伏跌宕的山丘上建起來的,市區內幾乎沒有一點平地,在城市裡漫步就是不斷的上坡、下坡,……,感覺很累。這是一座典型的南歐城市,密集窄小的街道和五顏六色的樓房讓人覺得有點雜亂,除了市中心一些恢宏建築外,不少房子因年久失修而顯得相當陳舊。
波爾圖雖然是海濱城市,海鮮不少,不過當地人喜食豬肉、牛肉。這裡盛產藍花瓷磚,很多樓房、教堂的牆壁都用藍瓷磚砌成,別致又美觀。葡萄牙人善於刺繡、製造陶瓷,這裡的陶瓷器和刺繡品價廉物美,頗受外來遊客歡迎。
我們下榻於市區內的「Hôtel Dom Henrique 」。抵達後的第一個節目是到不遠處參觀著名的舊市場Mercado do Bolhao,這座有著一百多年歷史的市場是外來遊客喜歡光顧的地方,算是porto 一景,人們在這裡不僅可以買到新鮮水果蔬菜,還有很多紀念品和舊物件。波爾圖市有不少景點是遊人必到的地方,最著名的是橫跨杜羅河的路易斯一世橋,它是歐洲最大的拱型橋之一,其漂亮造型與巴黎艾菲爾鐵塔底部非常相似,我們特地到橋底、橋上觀看,拍了不少照片。
我們分別乘坐觀光旅遊巴士和遊艇,名副其實的走馬觀花,大致瀏覽了這座城市,雖然只是浮光掠影,也算對這座城市有點感性認識,不虛此行吧。旅遊和品嚐美食是分不開的,按照旅店提供的資料,我們到附近的「Abadia 」、「Café Majestic 」兩家餐廳品嚐了他們的名菜「烤鱈魚」、「烤羊肉」、和法式甜點「Pain perdu」,還到旅店十七樓餐廳享用了在波爾圖的最後一頓晚餐,透過玻璃窗,只見璀璨的燈光和天際邊的星星互相輝映,波爾圖的夜晚格外迷人。

三、古城新貌
四月五日下午,我們從Porto 波爾圖乘火車來到Lisbonne 里斯本,火車遲到了半個多小時──這在葡國好像是平常事。
里斯本是葡萄牙首都,瀕臨大西洋,是歐洲大陸最西邊城市,據介紹,從十三世紀中葉開始,它已經是歐洲和地中海重要貿易海港城市。十六世紀是航海大時代,作為當時歐洲最興盛的港口,很多葡萄牙航海家都從這裡出發到世界各地探險,他們征服佔領了很多地方,運回大量黃金白銀,使里斯本成為一座非常富裕的城市,葡萄牙也因此成了威揚四海的強國。1755年,里斯本發生大地震,城市被毀,人口遽減,葡萄牙國力因此走下坡,昔日帝國從此一蹶不振,輝煌不再。
據說地震發生後,葡國政府即刻召回駐法大使龐巴爾,讓他負責規劃城市重建工作。龐巴爾是一個有魄力的政治家,他召集各方能人,大刀闊斧,新的里斯本因此以漂亮的面貌出現在世人眼前。龐巴爾除了重建里斯本,還興辦教育,建立了葡國第一批國立小學,改革葡國教育制度。為了紀念他的豐功偉績,葡國政府修建了龐巴爾侯爵廣場、修建了高大的紀念碑,龐巴爾侯爵塑像聳立在紀念碑上,遙望著大海。
里斯本是一座依山傍海的美麗城市,值得觀看的景點很多很多。由於葡國與海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所以這些景點都和海洋有關。屹立於太加斯河口、大西洋畔的貝倫塔是葡萄牙最強盛時期的標誌性建築,十五世紀後期,葡國航海家發現印度新航線並將巴西變成殖民地,所運回的黃金、白銀、寶石等貴重物品都是在貝倫塔卸下來的。如今,絡繹不絕的遊人來到這裡,與其說是為了觀賞這座歷經幾百年滄桑的瞭望塔,不如說是為了追憶這裡曾經的興盛與輝煌。
離貝倫塔不遠的熱羅尼莫斯修道院是氣勢恢弘、雕刻華麗的建築,葡國許多著名人物均長眠於此。修道院前方有一個造型優美的航海紀念碑,據說當年很多葡國航海家都在這裡出海,揚帆遠航,由此開啟了葡國的黃金時代,葡萄牙從此一度成為世界強國。看來葡國人民非常懷念這段歷史。
還有朝向大西洋的黑馬廣場,遊人如織,熙熙攘攘,以及長三千多米的歐洲最長吊橋──撒拉扎爾大橋,……都是遊覽里斯本的好去處。
我們下榻的酒店Hôtel Fenix 在龐巴爾侯爵廣場旁邊,附近是觀光巴士總站。我們買了兩天的票,跟著旅遊巴士把里斯本主要景點都瀏覽了。據介紹,這座城市是在七座山丘上建起來的,老城區不少馬路都是高低起伏的石磚路,很難行走,尤其以華人聚居的唐人區為最。里斯本華人不少,多數經營餐飲業,打工者月收入約為一千歐元。
這是一座七彩繽紛的城市,很多樓房著色鮮艷,黃色、粉紅色、藍色、綠色都有,還有隨處可見的綠草坪、松柏樹、棕櫚樹,以及很多很多的公園,站在高處遠望,青山綠水中的里斯本簡直就是一個漂亮的大花園,景色迷人!
葡萄牙海產豐富,魚蝦蟹很多,餐館中有一道餐前小食「蟹黃醬」是不能錯過的,把它塗在新鮮麵包上,一口咬下去,那種濃郁香味實在令人難以忘懷!還有烤魚烤蝦,都是味香肉嫩。我覺得,品嚐海鮮美味應該算是到葡萄牙旅遊的一個主要內容。
四月八日上午,老朋友安東諾載著我們沿著海濱公路到海邊名鎮Cascais、Estoril去瀏覽,到 la Bouche de l'enfer 觀大西洋海景,看弄潮兒沖浪,這些城市景色非常優美,尤其Cassais市曾因十九世紀葡萄牙皇室成員經常來此度假而聞名於世。不久下起大雨,我們又到古鎮 Sintra去,沿途景觀令人嘆為觀止,很多修建於山巖上的宮殿、古堡歷經數百年風雨而屹立依然,雖然已經失去昔日風彩,不少遊人還是冒著大雨前來尋古探幽,我們只能在車內觀看「雨中花,霧中城」。中午返回Cascais ,在海濱餐廳Berrio 享用豐盛的海鮮餐,大家頻頻舉杯,希望不久再見!
(2018年4月9日完稿於日內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