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9日 星期二

美麗的科西嘉島(江麗珍)

 一
八月二十五日下午,我們在日內瓦乘法航班機前往法國南部的科西嘉島(Corse) 。此行除了參加老朋友 André Bernard 女兒九月初的婚禮,也順便遊覽這個嚮往已久的地方。


法國人喜歡稱科西嘉為美麗島( l'île de beauté),顧名思義,這是一個風光旖旎、景象萬千的地方。科西嘉是位於地中海的法國最大島嶼,與法國本土相距170公里,面積8680平方公里,人口僅三十萬。歷史上,這個小島曾被鄰近的羅馬帝國、熱那亞、比薩等佔領過,1769年起被法國人佔領並劃入版圖。這裡也是鼎鼎大名的法國皇帝拿破崙的故鄉。
從法國本土到科西嘉島有兩種方式:一是開車到馬賽港後乘渡輪抵達阿雅克肖( Ajaccio )或巴斯蒂亞( Bastia),一是乘飛機直達,我們選擇了後者。阿雅克肖機場很小,從下飛機、取行李到出海關只花了幾分鐘,老朋友 André 夫婦和 Michel 早在出口處等候。走出機場,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成排的租車公司,原來科西嘉島幾乎全部是山區,出門要開車,乘飛機來的遊客如果沒有租車是寸步難行的,我們到 Hertz 公司領取了預訂的車子後,就跟隨朋友開往旅館。
預定的旅館位於阿雅克肖西北邊的 pichio 鎮。車子離開機場不久就駛入七彎八拐的山路中,Michel 說,這裡的公路狹小曲折,而且都是雙向道,所以開車要非常小心,一般時速僅為三、四十公里,說話間,旅館到了,這是一座漂亮的山區別墅,四周是望不盡的峰巒和綠色植被,來到這裡,有一種被大自然緊緊擁抱的感覺,真好!


科西嘉島是法國人心目中的天堂。海灣、沙灘、岩石以及曲折蜿蜒的小道、如詩似畫的村鎮、悠遠古樸的民風……,把這個小島點綴成地中海上一顆耀眼的明珠。
二十六日,對科西嘉非常熟悉的 Michel 陪我們到幾十公里外的島嶼 l'îles Sanguinaires 去。他在途經阿雅克肖市海傍街一個墓園時說,法國著名歌曲 Petit Papa Noël 的首唱者Tino Rossi 是科西嘉人,去世後安葬在這裡。他又說,科西嘉人死後都不入土安葬,每個家庭都置地修建靈堂(當地人叫Caveau),幾代人的棺木安放於同一靈堂中,有的用大理石封住,有的擺放在木架上,過路人朝裡一望便一目了然。Michel 問我們要不要去開一下眼界,我說好呀!於是隨他走進墓園,只見一排排的靈堂就像一排排的小房子,毗鄰而立。從靈堂的規模與裝飾能看出主人家的興盛與否,真讓人大開眼界。Michel 又說,也許因為科西嘉島地下都是岩石,挖掘困難,也許是本地人的風俗習慣,才有了這種特別的安葬方式,著名歌唱家 Tino Rossi 也是這樣安葬的。
l'île Sanguinaires 是位於阿雅克肖海灣的幾個岩石小島,歷史上,它們像衛士一樣屹立在海上守衛著科西嘉,小島上的碉堡歷經幾百年滄桑依然保存完好,據說,這些碉堡的作用就像長城上的烽火台,每當發現敵人入侵,士兵們就點燃烽火,於是,科西嘉島老百姓眾志成城,於是,悲壯的歷史不斷在這裡上演……。
如今,這裡成了人們尋古探幽的地方,人們在這裡觀海浪,聽濤聲,在這裡尋覓種類特殊的花草昆蟲,當天氣好的時候,人們還會乘船出海,在水天間觀賞大自然的神奇和美妙。


Bonifacio 是位於科西嘉島最南端的古城,離我們住處約150公里,看似不遠,然而全程都是山路,我們於二十七日清晨出發,憑藉精準的汽車導航圖加上語音說明,輕鬆越過無數的崇山峻嶺,穿過無數的山間小道,觀覽了許多奇石以及古老鄉鎮,花了四個多小時,於中午時分抵達。
Bonifacio 是一座很小的海濱小鎮,由港灣區和老城區組成。開車到此最大的問題是泊車,簡直是一位難求啊!我們頂著烈日轉了一個多小時,好不容易才找到車位。Bonifacio的規模雖小名氣可不小,每天都有好多人翻山越嶺的從四方趕來認識它、觀賞它,這都源於那些奇特的白色山岩一一少見的地質景觀。
在港灣區吃過午飯,我們隨著絡繹不絕的遊人沿著石階登上老城參觀,大家興致勃勃的一邊走一邊拍照。站在老城上放目遠望,蔚藍的地中海遼闊無邊,海浪輕拍著岸邊白色的岩石,年長月久,岩石被海水沖蝕成巨型的「藝術品」,坐落於藍天碧海間。
看過海邊的岩石,我們又到古城中心去蹓躂,只見到處是古老的樓房、狹小的馬路,陡立的階梯,名副其實的古城也。當地人利用難得的空地開了很多小酒吧,供遊客歇息,乘涼,悠閒的欣賞地中海美麗的風光……。


二十九日上午,我們開車到八十多公里外的 Porto去,此 Porto 非葡萄牙的 Porto 也,這是科西嘉島西岸著名海濱小鎮。
車子離開旅店不久就駛入崇山峻嶺中並沿著蜿蜒曲折的小路向北行進,沿途延綿不斷的峰巒全部是岩石,偶爾幾間粉牆紅瓦的房子坐落在山坡上,形成一個個小村莊,科西嘉島的村莊少得屈指可數,很多山區都是渺無人煙的荒涼之地。雖然地勢險惡,法國政府卻花耗巨資修起四通八達的公路,這可不是任何國家都能辦得到的。聽說因此有些法國人認為乾脆讓科西嘉島獨立算了,這種窮山惡水之地啥都沒有,要了也是累贅……。當然這只是道聽塗說,不過由此可見科西嘉島的自然環境是多麼惡劣。
車子行了一個多小時就到達被譽為法國最美鄉村的 Piana 市,許多遊客對這個名字趨之若鶩,都停下來觀覽。不知道權威人士評選最美鄉村的標準和條件是什麼,我們轉了一大圈,怎麼也看不出這個小鎮有何過人之處,不過卻發現這裡的房子都是用紅色石頭築成的。
原來離 Piana 三公里的 Les Calanches 是科西嘉島又一地質奇觀,那裡的岩石都是紅色的,遠遠望去,紅色的山峰屹立在大海邊,非常奇特壯觀。我們的車子出了 Piana 鎮立刻駛入海濱公路一一其實是一條開鑿在山腰間的狹小曲折的雙向小道。來到這裡,我腦子裏立刻冒出一個字:險!你看,一邊是險峻的千仞岩壁,一邊是陡峭的萬丈懸崖,懸崖下方是地中海的萬頃波濤,真的太險了!雖然如此,還是有不少人專程來此觀看這罕有的紅色岩石。最麻煩的事是拍照,總得把車子停下來吧,可是在這又小又險的山路上根本沒有停車的地方,人們只能「見縫插針」,爭分奪秒,在險象環生中拍了不少珍貴照片,真是不枉到此一遊。
拍過照片又沿著這條險道往前走,中午時分抵達 Porto,這是一座非常漂亮的海濱小鎮,蔚藍的海水、紅色的山岩、綠色的樹林,以及五顏六色的鮮花組成一幅美麗的畫面,人們在這裡漫步、遊覽、在這裡乘船出海,觀賞海灣遼闊的景觀……。


Calvi 是科西嘉島西岸著名旅遊城市,離 Porto 約77公里。我們於二十九日下午五時許來到這裡,並在海傍街找到一間相當不錯的酒店。
夏日的 Cavil 市非常美麗,遊人如鯽。這座城市也分兩部分,位於山丘上的城堡(Citadelle)是老城區,港灣一帶是熱鬧的商業區。
歐洲的許多老城區都是歷史的承載體。Citadelle 古老的建築、街道、教堂以及城堡的圍牆,吸引不少人前來觀覽。城牆上的防禦工事是一個亮點,很多人帶著孩子,一邊看一邊講解曾經在這裡發生的故事:當時的熱那亞人是如何在這裡抗擊外敵,守衛家園……。
傍晚,我們在港灣區一家露天餐廳用餐,我點了科西嘉著名的香腸火腿拼盤(Assiette charcuterie) 加當地白葡萄酒,為當天行程畫上句號。


看過白色、紅色的岩石,三十日早上離開 Calvi 市沿著西海岸繼續北行,八公里外是著名海港小鎮 l'île-Rousse ,海邊有一個巨型船錨,不少人在沙灘上曬太陽,在海裡游泳。我們稍事休息後又趕往另一個海濱名鎮 St Florent 。
在科西嘉島旅遊,真正感受到「享受過程」四個字的意義。因為與其費半天勁趕去觀看一個景點、認識一座城市,倒不如仔細觀覽路上變幻無窮的風景來得生動。科西嘉島西海岸堪稱景象萬千,令人目不暇給,除了懸崖峭壁間的蜿蜒公路讓人嘆為觀止,沿途岩石顏色的變幻多端,以及像藝術品般鑲嵌在山岩上的小村鎮,均讓人大開眼界,遐想連綿。
St florent 是科西嘉島頗具規模的旅遊城市,港灣泊滿遊船帆船,給人印象深刻,聽說不少人專程來這裡過「揚帆遠航」的癮。我認識一對有三個幼兒的夫婦每年都帶孩子來這裡度假,他們說:租一條船,帶著全家大小在海上航行,放下一切,讓心隨著白雲飄浮於蒼茫寥廓間……,我能想像得出那是一種多麼美妙的感覺和享受。
過了 St florent,公路旁的岩石開始變成青灰色,沿途小鎮的房頂、牆壁也是青灰色,真是太神奇了。
下午四點抵達西岸最北端的小鎮 Centuri,這是科西嘉島第一個捕捉龍蝦的港口,我們決定在這裡過夜。在 Le Vieux moulin 旅店租好房間後就出來蹓躂,八月底的小鎮非常寧靜,整個海港幾乎都是餐館和旅店,屋頂蓋的全部是青灰石片。聽當地人說,Centuri 的冬天相當寒冷,經常刮風下雪,風速有時達到每小時200公里,所以每到冬季,所有的餐館旅店都關門,鎮上居民都到其它地方去過冬了。
在 Centuri 過夜為的是享受一個罕有的節目:一邊用晚餐一邊看日落。我們在一家海邊餐廳挑選了最佳觀看落日的位置,點了海鮮拼盤,意式龍蝦焗麵。就這樣,在地中海一隅一邊用晚餐一邊看日落,也算是為此行增添一個美好的記憶吧。


科西嘉島分為上科西嘉省和南科西嘉省。上科西嘉首府巴斯蒂亞(Bastia)位於東海岸,是科島的經濟中心,城市規模不小,相當熱鬧繁華。我們於卅一日上午抵達這裡。
巴斯蒂亞市區分成兩個部份:北部是 Terra-Vecchia 區,南部為 Terra-Nova 區。市區內建築整齊,草木繁茂,鮮花盛開,人們身著夏裝,到處漫步,一派地中海景象。
我們選擇乘坐旅遊巴士大致瀏覽了這座城市,司機兼任講解員,操著濃濃的馬賽口音簡單介紹了市區內一些建築物的歷史,車子開到山上時,他建議我們步行到不遠處的小教堂去觀看據稱是耶穌曾經走過的小樓梯,並說這是羅馬教皇送給巴斯蒂亞市的歷史文物。聽他說得活靈活現,我也跟隨大夥前往觀看,果然真有其物,只見一道鋪著紅花地毯的樓梯安放在小教堂裏,大家屏住呼吸仔細觀看並不停地拍照。
在科西嘉島旅行,飲食甚為稱心如意,到處是地中海風味餐廳,健康美味。我們在巴斯蒂亞用過午餐又上路了,取道橫穿科島中部的崇山峻嶺,經過美麗的山城 Corte 以及許多鄉村,於下午六點返回西岸的旅店。


阿雅克肖(Ajaccio) 是南科西嘉省首府、科島的政治中心,也是拿破崙出生的地方。
聽說很多中國人提到法國根本不知道總統是誰,他們只認識三個法國人:拿破崙、阿倫狄龍和普拉蒂尼Platini(八十年代法國著名足球員),不知道這個傳聞是否屬實?
拿破崙故居位於阿雅克肖市區的一條小街內,現在成了紀念館,門前掛著他的黑色扁型招牌帽子,館內許多展品都是原件,相當珍貴。拿破崙於1768年在這裡出生並住到九歲就離開,直至三十一歲回來科島時曾在這裡逗留一個星期,之後再也沒有回來過。紀念館裡有拿破崙睡過的床,他家人用過的傢俱、用具,等等。
阿雅克肖市區內以「拿破崙」冠名的街道、酒店、商店比比皆是,連機場都叫「拿破崙機場」。這是一座頗具規模的海濱城市,有渡輪直達馬賽港;港口停泊很多遊輪、小艇,海傍街是成排的餐館,遊客如雲,非常熱鬧。每當夜幕降臨,人們在這裡觀夜景,嚐海鮮……。
九月一日上午,我們到六十多公里外的海濱小鎮 Lucchini 參加 Sylvie 和 Georges 的婚禮,上百名來自法國本土的賓客也身著盛裝前來,婚禮在一座小教堂舉行。隨後大家到海邊餐廳聚餐、唱歌、跳舞。藍天下的地中海波光粼粼,白色的浪花輕拍著岸邊岩石⋯⋯,高山大海,見證了這對新人永篤的愛情。
就這樣,我們花了九天時間,走了一千多公里路,沿著海岸線幾乎整整繞了科西嘉島一圈,看過高山大海,走過城市鄉村,雖然只是走馬觀花,也是記憶滿滿,懷念滿滿。
九月三日清晨,迎著東昇旭日,我們踏上歸途。
(2018年09月05日寫於日內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