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9日 星期二

漫遊布列塔尼(Bretagne)(江麗珍)

(一)
盛夏炎炎,我們和女兒於八月二日驅車到法國西北部的Bretagne(布列塔尼)遊玩,過了一個愜意的週末。


第一站是Brest(布雷斯特),該市地處布列塔尼半島最西端,距巴黎六百多公里,是法國最大的軍港和重要的貿易港;二戰期間因被德軍佔領而遭盟軍空炸,被夷為平地。Brest 瀕臨大西洋,城市規模不小,人口十八萬。由於地理位置和歷史原因,這座城市是不少人希望認識的地方。
來到Brest,隨處可見的戰爭紀念碑給人的第一感受是這座城市與戰爭的關係太大了。它之所以成為軍港,據說由於海峽對岸的英國近代海軍強大,經常侵犯法國,十七世紀中葉,法國皇帝路易十四決定在Brest成立海軍艦隊,對抗英國入侵,從此,Brest成了法國重要的海軍基地。
由於曾遭戰爭破壞,今天,人們看到的Brest市區建築均是1944年以後興建的,談不上漂亮和有特色。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市政府大樓,其建築風格與「典雅」二字一點都沾不上邊,有人說它很像刻板的蘇聯現代建築,或許是吧。Brest最著名的馬路叫暹羅街(Rue de Siam),據說十七世紀中業,暹羅曾派特使前來拜見法國皇帝,那時沒有飛機,只能乘船,而埃及的蘇伊士運河尚未開通,從亞洲來的航船只能繞過非洲好望角在法國西岸登陸,該特使在 Brest 登陸後曾走過這條馬路,故叫暹羅街。今天,暹羅街是Brest最著名的馬路,兩側商店林立,中間有電車軌道,馬路盡頭是大海,相當熱鬧。
我們在海邊僅看到幾艘小型艦艇(據說大軍艦都停泊在深海處),海灣裏則停泊著密密麻麻的遊艇,海傍街是成排的海鮮餐館。說起來,品嚐海鮮也是此行的目地之一。女兒是識途老馬,先在一家叫「le Crabe Marteau」的餐館定好位,我們準點到達。「le Crabe Marteau」,中文最直接譯法是「槌子蟹」,顧名思義,就是自己用槌子敲剝螃蟹自己吃。入座後,我們每人各點了一隻大螃蟹,餐館給各人配上一根木槌,中間放一塊大粘板,螃蟹上桌後,各自動手,用槌子在粘板上「砰、砰、砰」的敲剝,鮮美的蟹肉配上剛剛蒸熟的小土豆和調料外加白葡萄酒,堪稱美味!
布列塔尼區盛產牛奶製品和蘋果。這裡除了聞名遐邇的蘋果酒(cidre )外,還有煎餅(crêpe ),特色糕點「Kouign Amann」和「Paris Brest」等等。說到煎餅,巴黎十四區的 Rue de Montparnasse是名副其實的「煎餅街」。原來 Montparnasse是布列塔尼開往巴黎的火車終點站,為了讓布列塔尼人抵達巴黎後還能嚐到家鄉味,很多目光獨到的先行者便在車站附近開設煎餅店,久而久之成了煎餅一條街;現在,每當夜幕低垂,華燈初上,這裡人頭濟濟,很多食客從四面八方趕來品嚐這種特色美食。
來到布列塔尼,是不能錯過原汁原味的煎餅(crêpe )的,第二天中午,女兒專程帶我們到幾公里外的一家小店吃煎餅,這是一家夫妻店,丈夫主廚,妻子跑堂,生意相當不錯,我們點了鹹餡、甜餡的煎餅,蘋果酒則用小碗盛著喝,地道的布列塔尼風味是也。
布列塔尼半島氣候潮濕多雨,當地人說,這裡一天的氣候變化堪比四季,早午晚溫差很大,陰晴無定。盛開的繡球花(Hortensia)隨處可見,據說此物不稀罕陽光,最愛雨水。女兒開車載我們到處觀覽,在經過美麗小鎮 Plougatel時,只見馬路邊很多草莓溫棚,她說,這裡是著名的草莓之鄉,這裡的草莓香味濃郁,非常好吃。
(二)
「布列塔尼人」法文叫「Breton」,在法國,Breton是異類,這種說法源於其出處,也與歐洲的人種區分有關。
今天,歐洲的人種分為三大派系,這種區分取決於語言文化,與血統無關。
1,拉丁系,以意大利、法國、西班牙、葡萄牙、羅馬尼亞為主體。
2,日爾曼系,以德國為主體,英國為次。
3,斯拉夫系,以蘇聯、波蘭、保加利亞、南斯拉夫(一部分)為主體。
布列塔尼人不包括在這三大派系之中,他們和愛爾蘭、蘇格蘭、威爾斯人同系,屬於 Celte(塞爾特),Celte 是歐洲最古老、最強悍的種族,原來住在歐洲東部及蘇聯一帶,幾千年前逐漸西移,佔領了歐洲大片土地並征服原居民。在歷史的長河中,Celte逐漸被其它派系的民族所征服並同化,殘存者就是現在的布列塔尼人、愛爾蘭人、蘇格蘭人和威爾斯人。
布列塔尼人保留自己的文字,所以,我們在布列塔尼半島看到的招牌、路牌等等除了法文,經常還有布列塔尼文。
布列塔尼人喜食鹹和油膩,所以這裡的高血壓、心血管病患者較多。
遊覽過Brest,我們又到四十多公里外的 Quimper(坎佩爾)去,這是一座漂亮的城市,由於沒有受過戰火摧殘,市區建築保留完好,古色古香的樓房,高聳的教堂,以及穿城而過的小河,河畔盛開的鮮花,熙熙攘攘的行人流連其間,一派昇平熱鬧的景象。
Quimper市中心廣場的一側是市政府大樓,對面是教堂;由於剛好是星期六,只見兩對新人在市政府登記結婚後又到教堂舉行儀式,拍照……。市府大樓前面有一尊塑像,下面寫著塑像原型人物的大名:Laennec。
這是一位讓Quimper人引以為豪的發明家一一聽診器的發明者Laennec(萊奈克)醫生。他於1781年在這裡出生,由於兒時一次調皮的「偷聽」,給了他長大當醫生後發明聽診器的靈感,為人類醫學做出巨大貢獻。
Benodet離Quimper十多公里,是一座漂亮的海濱小鎮。我們抵達時已近黃昏,沙灘上還是那麼熱鬧,人們盡情的玩,盡情的鬧,海岸邊有一個煙霧噴塗器,不少跑步的人特地讓噴塗器把全身塗滿油彩,然後嘻嘻哈哈的跑開……。
夕陽下,我們盡興而歸。當晚,在 Brest 海傍街的「la maison de l'océan」吃了一頓豐盛晚餐,為此行劃下完美句號。
(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寫於日內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