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6日 星期二

第142篇:《見識》

見識,是人生的記錄,閱歷越深,見識愈廣。不同階層的人,有不同的見識,見識是相對的,絕不能用來褒貶評價一個人的成敗優劣。有些見識是不堪一試的,例如殺人綁票、坐牢越獄;有些見識是不希望歷史重演的,例如投奔怒海、虎口餘生;有些見識是恥於啟口的,例如吸毒嫖妓、偷竊搶掠;有些見識是不屑一談的,例如同室操戈、兄弟鬩牆。

紅燈區阻街女郎每天接觸各式各樣的嫖客,閱盡社會眾生相,看透人間萬花筒,她們的見識肯定不比社會學家低淺。要不是受社會地位和道德觀念所限,要是她們能書會寫,開個專欄談論性犯罪問題或研究性心理學也許是最佳人選。海員的驚險經歷和豐富見識,一直是最令小說家感興趣的,以他們成為主角的故事多不勝舉,如果水手成了作家,他們筆下一定能寫出多姿多彩的作品來。試想一名訓練有素的職業殺手,從外表裝扮,學問修養,到談吐舉止,應變機智,他們的見識肯定是一流的。以此類推,行行出狀元,各行各業都有自己的專長,都有外行不能兼顧的獨特見識,那麼,見識越廣,成就就越卓越嗎?

在台灣期間,我就曾認識一位泰國女導遊,她是中暹混血兒,朱拉大學生,留學台大,秀外慧中,能說7種語言,寫得一手漂亮書法,天文地理,歷史政治,頭頭是道,無所不談,令我甘拜下風,佩服得五體投地,對她頗生好感,回泰國後彼此保持密切來往。曾問她為何不在報上投稿,她從書架上隨手抽出兩本書,在扉頁上簽名送我,其中本一本居然是詩集,我頓時臉紅,由崇拜轉為愛慕,相約出街,視為知己。直到有一天,才發現她除了導遊之外,還是在上流社會從事性交易的風塵女子,我問她為何不嫁人而寧願墮落,她笑說見識越廣,越難找到合適對象,在性交易中所結識的都是達官顯貴,上至皇室,下至國會議員,有花不完的錢,有享不盡的權,有何不妥?怎能說是墮落?幾年前朋友告訴我,她後來去了法國,終於嫁給了一名退休將領,她的豐富見識足以寫一本厚厚的傳記。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經歷,有不同的見識,特別是處身在戰亂中,在逃難中,其見識就更不平凡。你見過大兵將5個血淋淋的人頭綁成一串提在手上大搖大擺走過嗎!你見過刑場槍決犯人時劊子手向未斷氣的死囚之太陽穴補上一槍嗎?你見過集體活埋了嗎?你見的也許是我沒經歷過的,你朝被批鬥的老師臉上吐口水,你用大字報把你最親的人出賣了,或者你也和其他紅衛兵一樣踢打那可憐的老校長,這些陰影一輩子留在腦海中。
(1999.06.04《華僑新報》第4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