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第220篇:《民意》

美國總統大選經過了三個星期的拉鋸戰之後,依然撲朔迷離,峰迴路轉。儘管佛州州務卿哈里斯夫人給戈爾陣營人工計票的最後截止時間是11月26日下午五點,但逐張仔細確認的緩慢進程,實在無法在限期內完成,即使小布什單方面宣佈已經以537票領先戈爾,仍然進不了白宮。如今戈爾又要求法院再給7天時間,以便完成佛州最大的選區邁阿密─戴德郡超過一萬張未計算的選票。由於戈爾獲得5000多萬張全民選票,比小布什的4900多萬超出30萬張,小布什若想安穩登上第43任總統寶座,就必須讓戈爾輸得心服口服;以4年之長對7天之短,沒有理由拒絕,除非小布什實在沒有必勝之把握,缺乏信心,害怕重新計票會動搖他的地位。

總之,雙方勢均力敵,戈爾勝在全國選民票數,小布什勝在他已經耐心等了三個星期,戈爾依然無法把他擊敗。這樣看來,誰當選美國總統,都沒有好日子過,有一半的選民是支持對方,未來的四年肯定十分難熬,可以想像,明年1月20日之總統就職典禮,將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還未上任就將面對民眾抗議示威遊行的白宮新主人。要扭轉這可怕局面,唯一辦法就是尊重民意。

民意,把克里靖的聲望推至頂峰。昨天加拿大舉行聯邦大選,自由黨奪得173席,比1997年的155席多出18席,克里靖成了繼皮爾遜、杜魯多之後第三位連任三次的總理,而一直囊括西部省份的加拿大聯盟只有66席,魁北克政團慘敗,由1997年的44席跌至37席,若以魁北克選民人數計算,投給魁魁北克政團的只有39.9%,投給自由黨的佔44.2%,也就是說,只有四成民眾支持魁獨,此時若在來一次公民投票,尋求脫離加拿大獨立,就更加不容易了,人心向背,昭然若揭。

新民主黨在國會喪失了八席,由原來的21席跌到13席,而最大輸家,要算是保守黨了,由20席減至12席,二十年前曾任加拿大總理的克拉克,無法起死回生,挽救保守黨一直滑落的命運。

政績影響民意,民意決定政客的存亡,上台十年的日裔秘魯總統藤森,上週在日本訪問期間宣佈辭職,但遭秘魯國會拒絕,辭呈變成被罷黜,不敢回國,「流亡」在他自己的故鄉。相反,南斯拉夫前總統米洛塞維奇雖然下台,卻又當選社會黨主席,準備年底再度參選,重返政壇,氣得華府揚言要宣佈他是戰犯,必須投獄接受審判。而在羅馬尼亞週日大選中,前總統伊利斯古這位共產黨人再次執政。海地大選,1991年當選後流亡美國四年的首位民選總統阿里斯提德,在下台四年後又獲選。再看以色列,國會正蘊釀改選,巴拉克面臨下台危機。菲律賓總統艾斯特拉達正遭到民眾反對,怨聲載道;而日本的森美郎剛剛逃過國會不信任案的噩運,卻已經元氣大傷。

政治家的升沉起落,都被民意左右,順民意者昌,逆民意者亡,是民意使陳水扁能贏得大選,他能否度過被罷免之難關,取決於民意,而非國民黨、親民黨、新黨。克里靖能以壓倒性勝利再度連任,是他深得民心,他的清廉作風,他的親民形象,他的務實政綱,他的減稅計劃,使自由黨聲望由八四年的谷底回升,最終取代強大的保守黨,將選民手中的票爭取過來,僅安省就贏得了一百席。再看看魁北克,一次又一次的獨立運動令民意向背起了變化,間接助長了自由黨。

民意的力量不容忽視,東歐變天,蘇聯瓦解,柏林圍牆推倒,東西德統一,最大的發酵動力來自民意。冷戰結束的年代,最高決策權是民意,而不是當權者!民意決定了鐵幕之摧毀,民意宣判了極權的末日,民意全面戰勝了獨裁,即使最頑固的古巴和北韓,也最終順從民意,打開閉關自守的僵局。是民意,促成克林頓歷史性訪問越南,敵對雙方握手,冰釋前嫌,相信也是民意,令國民黨副主席吳伯雄到大陸訪問,尊重民意,就必須彼此消除敵意,盡快令海峽兩岸三通。

董建華能否連任香港特首,不是「欽定」與否,而是民意。民意若不支持,中央指派也難以控制六百萬人,鍾庭耀事件就是一例,路祥安這樣一個芝麻小官,民意都不放過他,更何況是公安局長、律政司?學生示威被捕只是導火線,若搞得不好,民意潮水氾濫,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不要扯到陳勝、吳廣揭竿起義那麼遠,只要看波蘭的瓦文薩、南非的孟達拉、南韓的金大中,都是坐牢出來後被民意擁戴上台執政的,還有捷克作家哈維爾、菲律賓的阿基諾夫人,巴基斯坦的布托夫人,也都是循民意而參政的。而今,民眾被愚弄、蒙騙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看歷史的無情宣判,違背民意,即使大權在握,最終還是沒有好下場,惡魔希特勒、墨索里尼、東條英機、波爾布特都不得好死,羅馬尼亞的獨裁者齊奧塞斯庫、菲律賓的馬科斯、伊朗的巴列維、泰國的他儂、柬埔寨的朗諾(龍奈),智利的皮諾切特,最後都落得流亡去國或老死異鄉。

誰將是美國總統,順從民意吧!只要是民眾一人一票選出來,就當之無愧也,否則......。
(2000.12.01《華僑新報》第5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