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第245篇:《鴻爪》

報載拉娃市長以180公里的時速飆車,幾天內先後兩次遇上交通警察,共罰款約1500元,扣了14分,只剩下一分當然是無法再開車了。且不去討論知法犯法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枯燥話題,市長此舉,的確給市民留下茶餘飯後的笑料,也給他將來撰寫回憶錄增添鴻爪。

一提起鴻爪,就令人想起蘇東坡,想起他那首《和子由澠池懷舊》:「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雪上偶然留爪印,鴻飛那復計東西。」後用「鴻爪」比喻往事留下的痕跡。歲月催人老,回顧當年足跡,雲煙過眼浮沉,多少悲歡離合,感懷筆紙難書。浮生苦短,庸庸碌碌,糊里糊塗,就走完了一生,能留些腳印,趁記憶還沒衰退,供日後追尋揀拾,也就不枉此生了。

喜歡看蔡瀾的旅遊節目,跟著他走遍地球每個角落,眼界大開。隨著時光隧道,回到童年,回到柬埔寨、越南、泰國,找尋流浪他鄉的腳印,腦海又映出在台灣、香港居住的難忘歲月,又浮現椰風蕉雨的新加坡、榴槤飄香的馬來西亞,靈感又奔馳到法國。其實,不一定要遠遊才能留下鴻爪,即使很平凡的日子,只要善於安排,同樣會畢生難忘。例如,和新結識的朋友初次見面,在日記中詳細寫下時間、地點、最初印象,如果見面禮是一首詩,就更雅了,將來大家若有緣成為知己,就會很自然的回憶起萍水相逢的那珍貴時刻。文人相識,或彼此送書贈字,或互相步韻唱酬,或大家即席聯吟,每人一句成詩,紙上揮毫弄墨,題款蓋章,吟壇鴻爪,堪稱佳話也!

讓乏味的人生變得多姿多彩,就要每一分鐘都有回憶。翻開相簿,每一張照片都是一段往事的記錄,每一處風景都曾經留下時間烙印。日記本中的每一天,都有值得回味的經歷,每一本藏書扉頁上,手寫的購書日期、地點,總會勾起當年的一幕幕依稀追憶。甚至身上的每處傷痕,也是歲月活生生的印證。一生中開過幾部車,把車牌都記下,搬過幾次屋,把地址都寫下來,換過多少個電話號碼,還記得嗎?我手頭上還存有一本小冊子,是專門記錄在泰國看過的電影,詳細列出日期、戲院、影片名,由於工作需要,六、七年間一共看過一千三百多部影片,有些是看三次。也許有人會笑我無聊,但我不在乎。除了日記,我蒐集的東西,都是人生鴻爪,包括法國巴黎的地鐵票,上面用筆註明日期、票價、站名;還有廣州越秀公園菊花展的入場券,新加坡聖陶沙的纜車票,還有一大疊舊機票、船票、火車票、球賽票等,蓋滿出入境印章的幾本舊護照,甚至過期的健康保險卡、駕駛證,還有數以千張賀卡。廿年來登報祝賀、弔唁的廣告也很可觀,而結婚請帖也近百張,有些還是酒席上的菜單,下面用筆寫上日期、酒樓名字、喜慶詳細資料等。

到醫院探病或賀嬰兒誕生,總會將第幾樓幾號病房寫在日記中,旅遊期間住過哪家酒店,一定要寫明房間號碼,搭哪一班機,也要註明。有位朋友忘記八年前她的女兒之確實出生時間,向我求證,我找到1993年日記本,除了出生時間,也告知是四樓431號房。女兒從幼稚園開始,每學年的老師姓名,也列成一覽表,她們班上集體相片,一定要將所有同學姓名自左到右逐人寫明,還有一個習慣要強迫她們從小養成,就是填寫年月日,不論是一幅漫畫、一幀照片、一張賀卡、一本新買的書,非填寫日期不可。過去有充足的時間,還搞個創作年表,每篇文章都標明脫稿、投稿、發表日期,報刊名、期數等等,後來寫得太多,就不了了之。藏書目錄也搞了幾年,列號編到了六千多,工程太龐大,耗時費勁,便束之高閣了。《來鴻去雁錄》填了好幾年,給誰寄信、誰寄信來都有錄可查,編到一千多封來鴻,現在也沒有下文了。還有一本旅遊記錄,剛開始還詳細填寫,起飛、抵步時間,下榻酒店,美元匯率,旅程表等,後來也沒再寫了。小孩出生手冊,是十分珍貴的記錄,除了身高、體重,醫生姓名,還可填許多「第一次」,第一次出牙、翻身、站立、步行,甚至每年生日收到什麼禮物,也有表格可填寫,她們視若奇珍,各自收藏。

除了日記、照片、剪報之外,藏信也是追尋鴻爪的重要線索,許多被時間沖刷的往事,從舊箋中找到蛛絲馬跡。白紙黑字寫成的東西,就是史料,記錄一生喜怒哀樂,盛衰起落。每次閱讀舊信,總有江山依舊、人事全非之慨嘆。有些雖已作古,信件還在,鴻爪留痕,讀之熱淚盈眶。

怪不得老人家喜愛「想當年」,他們的閱歷越深,見識越廣,經驗教訓越豐富,就越看透世情,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盡交一片心,完全可以理解的。年近半百,霜鬢滿頭,很多往事,不堪回首,欲抹去傷痕,治療舊痛,忘卻悲哀,找尋歡樂,背著陳年包袱,整天懷舊追思,是很難擺脫纏綿夢境,這箇中矛盾,錯綜複雜。曾暗自下決心,時刻以《菜根譚》為座右銘,忘記心靈痛楚,揩乾血淚,拋棄怨仇,最可喜以詩為藥,治癒創傷,以書為伴,調養心神,善哉!善哉!
(2001.05.25《華僑新報》第53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