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第250篇:《觀瀑》

尼亞加拉瀑布是世界著名瀑布之一,廣義來說,總寬度達1240米,被一寬350米的長形島嶼山羊島所分流,在斷崖上形成兩個寬大水簾;處在美國境內稱亞美利加瀑布,寬約300米,在加拿大一邊稱馬蹄瀑布。在美國瀑布南端,還有規模較小卻甚為著名的月光瀑布,也稱新娘面紗瀑布。馬蹄瀑布寬793米,高56米,年平均總流量每秒6740立方米,為黃河流量的三倍。每一秒鐘的水流量達37萬至75萬加侖,只要六分鐘的水流量就足以供應香港六百萬人口全日之用。

「尼亞加拉」意即「雷神之水」(如雷貫耳的水流)。從伊利湖注入安大略湖的尼亞加拉河,像一條飄忽不定的白練,從地平線那邊奔騰過來,突然一瀉千丈跌落而去。瀑布是河床斷陷處以銀河倒瀉、萬馬奔騰之勢,忽然下陷326英呎直沖河谷而形成。高山峽谷之共鳴滾滾,轟隆之聲響徹耳際,驚嘆鬼斧神工,天雕地塑,氣勢磅礡,蔚為奇觀。水聲震耳欲聾,如排山倒海,青玉插屏,珠簾斷鏈,萬斛瓊漿一般傾瀉;來勢洶湧,去勢湍激,奔流不息,澎湃怒號。泛起一陣陣白浪,湍湍的從上游翻滾過來,濺起濃霧,飄灑在人們身上,帶來襲人寒意。河水沖瀉到底下後,波瀾澎湃,宇宙為之石破天驚,聲聞數里,水沫飛騰,形成白紗薄霧,間或出現彩虹,景色十分壯麗,令人神往。入夜,兩岸聚光燈從四面八方照射在瀑布上,色彩斑斕,神奇迷幻,宛如仙景。冬天,附近草木岩石都因水珠濺及,凝成冰雪,一片銀裝。每年觀光客達1300萬人次。

1535年,法國探險家Jacques Cartier首次從印第安人那裏聽到有這一奇景的存在。1678年,法國天主教神父漢尼賓親自看到了這一奇景,他是除了北美洲印第安土著人外,第一個看到尼亞加拉瀑布的人。

關於尼亞加拉瀑布,印第安人有一個美麗的傳說。據說有一年,印第安人部落無緣無故死了很多人,而當死者下葬後,墳墓竟也翻轉,人鬼不安。他們認為,那是住在瀑布後面山洞裏的「雷神」和他們兩個兒子作怪,於是,每年用皮筏載著祭品,由馬蹄瀑布上面放了下去,但毫無作用。祭師後來告知,「雷神」兒子要的是美女。此後,族人每年用皮筏載著一位未婚的美女,由上遊送下去。某一年,輪到酋長之女成為祭品,當這位全族最漂亮的少女滑落瀑布時,雷神的兩個兒子為她的美色所迷,對她言聽計從。酋長之女要雷神之子告訴她是甚麼東西作怪,使她的族人受苦受難。雷神之坦白相告,那是因為躺在河底的兇猛大水蛇,每年要發惡一次,吞食人畜,並教她消滅惡蛇之法。酋長之女並獲允返家通知族人,在人神合力之下,惡蛇終於死了,而美女就下嫁了雷神兩個兒子,被族人稱為「霧中仙子」。正因為這一個美麗傳說,加拿大的尼亞加拉瀑布成了新婚夫婦度蜜月的最佳勝地。而「霧中仙子」現在成了瀑布遊船之名字。

搭「霧中仙子」遊船觀賞瀑布,是一次驚險之旅。遊船在咆哮飛瀑邊稍停,驚濤駭浪排山倒海而來,身穿連帽雨衣的遊客全身盡濕,那番刺激滋味,非筆墨可形容也。另一景觀是循石洞口進入水簾後面觀看激流飛瀑,但見噴珠吐玉,擊石生花,鳴雷濺浪,絹掛凌虛,靈感、詩興隨著水花而起,這才體會到《李白望廬山瀑布》詩中「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之氣魄。

歷代詩人詠瀑很多,佳句不少,值得一詠三嘆:「香爐初上日,瀑布噴成虹。(孟浩然)」「飛湍瀑流爭宣豗,砯崖轉石萬壑雷。(李白)」「石門千仞斷,迸水落遙空。(杜審言)」「峭壁開中古,長河落半天。(張喬)」「有如兔走鷹隼落,駿馬下注千丈坡。(蘇軾)」「山上流泉自作溪,行逢石缺瀉虹霓。(蘇轍)」「蒼崖中裂銀河飛,空里萬斛傾珠璣。(陸游)」「驪珠百斛供一瀉,海藏翻倒愁龍公。(元好問)」「斷峽開青玉,飛泉掛白虹。(屈大均)」

拜讀敖詩豪詞丈鴻篇「遊瀑」,抒懷詠物,借景寄情,文思蕩漾,詩興盈然。嘆詠尼亞加拉瀑布詩篇,前此有許之遠老師(《詩壇》第61期),上期拙作忝陪末座,今期有伍兆職先生,各有千秋。

許之遠老師以「不盡洪流驀地開,大荒萬馬走奔雷。」為首聯,頷聯是「千尋一瀉霧迷底,三面中分浪作堆。」頸聯「夾岸明虹縱絢彩,倚天雲樹欲低徊。」尾聯抒發感懷:「憑欄休向東南望,終古英雄共此哀。」

敖詩豪詞丈筆端遒勁,首聯已不凡:「昔誦“銀河落九天”,怎如狂瀉歷眸前。」頷聯氣勢雄渾:「殘礁濺起千堆雪,洄水催開萬轉漩。」頸聯緊接鋪陳:「瀑峽穿舟飛亂雨,波簾撞玉奏仙弦。」尾聯將飛瀑帶到紙上:「歸來夜靜尋佳句,猶覺奔流湧素箋。」起承轉合,井然有序。

伍兆職先生開頭「遠望難分地與天,急流衝擊奏歌弦。」然後便以「神工妙手佈霞陣,鬼斧精心造雨泉。萬水吊簾崖上掛,千山斜影瀑中懸」兩聯鋪陳,再用「遊船穿過波濤處,湧起浪花滿眼前」結尾,條理分明,素描細膩。

拙作是1995年春在瀑布前的Oak inn酒店601號房間陽臺上寫成的,發表時作了修改。首聯「飛簾斷鏈水連天,萬馬嘶奔箭脫弦。」頷聯「鬼斧神工留勝景,亂礁絕壁湧仙泉。」頸聯「銀河倒瀉瑩珠撒,玉浪翻傾潑畫懸。」尾聯抒發內心感慨情懷:「忽悟人生猶激瀑,波濤起落總朝前。」人生苦短,起落無常,後浪推前浪,新人換舊人,而瀑布千百年依舊奔流不息,永遠向前,不管波濤多險惡,前面航程總會有風平浪靜的一天。
(2001.06.29《華僑新報》第540期)